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桃花源记(上)文不对题系列

    那头龙一动不动倒在地上,涣散的目光盯紧了她。
    半晌,她确定它已经死了,这才走过去,她一把扯下红披风,将巨龙的眼睛盖住。
    安息吧,她说。
   
    言和是威星格的“王子”,也是唯一的王子殿下。
    传言,威星格的国王深爱他的王妃,只可惜王妃在生产的时候不幸难产去世,只留下小王子,取名为言和。
    他是这么对外界说的,但事实却是:王妃当年产下的是个小公主,这件事只有国王和他亲信的大臣宫女知道。
    言和是威星格的小公主,但大家都以为她是王子。老国王想让王妃的孩子继承国家,所以隐瞒了她的真实性别,因为只有王子可以完全继承国家,公主不行。公主会嫁给别的国家的王子,或者和她的丈夫一起掌权,那不是老国王期望看到的。
    言和公主,不,应该叫她王子。言和王子从小就被当做男孩养,不管是外貌上,保持清爽的短发、王子才有的装束,还有能力上。言和王子从小就要学习各种宫廷礼仪,该如何治理国家,以及剑术。皇宫的剑术师凯特是她从小崇拜的对象,言和王子梦想着成为凯特那样优秀的剑术师。
    虽说是个小公主,但老国王还是感觉到欣慰。她学什么都很快,而且优秀,她的成长非常顺利,一眨眼就长成大姑娘了。
    不过她还是王子的身份。
    言和王子是个十分优秀的人。不论是待人处事,还是学习能力,她都是被人称赞的对象。她小时候还是软乎乎的鹅蛋脸,长大后凸显出了真正的轮廓。那真是一张令万千少女倾倒的脸,见过她的女孩儿无一不被她迷住。
    但是言和王子实在是太优秀了,所以她的生活也很无聊。试着想想,她每天都会做很多事来打发无聊的时间,但那些事对她根本没有难度可言,一件事很快就顺利完成,紧接着又要给自己找事做。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言和王子觉得这样的生活本身就是无聊的。
    于是她迷上了更刺激的东西,她读了很多小说,有侦探故事,恐怖故事,还有恋爱、冒险故事。她时常流连于书房,不知不觉就看完了好几箱书,直到有一天,她发现了一叠厚厚的羊皮卷。
    羊皮卷上面写着,在离国家很远的东方有座巨山,山里有数不清的宝藏。只不过那些宝藏都是被山中的巨龙霸占了,人们根本无法靠近那里。卷上说,这头巨龙无恶不作,四处掠夺财宝和美女,连东方国家国王真爱的独生女也被掳走。曾有勇者前去屠龙,但却一去不复返,人们都说是他们抵不过巨龙,惨死在了那里,骨头被做成了酒杯。但是巨龙总会被打败的,打败它的人将获得数之不尽的财宝,和美丽的公主结婚,最重要的是,那些财宝之中有一颗神奇的珠子,向它许下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羊皮卷上的内容写到这里就到底了,正是这沓羊皮卷激起了言和王子的兴趣,她决定去前去斩杀那头恶龙,夺得财宝和公主,她还要许愿,许愿让自己每天的生活都不这么无聊。

    所以,她来到了这里。
    言和王子打量着那头龙,她内心很不是滋味。
    老国王听说王子要出远门,怎么拦也拦不住,无奈之下为保证她的安全只好派兵跟随她。她的目的性很强,带着军队马不停蹄地就赶到了目的地,爬上那座山,发现了巨龙居住的洞。
    言和王子和她的军队就新版在龙洞的正对面,有一块巨石将他们严严实实遮住,他们发现每天太阳完全离开地平线的时候,巨龙会准时从洞里飞出来,于是,言和王子想到利用这一点打败巨龙。他命令七十七名士兵,花了七天七夜赶制出一个巨型的弩,与之相配的箭矢头部是锋利的铁,人的手若是不小心碰上去,肯定会出血。
    这一天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言和王子就准备好了。在巨龙快要出洞的时候,她一声令下,巨大的箭矢射了出去,不偏不倚穿破了巨龙的胸口,在一阵嘶声力竭地怒吼之后他最终还是倒下了,巨大的身体落地时溅起碎石,其中一颗还打伤了某个士兵的额头。
    巨龙连自己的洞穴都没能出,就这样被杀死了。

    言和王子做什么都很顺利,恋爱也是,杀龙也是。
    如果要不露出破绽,那么言和王子应该与一位公主结婚才行,可是,言和王子并不是真正的王子。因此她一直回避这个话题,拒绝了许多公主的邀请,即便她们是用那么迷人的眼神看着她。
    总而言之,只要言和王子哪天想谈恋爱了,她随时都能找到对象。
    就好像言和王子决定今天把龙杀了,于是就真的成功了。
    只过了那么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巨龙就再不能动弹。那是因为她在箭矢的顶端涂抹了毒药,只要这毒进去龙的身体,就一定会发挥作用。只是这药她只有一瓶,是沿途路过某个村落时,一个叫萝伊的制药师送给她的,涂完箭矢就没有了,她不敢保证再遇到巨龙这样的怪物也能顺利拿下。
    她祷告完毕,跨步走上前,围着巨龙绕了一圈。箭矢没有拔出来,这正是她所追求的,要不是因为箭矢堵住了伤口,出血量肯定大到令她困扰。龙鳞很硬,她举着剑废了好大力气才刺进去,好在她是言和王子,这才没有选择正面交锋。
    可这巨龙就这样被杀死了,她心里还是空落落地。
    杀完了龙,然后呢?
    她的目光转向洞穴更深处,那里没有光,但她总觉得有什么力量再吸引着她过去。言和王子命三名士兵跟着自己,他们点了蜡烛在前方套路。洞里又黑又潮湿,实在无法想象会有财宝和公主,但她不介意,只要找到那个能实现愿望的珠子就好了。
    他们走了整整一天,终于见到了远处的光,那里就是洞另外的出口了。言和王子加快了脚步,离洞口越近,道路就越平整,好像被人修理过。直到她出了洞口,眼前的景象令她大吃一惊。
    一座岛屿被大海包围着,离洞口数百米远,除了这里是最邻近的陆地以外,岛屿的三面都是望不到头的大海。原来在这山洞之后,竟是这样的地方。虽然被岛上环绕的绿树遮住了大部分,但她还是能看到岛中有建筑的顶端,像是城堡的尖尖的塔的部分。看来财宝、公主和珠子应该都在那里。
    言和王子四处张望,她还担心是否有另外一头龙,毕竟和这些巨兽近距离搏斗可是能丧命的。
    四处打探的士兵也陆续回来了,这里的确是安全的,只是要想办法去那座岛上。言和王子坚定地认为她追求的东西就在那里。
    于是他们又做了一只船,用木头拼接起来的简易船只。他们一直到天黑才做完,头顶的星空亮闪闪地,好像在发出嘲笑。
    好了,这下他们可以继续前进了,只是,这船只能坐下一个人。
    言和王子毅然决定要独自前行,她叫一名士兵折返回去报平安,另外两名就在这里等他。士兵们都知道,言和王子做什么都很顺利,于是没有阻拦,看着她乘着船,一个人向岛屿飘去。

    天已经完全黑了,但岛上还是明亮的,因为有灯亮着。
    她提着剑向前走,穿过茂密的树林,望向灯火最辉煌的地方。她的面前出现一条小道,小道周围点了油脂做的烛灯,数一数一共七盏。她继续向前走,就能看到城堡了。
    城堡的周围再没有怪物,也没有守卫,大门敞开着,好像随时欢迎客人的光临。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放松警惕。言和王子紧紧握住剑柄,一旦有危险她会立刻挥剑反击。
    她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但是东西却都是干干净净地,好像刚刚被人打扫过。大厅的中央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颗巨大的珠子,她心想那就是她要找的东西。言和王子走地越近,那颗珠子倒映出她的脸就越清晰。
    她以为她立刻就能实现梦想了——
    “你是谁?”
    有人在这附近。她立刻提起剑望去,看到一个男子,只是他穿着女式围裙,看起来有点滑稽。
    “我是威星格的言和王子,你是这城堡的佣人吗?”
    “太失礼了,这个城堡里只有我一个人。”
    言和王子见对方有点生气,赶忙道歉。
   “那么,你是?”
    “我叫龙牙,是月国的王子。”
    王子?
    难道那头恶龙除了公主之外,还对男性有兴趣?
    那位叫龙牙的王子从台阶上走下来,慢慢向言和王子靠近。他不是穿着女装,这让言和松了一口气。龙牙系着的蕾丝边围裙下是衬衫和紧身裤,一点也不像她见到过的其他王子,外罩大衣披风,身上每一颗纽扣都闪闪发亮。
    龙牙王子的头发和别人很不一样,是一半黑一半白的长发,编成了整齐的辫子。他是混血儿吗?言和王子这样想。
    “你是怎么进来的,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看了书里的记载,书上说这里有巨龙看守着,守着它抢来的财宝、公主还有一颗神奇的珠子。”
    龙牙比她高了一个头,言和王子咬了咬牙,抬起头看他。
    “你打败了它?”龙牙发出吃惊的询问,他手里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看样子他没有想到她能打败那头龙,言和王子感觉他抓着自己的手都在发抖。龙牙王子邀请她到城堡的房间里坐下,两人面对着面,言和王子说了好一阵子,对方只是不断地惊叹。龙牙大概是觉得她渴了,起身准备了红茶。她这才发觉自己的确是累了,就接受了对方的茶和点心,龙牙邀请她今晚在城堡里住下,养精蓄锐后再一鼓作气离开这里。
    半夜,言和王子就睡在龙牙隔壁的房间里,她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全是龙牙和她说过的话。
    这座城堡里确实有巨龙的财宝,但是没有公主,也没有能实现人愿望的珠子。言和王子很沮丧,她干脆坐了起来,长叹一声又倒在了床上。
    至于龙牙王子,他的确是被巨龙抓来这里的,虽然只有他一个人,但城堡里有巨龙抢来的财宝,还有粮食,他自己也种蔬菜水果,就算是一个人也能生存。他有想过要逃出去,可惜唯一能走路的通道被巨龙把守着,而周围又是茫茫的海,他贸然行动指不定哪天会在海上流浪到死。
    至于龙牙为什么不像书中写的那样是“公主”,言和王子回忆了一下他披散长发时的背影——或许是记录的人看错了吧。
    言和王子不需要财宝,也不需要公主,可那珠子也是不存在的吗?她还是很在意傍晚在大厅看到的那颗珠子,于是起床偷偷溜过过去看了看,的确没用。
    真无聊。
    夜已经深了,能听到的只有叹息声。

评论(3)
热度(21)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