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爱之初体验(中)

※言和23,龙牙17的设定
※脑洞及题目来自歌曲《爱之初体验》
※微xing描写注意

没问题请走


     
    他的座位还空着,只不过被移到了最后一排。
    乐正龙牙不在意这些,他觉得自己坐在教室里就有一种莫名的使命感,这一定是名为“爱”的东西在驱使着他。
    “言和虽然不在了,但她却还在意着乐正龙牙。”
    这使得他得意洋洋,上课的重点并没有听进去,因为乐正龙牙上着课,心里却想着她。
    然而仅凭言和留下来的标签并不能维持他的热情,很快,他发现言和基本不主动给他打电话,连通话的时间也变得短暂起来。许是太忙了,也许是……
    不爱他了。
    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乐正龙牙回归了以前的生活,逃课,上网,帮妈妈卖菜。他还带着言和给他的相片,是一张五厘米的大头贴,被他小心地保存在钱包的夹层,放在荷包里。
    相片是他和言和交换得到的,乐正龙牙没有拍照的习惯,那天用他匆忙地用学生证上的相片换她的相片,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被对方注视着。虽然乐正龙牙并不觉得自己被好好注视着就是了。
    如今这相片也没有用了。
    他曾经要求再照一张相片来换回之前的相片,但被拒绝了,言和说就喜欢他学生证上的样子。她这样说的时候他就脸红。
    乐正龙牙用手指抚摸着她的脸,很平,而且冰冰凉凉地。他叹了口气,一抬头发现已经来到茶馆楼下。
    “妈……”
    “妈!”
    她绝对听到了,但是身体和视线都没有从麻将桌上下来。
    “啥事儿,没看你妈正忙着。”
    她应了他一句,又忙着和太太们谈天说地。她最近在闲太太中很受欢迎,是因为大家都觉得她有钱,傍上了富人媳妇儿,虽说她的儿子还没有成年,不能结婚就是了。
    “明天开始我帮你卖菜吧。”
    “卖菜?有和和在你还卖什么菜。”
    也许是忙着打消儿子的念头,她暂停下手中的活儿,转头看着他,好生嘱咐的一顿,她一边说一边用左手搂着右手拇指的翡翠戒指,那是言和给她买的。
    乐正龙牙还想和她说自己的理由,但对方根本不给他机会,在他反驳之前起身把他推到了门外,然后锁上了房门。
    “我的乖宝宝,你还是赶紧回家睡觉吧!”
    这是乐正龙牙离开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这次她都不骂他不搞学习了。

    今天的乐正龙牙也没有去学校。
    他现在正窝在沙发上,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的,昨晚他就这样在这里睡了过去。他盖着被子,躺在柔软的枕头上,连窗帘都懒得开。他用的是言和买的沙发被窝、枕头和窗帘。虽然都和言和有关系,可他并不能感觉到爱。
    爱着自己的言和是什么样的呢?乐正龙牙想,他总感觉内心有股躁动,被窝下的热量大地惊人。
    果然,他还是忍耐不住地。他每天都幻想着言和在自己身边,她像他爱她那样爱他,两具胴体倒在床上,他伏在她身上,看她纤细的手指抓紧被窝角,忍不住笑出声。虽然言和比他大,思想比他成熟,但在这种事上两人的心态是一样的,言和作为女性更敏感羞涩,场面将由他主导。
    电视的声音实在太嘈杂了,他左手伸向茶几的遥控器关掉了它,右手也不安分起来。
    羞涩的言和,他的女友,他们躺在床上坦诚相对。开始只是说着情话,不一会儿就吻了她,从嘴唇开始,慢慢地、仔细地,全部覆盖一遍。她的身体散发着香气,缭绕在他鼻尖,叫他想更快占有她。不知不觉他觉得身下充满着难以忍受的热量。
    是言和,是她主动贴上来的,用她从未绽放过的花苞将他包裹,花瓣是粉嫩的色,花蕊被露水灌溉着,她的声音从其中传来。
    “阿和……”
    摇曳中,他呼唤她的名字,他一直在追求着什么,像暴风雨要来临前的海浪,随时准备吞噬船上的水手。
   “阿和……啊……阿和……”
    他越是用力,身下人儿的叫声就越动听,他忍不住,就算那人快要哭出声来他也要继续。
    “阿和……”
    “……龙牙?”

    他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这一定是幻觉……
    才怪!
    乐正龙牙慌张地把自己的身体藏进被子里,然而之前的事已经被她看光了。
    “你、你怎么回来了!”
    “龙牙,你刚才……”
    “阿和……”
    他看着她的眼睛,又唤了一声,显得特别无助。红晕很快就爬满了他的脸,就算嘴上不说,他的身体已经表明了他的心情。言和慢慢地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乐正龙牙扭过了头不敢看她。
    “……你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他不答话,紧张地用手扯着自己散落的长发。
    “不想说也没有关系的……只是,就不要经常做了,嗯,我不介意的。”
    “龙牙……”
    虽然是在白天,但他拉着窗帘,房间里很暗。她说完话后他也没有吭声,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待着,一动不动,像黑暗里的两座雕塑。
    大概她是觉得他不再跟她说了,摸了摸他枯干的发后站起身子。
    “别走。”
    他反手又将她揽到沙发上,吻上她的唇,不留一丁点口头抗议的机会。因为她毫无防备,他很快就入侵了她的口腔,与她唇舌交缠,好想要把这个地方据为己有,就像向其他伙伴宣告布娃娃所属权的孩子,紧紧抱着怀里的宝贝。
    不仅是吻,他也没落下抚摸。他的手从她凸起的胸口开始,到了衣摆部分就钻了进去,严肃的西装下是女孩的肌肤,散发着和他一样的灼热感。
    “呜!住手!”
    她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他,使出吃奶儿劲,用赤裸的脚板踢他的腹部,那当然会很疼。
    “乐正龙牙,你给我停下!”
    “阿和……”
    这样亲密的举动,她不喜欢么。乐正龙牙感觉到绝望,他感觉自己动不了了,就呆呆地坐在那里。
    平定下来后,言和打量了他一番,然后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巾,仔细地为他擦干净。然后他就流泪了。

评论
热度(8)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