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桃花源记(下)之扯淡篇

    言和王子做什么都很顺利,可为什么这一次就不那么顺利了?
    她不相信,第二天一早就向龙牙说明了情况,希望他能帮自己找到那颗珠子。
    “可是,我来这里这么久,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一颗珠子。”
    龙牙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这里已经与世外隔绝太久了,我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
    “你被抓来这里多久了?”
    “十年了,在我十三岁的时候,被巨龙从国家广场上带走。”
    “那么你现在是二十三岁。”
    不仅是身高上,对方还比她年长。言和王子十七岁,今年就十八了。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给她介绍对象,大臣的女儿或是邻国公主,她们无一不姿态优雅美丽动人,但是,她当真要和女孩儿结婚么?
    龙牙不太搭理她,劝她先用完早餐。也许是因为客人的光临,他今天穿着正式了许多,外衣的排扣镶嵌着红宝石,领口绣着奇怪的图案,像是弯弯的月亮。
    这样一看,他确实像王子了。言和王子盯着他,把一块面包放进嘴里。
    虽然龙牙不知道珠子的事,但他向言和透露,城堡的后花园里有一个地洞,他刚来时去过几次,里面堆积着数不清的金币和珍宝。但那个洞实在是太深了,他的灯油根本不够用。这让言和王子重新振作起来,那颗连龙牙都不知道的珠子可能就藏在地洞中。
    为了能一探究竟,言和王子准备了很多蜡烛,还有面包和水,龙牙就在他前面带路。那个洞穴垂直向下,有很多台阶,而且非常陡,她要随时注意着不踩空。两人慢慢地向下走去,蜡烛的光消失在黑暗中。

    “这里!大家看,这里有个洞!”
    一个士兵兴奋地叫着,其他人很快就围上来。正在他们讨论着准备下去的时候,洞的深处传来脚步的声音。
    喀喇,喀喇,像鞋底踩着石子的声音。
    喀喇,喀喇,洞里出现了一个人影,有人一眼就认出那是他们的言和王子,以及她怀里抱着的不知名的男人。
    第一个发现的士兵上前迎接,发现她现在的确很憔悴,头发上,衣服上和长筒靴布满了灰尘,披风也已经破裂了。她把怀里的人交给士兵,缓缓吐出一个字,就晕倒在了地上。

    言和王子醒了,她床边坐着的是第一个发现她的士兵,叫莫科。
    好在是他发现了她。莫科是少有的几个知道言和王子真正身份的人,这也是言和带他出来的原因。
    虽然头还疼着,但她已经清楚之前发生了什么。她和龙牙在地下洞穴走着,算好回去用的蜡烛数量,却发现他们迷路了。说是洞穴,不如说那是图书馆,财宝只是放在其中几个房间里,更深处的房间是数不清的书籍,往后是,再往后还是,每个房间的布局一模一样,龙牙都搞不清楚他们究竟到了哪。
    莫科听完一声叹息,他庆幸言和王子没事,扶起她给她倒水。
    “那个……龙牙呢?”
    “是您带出来的那个人吗?他在另一间房里休息。”
    他们现在身处东方某个国家的城镇,莫科告诉言和她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她独自前往岛屿后五天都没动静,于是在外的士兵们便自行上前营救,整个城堡都没有人影,就在他们快要放弃的时候,发现了那个洞穴。
    原来他们在那个破洞里待了这么久。
    “龙牙醒了吗?”
    “还没呢,王子殿下。他被您抱出来的时候十分虚弱,好在队里的医师给他治疗过了。”
    就像他说的一样,龙牙的身体的确很弱,还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毛病。这家伙开始是带着自己进洞,后来变成跟在她身后,最后他无法跟上她的脚步,倒在了地上。把他从洞里抱出真的很麻烦,她一边找着回去的路一边背着他前进,虽然很重,很累,但是她是言和王子,所以一定会成功的。这样的信念让她坚持下来,最终找到了出口。
    但是很可惜,因为种种原因她并没有发现那颗珠子,言和因自己准备不足让他人担心而自责,而现在她担心的是龙牙的安全。
   莫科带着言和来到了龙牙的房间,他还睡着,脸色不大好,但呼吸很均匀。她暂时松了口气,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把龙牙王子送回月国。
    龙牙是傍晚的时候醒的,医生说他是从下就落下的病根,不能太长时间地消费体力。真麻烦,言和王子这样想,他明明是个男人。
    也许是因为言和王子又回来了,军队的行程顺利了许多,一路上都能找到比较好的落脚点,只是龙牙不大满意——言和王子也没有去怪他,毕竟从小就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也没怎么接触过平民的生活吧。而言和王子,她是要继承威星格王位的人,没有她没体会过的事。路途虽然遥远,但她总觉得一眨眼就到了目的地。月国是东方最富裕的国家,因为它有绵长的海岸线和川流不息的淡水河,就算是旱季也不用担心粮食颗粒无收。龙牙的家人就在这里,他们事先通报了国王,然后被告知在日落之后在首席外交官家中见面,并且不能向其他人透露来历。
    言和王子觉得奇怪,心中暗涌不好的预感,不知道月国为何要做的这么遮掩。她回头看了一眼龙牙,对方心情似乎不太好。
    “言和王子,谢谢你。”他抬起头冲她微笑,解释了起来。“大家都觉得我被巨龙抓走,应该已经死了,现在突然出现怎么说也会被怀疑吧。”
    “希望你不要生气。”
    龙牙对着她鞠了一躬,再次起身时她总觉得他的眉会皱在一起。
     “我不生气,倒是你应该开心点,就快要见到自己的亲人了不是么?”
    “你说的对,言和王子。”

    房间里很安静,很多盏灯照亮了众人的脸庞。
    首席外交官家中很热闹,龙牙王子、言和王子、言和王子的三位士兵,还有外交官自己,他们围桌而坐,面面相觑。
    “父皇和母后……没来么?”
    半晌,龙牙小心翼翼地开口,言和王子看着他有些沮丧地望着白发的外交官,而对方似乎并不想回答他。
    “你真心急啊。”
    “对、对不起。”
    这位首席外交官龙牙是认识的,她在龙牙被抓走之前就已经担任月国的首席外交官了,同时也是龙牙的老师,叫劳拉。看得出来她以前对龙牙相当严格。
    在这之后劳拉准备了丰盛地晚餐招待他们,他们将在餐桌上进行对话。
    “龙牙王子,我奉劝您还是不要待在这里了。”
    劳拉说这话的同时熟练地用餐刀割下一块牛肉,抬眸看了他一眼。
    “为什么?而且父皇和母后也没来……劳拉阁下,您知道些什么吗?”
    龙牙有些心急,这也难怪。
    “坐好,我以前告诉过你要时刻保持镇定。”
    可能是今天家里会有异国人来,这名外交官还穿着工作时的服装,这让她看上去更加严肃。
    “我们在巨龙山洞后面的岛屿上发现龙牙王子的,他好像被抓去很久了。听了他的介绍我们便互送他回月国。”
    言和王子向劳拉阐述,对方听着,在她说话的时候停下刀叉的动作。
    “非常感谢您,言和王子,只是……”
    “只是龙牙王子实在不能再待在本国了。”
    “这是为什么?”
    两人同时发声,而后又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言和王子看到了他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明明都是个男人了,却还露出那样的表情。
    这也难怪,毕竟他那么小开始就一个人过了,那么久都没有与人相处过。
    劳拉看着言和,却又不说话,她即刻会意,遣走了跟随自己的士兵。
    “龙牙王子的生母……十年前过世了,就在龙牙王子被巨龙抓走后不久。”
    “什么,母后她……!”
    “龙牙殿下,请您冷静下来听我说完!”
    劳拉瞪着他,近乎是愤怒地说出这句话,她狠狠地锤了桌子,桌子边缘的一支酒杯被震到地板上,摔得粉碎。
    “如果您不想变得和这杯子一样,就安静听我说。”
    似乎是非常重要的事。言和王子脑中预测着事情的可能性,一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后背,总觉得他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听好,前任皇后过世后,国王陛下立马又娶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做妻子,也就是现在的皇后,她和陛下的孩子,今年十岁了。”
    “父皇他……”
    “当然那时的我提出了反对,但是没有效果,这是我的错,我就不该放那个女人进宫。”
    “劳拉老师,究竟发生了什么?”
    失去母亲的他内心非常痛苦,言和王子是能感受到的。她从小也没有母亲,因此在儿时度过了一段阴暗期,好在老国王非常疼爱她,父爱弥补了很多她所缺失的东西。
    劳拉突然沉默了,半晌她喝下一小口葡萄酒,平静地开口。
    “那个女人生的孩子叫做零,虽然现在还小,但其实国家权利都被那个女人掌握在手中,零殿下将会是下一任国王。”
    “我截下了传告使,以职务之便阻碍你和陛下见面,就是希望你能快些离开这里,明早,不,现在就走。”
    一行人很快就被打发了出去,言和王子没有犹豫,她抓着龙牙的手向前走,即使他想多待一会儿,也要抱着他赶紧离开这里。
    言和王子抱着他快步穿过闹市区,来到树林,一口气出了城,她的军队在城外的山坡上等着她。在这过程中龙牙一句话也没说,他只发出了啜泣声,然后她感觉到什么东西湿了。

    “你别哭了。”
    “喂,你还是男人吗?”
    “………”
    言和王子蹲在他面前劝说,可是效果甚微。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经过好几天的奔波,他平时打理地整整齐齐的发辫全都散开,看上去非常憔悴。
    他们从城里出来不久后便听说外交官家被皇家亲卫队包围了,也不知那位外交官会如何应对。
    看样子那些亲卫队都拥护那个叫零的孩子吧,月国的人都觉得龙牙王子已经死了,这样做也无可厚非。话是这么说,言和王子却感到不安,如果哪一天自己的身份被威星格民众发现了,自己是否也要面对这样的未来?到那时她可能会被驱逐,就像龙牙王子再也回不去月国一样。
    “为什么母后……明明父皇那么爱她,可是为什么……”
    “因为国民需要寄托,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在国王,寄托在王子身上,所以在你不在之后,他们必须拥护新的王子。”
    “可是,我明明还活着,还回来了。”
    “嗯,但是皇后已经不是你母亲了,全国上下的人都认为你已经死了。”
    言和王子一边说着,一边扶着他坐下,蜷缩成一团的王子看起来实在太软弱了。
    “只有外交官认为你还活着,但只有她的力量没有用。”
    “所以说,我是被抛弃了吗,我哪里也回不去了。”
    “嗯,所以你跟着我就行了。”
    他没有回答,是因为呆住了,言和王子看着他惊讶的表情感觉好笑。
    “你跟我回威星格,我会告诉你怎么变强,怎么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月国的龙牙王子被威星格的言和王子带走了,这是只有他们两人和少数士兵知道的事。
    威星格离月国很远,他们的一起走过一段艰苦的路程。快要到威星格的时候,言和王子下令在与威星格相邻的别国小镇停驻,她拉着龙牙去了裁缝店。
    “这个镇子的裁缝非常厉害,相信他们一定能做出非常适合你的衣服。”
    老板娘不短用长尺比划他的身体,让龙牙不知所云。
    “忘记告诉你了。”言和王子冲他一笑,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是这样的,我当初想出门父皇非常反对,但最后被我说动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为什么?”
    “他说我能把公主带回来,就让我去,所以,就拜托你忍耐一下。”
    他想逃跑,但又被拖了回来,言和抱着他的腰阻止他乱动,老板娘则很快就量好了数据。

    威星格为言和王子的归来举办了盛大的庆典,而她本人身边坐着一位身着华服的公主,只是那人戴着厚厚蕾丝边的礼帽,看不清脸。
    言和王子是威星格的王子,是威星格的英雄,是威星格人民未来的寄托。她打败了巨龙,赢得了财宝与公主,这件事被记入了威星格的历史。
    再后来,言和王子娶了公主为妻,成为国王后,公主就成为了王后。国王和前任国王一样,没有纳妃,终身守着王妃一人,可真是羡煞旁人。
    某一年秋天,王妃生下一儿一女。他们之后再没有其他孩子,但是国民仍拥有希望,他们的希望寄托在国王身上,寄托在年幼的王子公主身上。
    这个故事传遍了整个大陆,被诗人传唱,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3)
热度(30)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