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古风】元宵

※首先祝大家节日快乐!
※古风文,宫廷,剧情俗套
※乐正绫性转注意
※乐正凌乐正绫,龙牙原名,翊坤宫选侍言和,战如兰战音Lorra
※我们的口号是:“干死那个狗皇帝!”(不)

——————   ——————   ——————

    入夜,酒过三巡,乐正龙牙觉着有些醉了,他请辞离开了宴席,打算在奉天殿周围走走,好让自己醒醒酒。
    殿内灯火辉煌,有温暖的炭火,皇帝被人群包围着,宫妃家眷向他敬酒,与之相反,奉天殿殿外却很冷。侍卫守在门口,还有值班的宫女太监,他们见到他都弓身问安,一个接一个。乐正龙牙觉得烦躁,他加快了脚步,绕进能遮挡住宫殿的小竹林的后方。
    这是乐正凌登基后过的第一个元宵节。
    乐正凌是乐正龙牙的弟弟,但是皇帝却不是兄长。那是因为乐正龙牙是宫女所出的皇子,后又被抚养在康嫔膝下,也就是如今的康太嫔。而乐正凌是皇后——如今太后的长子,也是嫡长子,所以他理所当然地坐上了皇位,就算乐正龙牙觉得自己比他更适合做皇帝。
    康太嫔的母家战氏一族在朝廷中兴起,她的兄长是少傅,朝中有传言说他很快就会代替老太傅的职位。新皇登基的时候,康太嫔向皇帝引见了战氏族女战如兰,如今也很受宠爱。乐正龙牙每想到这里,总觉着心中有妖魔在作祟,他时常做砍下皇帝脑袋的梦。
    竹林深处有人在低声唱歌,压抑的女声让他不敢轻易走动。于是他停驻了,躲在竹叶后向深处望去,那里有个小亭,亭中是一女子,桌上有一石灯,模模糊糊照亮她的脸。看那面相,可能是乐正凌的后妃或者宫女。
    “谁?”
    滑脚的石子暴露了他,现在他没办法,只好出生回应,先下手为强。
    “你是哪个宫的,这么晚还在这里?”
    那人跪下行礼,话要说出口时却停顿了,似有所思,而后才回答他:“奴婢……是翊坤宫的选侍,请贵人恕罪。”
    “你又没见过我,怎知我是贵人?”
    她在明处,而乐正龙牙在暗处,她应当看不见他的脸。
    “陛下设宴,侍卫太监都在殿外守着,所以奴婢猜测阁下是参宴的贵人。”
    她一边低头说着,一边抬眼偷偷看他。乐正龙牙想起了战如兰,她还未进宫前也是怕他,也是这样子偷偷看他的。
    “你说你是选侍,是陛下的妃子,那为何方才在宴席上没能看到你?”
    “奴婢身为选侍,哪里有这个资格。”
    冷风吹进了竹林,乐正龙牙感觉到她的声音在抖。
    “况且,奴婢还未曾见过陛下。”
    “噢。”
    原来这个女子原本是坤宁宫的宫女,不知为何就被封为了选侍。乐正龙牙心中暗有波动,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多余的担心吗?
    从她的话中得知她原本在坤宁宫还能偶见皇帝的身影,而如今搬来翊坤宫,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为什么,贵人的表情会有些悲伤呢?”
    他一惊,想不到她竟会问出这种话。
    “眼睛在黑暗里看久了,自然就看得清了。”
    “……是,明明是团聚,却没有一点家的感觉。”
    “因为是在宫里么?”她睁大眼睛紧紧盯着他,把接下来话一段段说出口:“女儿出嫁,那就是男方家的人了,但是奴婢的丈夫是天子,奴婢的家在宫里……但是,奴婢的家并没有家的感觉。”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小了下去,乐正龙牙轻轻嗯了一声,好像在安慰她不用害怕。
    “那我们还真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他说着笑出声来,看着她惊讶的表情,越靠近她,她越是闪躲,表情从惊讶变为恐惧。乐正龙牙伸出手将她囚禁在怀里,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吐息靠近她的耳朵。
    “嘘——别出声。”
   

评论(3)
热度(6)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