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广寒宫的女眷

    八月十五的广寒宫还是那样凉,桂花的香气却飘远了。
    在人间,桂树只有在温暖的日子才能开花,错过这一年的,再想要赏桂树,闻桂香,就只能等到下一年。但在广寒宫不一样,广寒宫是神仙住的地方,广寒宫的桂树也是神仙的桂树,神仙的桂树怎么可能和人间的一样呢。
    八月十五是广寒宫最忙碌的日子,因为今天是太阴星君诞辰祭,凡人们供奉他,却又有求于他。那些请求大多是关于爱情,期望与妻子团聚,或祈求心仪的对象,就是这些琐事,凡人们怎么说也说不完不完。
    人间忙着祭月,广寒宫也忙。宫里的婢女为准备晚宴来来回回,举着托盘,上面放着桂花酒和月饼,还有最新鲜的珍果。今天是特别的日子,谁都不敢怠慢。洛姮娥抱着兔子仔细清点酒桌,广寒宫的主子们虽然都是女眷,但也不可小看了去。因为是女眷,所以连酒都是甜甜的桂花酒,桂花用的就是广寒宫的桂花,洛姮娥和兔子们一起摘的,再精挑细选出来的最好的桂花。每一年晚宴都由星君主持,今年也不例外,他就快来了,女眷和女官们也都到场。虽然女眷很多,但星君却是男子。
     广寒宫属阴,本就是代表女子的,除了被罚的吴刚,星君却也是男子,这让洛姮娥刚来这里时惊讶了一番。
    乐声突然停下,女眷们也随即安静下来,听他说完话,然后举杯共饮,然后就是广寒宫例行的歌舞表演。洛姮娥也会这些歌舞,她是其中的佼佼者,掸拨着水袖,像盛开着的花,赢得女眷们的赞赏。可她最擅长的还是抚琴,在人间与后羿在一起的日子,她就抚琴给他听,只可惜那琴,那人都留在了人间,她觉得自己可能再也不能抚琴了。舞毕,洛姮娥坐回宴席的某个角落,桂花酒的甜味一直甜到心底,能让她暂时忘记那些不快乐的事。
    洛姮娥总觉得,星君并不喜欢这场晚宴。是桂花酒太甜,不和他胃口吧?还是因为没有其他男子,没有人陪他把酒言欢。洛姮娥之前待在人间,这些事她是知道的,这么多女人里,也只有她知道。
    晚宴结束后,洛姮娥和兔子们又忙碌起来,但她们分工明确,井然有序,只是……
    好像少了一只兔子?

    龙牙坐在宫殿门口的台阶上,周围的婢子都被他遣走了。今年的晚宴结束地比去年晚,他觉得有些累了,可还不能休息。他的身旁放着一坛酒,还有两只酒盏,虽然杯小了些,但也是为了照顾特殊的酒友。
    “没人了,你出来吧。”
    一个身影应声从竹林里现形,是穿着群的窈窕女子,她走近了,穿着青色棉麻的裙,绣着桂花图案的素色对襟,长长的披帛向身后飘去,就像真的神仙一样。但是她不是,她穿着的还是广寒宫月兔的打扮,只不过两髻本该盘着的发散了下来,披在肩头。
    “不像样。”
    “嘻嘻,龙牙哥哥请小女子来喝酒,当然要让自己过的快活,月兔的头发梳着揪着疼。”
    月兔在他身旁坐下,抱起酒坛就要擅自打开。
    “好香呀!”
    她感叹着,把脸凑到坛口闻了又闻。好在这只月兔修为不够,龙牙揪住她一不留神冒出来的兔耳朵,抢过差点被她弄翻的酒坛,疼得她直叫唤。
    “没大没小地,广寒宫哪只兔子像你这样?”
    “本来能陪星君喝酒的只有小女子一个,这是星君自己说的吗?再说了,这么好的酒,不好好闻闻实在是可惜。”
    这只兔子叫言玉荷,本来是洛姮娥院里扫地的丫头。但她又和别的兔子不一样,她不喜欢甜甜的桂花酒。虽然龙牙很感叹月兔能有这样的品味,但她的表面上的功夫做的实在太差了些。不论是平常的酒,还是每年他只拿出一次的玉酿琼浆,兔子总是咕嘟咕嘟就吞下肚,他觉得不好,但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认真品尝到美酒。
    兔子的手哐哐地敲在坛口,眼里满是期待,她已经快等不及了。龙牙把一只酒盏放在她面前,那酒就自己飞了进去,刚好满一盏,兔子举起来一饮而尽,只听见咕嘟的吞咽声。
    “哎呀,真舒服。”她眨了眨眼睛,脸颊变得红红地,“就是这酒器太小了点,像这个坛子这么大的才够喝。”
    “好酒醉人,你不知道?这可是王母宴席上的酒呢。”
    “知道,但还是想喝。王母娘娘的酒……好喝。”
    龙牙摇了摇头,又给她添满。原本考虑到这酒醉人,她又是女子,便准备了较小的盏,如今看来倒是吃力不讨好。
    她喝的快,龙牙只好尽可能跟上她的脚步,毕竟他可不想让好酒都被她喝光了。
    “要是有下酒菜就好了。”
    兔子眼巴巴地看着他,声音像是在哀求着。乐正龙牙先给她添上一杯:“这杯喝完你就不能再喝了。”
    “为什么!”
    “你喝了这么多不说,再喝下去你会醉倒的,你不是要吃菜么,那就别喝了。”
    说着他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两碟茴香豆,一碟猪肉和一碟切片的红萝卜。兔子皱了皱眉头,她似乎不太满意这下酒菜,但还是吃了,酒就着肉一起吃的。
    “兔子还吃肉……”
    她吃,而且喜欢吃。兔子很快就解决了一碟肉,又吃完了自己的茴香豆。酒也没有了,她伸手又去够酒坛,被他打了下来。
    “还喝啊,你看看你的脸都成什么样了。”
    “我、我的脸……”
    兔子的脸红彤彤地,热地滚烫。她哼哼着趴在地上,目光却还是没有从酒坛上移开。龙牙知道她是醉了,他也后悔为何不早些制止她,兔子已经躁动起来,她弓着身子,腰臀紧贴着衣物,股间凸出一部分,龙牙知道那是她藏不住的兔子尾巴。
    喝了酒,这只兔子就再没法掩藏自己,她开始不受控制地变化,从最初的露出耳朵和尾巴,到现在身体的数个部分都要变回原形,毛茸茸的爪子和圆圆的、湿漉漉的鼻子。龙牙知道她这样下去会维持不住人身的。
    是酒和胡萝卜的味道。明明她没有吃胡萝卜,为什么还会有这股甜味呢?
    兔子睁开眼,然后就看到了他。
    龙牙吻了她,舌尖还在挑拨着,让人觉着又麻又痒。她的心脏扑通扑通乱跳,虽然平时大大咧咧地,但兔子总归是兔子,胆小,而且容易受惊。她的身体开始颤抖,连推开他的手臂都失去力气。
    “乖,别乱动,你会现出原形的。今天变回兔子你知道会怎么样,姮娥她会把你……”
    “唔!”
    龙牙刚抱住她的腰,兔子就疯狂地挣扎起来,脚丫踢中他的胸口后变成毛茸茸的腿,就算他抱得在紧也能挣脱开。兔子还是变回了兔子,龙牙手里攥紧的只剩她的衣物。她向往竹林里逃,被龙牙一把抓住,拎了起来。
    “你看看你,吓成什么样了,我有那么可怕吗?”龙牙把她抱在怀里,坐了下来,他开始抱的跟紧,等她不再挣扎了才松下怀抱,一只手揽着,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毛发。他叹了一口气,语气温和下来:“你这样被姮娥看到,会说你偷懒的。”
    “今晚就留在我这里吧。”
    他下边说着一边扣着她的脖子,软软痒痒地。
    兔子沉默了好一会儿,又在他怀里变成了人,但却只有娇躯,之前的衣服都被他扔在一旁。龙牙将她横抱起来,朝殿内走去。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好看。”
    “洛姐姐好看,如兰也比我好看,为什么不是她们?”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一直垂眸不去看他,而龙牙已经抱着她来到自己寝殿,小心地把兔子放在床上。
    “想那么多做什么,广寒宫哪只兔子不是我的。”
    他说完,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星君,您在吗?”
    是洛姮娥的声音,她在殿外恭敬地站着,等待广寒宫的主人来开门。
    “什么事?你很少来这里的。”
    龙牙开了门,出来后又关上。
    “是这样的,昨夜里如兰清点的时候发现少了只扫地的兔子,有人说是往星君您宫里来了,不知您有没有瞧见。”洛姮娥抱着兔子正给她顺毛,现在她把她往龙牙眼前递去,好叫他看清,“长这样的。”
    他见了一下子笑出来,伸手摸了摸那只兔子: “你的兔子不都长一样?”
    “星君别开玩笑了,如兰可是最特别的兔子。”
    “我认不出,可能有兔子来了我这儿吧,但我不记得了。”
    洛姮娥心里一惊,战如兰明明就说了那只兔子一定在星君宫里……她又四处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紧闭的殿门上。
    是这样,她没有想到。洛姮娥皱了眉,但很快就又舒展开来。
    “奴家就不打扰星君休息了。”
    “兔子不找了?”
    “待奴家再去别处看看。”
    她抱着兔子离开了,来的快去的也快。龙牙觉得他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不过也没关系,让她们知道是迟早的事。

评论(2)
热度(10)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