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爱之初体验(下)

※言和23,龙牙17的设定
※脑洞及题目来自歌曲《爱之初体验》
※微xing描写注意

没问题请走

    言和又不见了。
    他看到这里,突然从梦中惊醒。不出所料,床头另一边的枕头空着,是言和走了。
    离她上一次回家还没多长时间,她就又要去忙公司的事了,只不过这次的目的地不是乘飞机才能的地方,家门口乘102路公交就能直达。
    他做噩梦梦到言和走了,她就真的走了。他梦到的还是上次她刚回家发生的事,自己被看光,但是却没能和言和坦诚相对。自己偷偷摸摸不想被她知道的事一下子就被发现,那么言和也应该拿出与之相对的秘密才算公平。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付出的话……
    那就只是他单相思而已。
    乐正龙牙觉得这样不行,他有必要找个机会向她开口,可是他害怕,害怕他捅破事实之后,她就真的离开自己了。
    所以,现在的他应该做点什么挽回两人的关系。
    如此一来他困意全无,立刻翻身起床。今天是周末,他不用去学校,但是言和要上班,所以不能待在一起。
    他想去厨房找点东西吃,言和通常比他起得早,会准备两人份的早餐。路过客厅时,他看到了一本掉在地板上的文件夹。
    是言和工作用的资料,封面上用油性笔写着“下午开会用”几个字。这让乐正龙牙沉重的心突然明朗起来,这样一来,他就有借口去找言和了。

    她的办公室在二十二楼,乐正龙牙乘电梯的时候还在想除了送东西还要说些别的话,可惜他还没想出来就已经到了。
    办公室的墙壁都被玻璃取代,他站在走廊上能看到里面。是言和,她背对着乐正龙牙坐在沙发上,她的对面是一个男人,带着只能遮住左半边脸的面具,看样子是为了遮掩什么,是伤口之类的吗?
    言和大概在谈工作吧。
    乐正龙牙想。他本想等她谈完再说,眼睛却忍不住朝里面瞟,不知不觉他就把自己藏在了办公室门口的绿色植株后面,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什么。
    虽说被面具遮住了一半脸,但他还是能看出那人的长相,就像言和夸赞过的男人的类型。他们说到一半她低头笑,那个男人将一个精致的小礼品盒递给她,言和打开后看起来有些惊讶,让他好奇那究竟装着什么。
    重点是她收下了。
    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成熟的男人和女人,言和应该更喜欢比她成熟的才对,因为可以照顾她,可以像这样给她惊喜的礼物。乐正龙牙感觉心里酸酸的,别过身子不再看他们交谈的场面。
    言和今年就要二十四岁了,她很快就要结婚,和别的男人组成家庭,然后生小孩,她怎么可能永远和一个比她小六岁的男孩谈恋爱?
    想到这里他虽然难过,却也释然了,他把文件交到了员工手里,不吭声地走了。
   

    就这样,乐正龙牙又回归了每天被催促着去上学的生活,只不过他现在不大情愿。因为言和不喜欢他了,所以为她坐在教室里并没有什么意义。他的胆子渐渐大起来,也不再害怕被她训斥。在言和必定会加晚班的周一,他毅然决然地逃课了。
    这次他没有去网吧,因为没有心情。他的脑子里全是言和,冲他笑,说“不喜欢你了”的样子。
   到了晚餐时间,他在路边摊点了一份煎饺吃了,然后在街上乱晃。乐正龙牙现在很忧愁,他在想该怎么做才能挽回和言和的感情。
    譬如让自己快点成熟起来,快点能赚钱养活她?可是言和并不需要他养活呀。
    那么送些礼物,说她喜欢听的情话来打动她?可他害怕被她说幼稚。
    也是,和乐正龙牙谈恋爱完全是她一时图新鲜,哪个女人喜欢比他幼稚的男人,喜欢她反而要照顾的男人。乐正龙牙现在是不够格的男朋友,他还需要很长时间去历练,但在修成正果之前,言和恐怕已经被人抢走了。她办公室里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乐正龙牙之后还看到过,一个下着雨的傍晚男人开着兰博基尼送她回家,从他手里接回她的时候乐正龙牙感觉自己的心被螃蟹钳子狠狠地夹了。
    他还在街上晃,来到了酒吧门口。虽说之前从来没喝过酒,但他听说过借酒消愁。他在门口踌躇着要不要进去,毕竟言和和他说过未满十八岁是不能喝酒的。
    是啊,乐正龙牙还未满十八岁呢。简单来说,就是小孩子。
    不是男朋友,她更像是在照顾小孩,这样子的乐正龙牙,她究竟喜欢他哪一点呢。
    言和没有说过她喜欢他哪一点,除了说喜欢他学生证的照片。是喜欢把他当做小孩时他的孩子气吗?而乐正龙牙想要的喜欢,是恋人那种喜欢。
    言和要被抢走了。
    这么短的时间他绝对不可能成功的,言和现在还留在他身边是她的仁慈。

    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言和又走了。不过这次不是悄无声息地,因为她要出国,一直到年底才能回来。走之前她和乐正龙牙说了好长一番话,那也许只是为了安抚他,好叫自己在国外过地快活。
    言和去了国外,乐正龙牙就不知道她会做些什么了。他不敢去想,也不敢提出反对。
    月底的时候,曾经的高中同学都陆陆续续去了新的大学,而没有参加高考的乐正龙牙还待在家里。他想了好几天,感觉自己看清了现实,他不能再依靠言和什么都不做了。
    要是哪天她把他抛弃,他就无处可去了。
    第二天,乐正龙牙去找了母亲。他什么都不懂,只能从卖菜开始。他学得很快,如今已经能和不同的人交流了。卖菜之外他尝试了不少新的工作,那些累的活儿,被人看不起的工作。他发现只要他肯做就一定能养活自己。
    乐正龙牙觉得自己不需要言和了。
    他可以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房子。他开始收拾东西,放进行李箱带走。可东西实在太多了,而且都是言和给他买的,他不能这么做。到最后他塞进箱子的只有生活必需品。现在才十月,他可以偷偷摸摸地走,在言和回来之前独立起来,这样也不会给她的新恋情添麻烦。
    明天就离开这里,去Z市。
    乐正龙牙这样想着,把火车票压在枕头底下睡着了。
  
    早七点,他已经全部准备好了,还特地把屋子打扫了一遍,沙发和双人床都铺上了防尘罩。
    他换好鞋,提上包裹,打开了门锁,然后看到了言和的脸。
    “你要去哪里?”
    真的是言和,她为什么会这么快回来?她回来做什么?
    乐正龙牙一下子就慌了神,他低下头不知如何开口,却看见她手里提着一个礼品盒。
    “阿和……”
    “你想离开我,是不是。”
    言和进屋,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面对着他。
    “是,因为你……”
    “因为你不爱我了是不是?”
    他咬了咬唇,想说些狠话让她放自己走。他下定决心抬起头,却看到她泪汪汪的眼。
    “龙牙是大笨蛋!”
    她扑进他怀里,双臂换住他的脖子,狠狠地亲吻了他。他没有抵抗,他就不该抵抗。
    半晌,两人分开,乐正龙牙看见她哭了,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哭。他不知如何是好,笨拙地伸出手给她揩眼泪,但他发现这样是不够的,又把她抱在怀里,两人坐到了沙发上。
    “我不走,我不走了,阿和别哭。”
    她的哭声渐渐小了起来,慢慢地,连啜泣声也没有了。
    言和蹭了蹭他的胸口,伸出双臂搂着他的腰,她的重力向前顷,直到把对方压倒在沙发上。她用手指,一点点解开他衬衫的扣子,手掌抚上胸膛,明明年纪比自己小,却比她大很多的身体,可以把她搂在怀里的身体。言和很享受这感觉,张开五指扩大了搜索范围,从身上到身下,乐正龙牙眯着眼,伸手脱掉她的外套,然后是背心。
    言和拒绝过他,但是他不能拒绝言和。
    窗帘没拉上。
    他轻声提醒她,然后起身把她抱起来,走到卧室关上了门。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还想问你呢,见到我就这么想走吗?”
    “不不,不是的……”
    “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言和赤裸着面对着他,房间里的热度还未散去,还能看见她的额头上的汗珠。“十月二号,你的生日,你忘记了吗?”
    “阿和……”
    “生日快乐,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个成人了。”
    言和拨弄着湿漉漉的鬓发,眯着眼冲他笑。

评论(2)
热度(16)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