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与一头狮子

        它是茂密丛林中的花海,被温柔的海洋揽入臂弯,它迎着风茁壮成长,一刻也不停歇。很快,它叫所有人都不会小瞧了它。
        但它也有主人……这个国家的主人言和陛下,她身居高处的王座,蕾丝的花边点缀着脸颊和手掌,黄金和红宝石的王冠压住她的发。王冠对于她来说似乎太过沉重,大伙都看见了她皱起眉头的样子,心中不禁一颤。她紧握着的权杖与地面有节奏的碰撞发出的声音,似乎在向臣子们宣扬王的威望。
        “这是什么?”
        红色的布遮挡住危险的气息,那是笼中的野兽,虽看不见,但叫大家都听到它的低吼,随着国王脚步的靠近,它似乎更加愤怒了。
       红布最终被揭开,那是一头狮子,强壮的雄狮,它鬃毛凛冽,步伐矫健,浑浊的琥珀色眼睛盯紧了周围的人。骄傲的国王,她的大臣们,以及……将它送来这里的,瑟瑟发抖的弱者。
        这是来自异国的使者向王奉上的礼物。使者跪在地上,身体贴紧地面,他们被俯视着,臣服于她脚下。
        看得出她很喜欢这份礼物。言和挥手退下众仆,独自靠近笼子,离她最近的侍女在害怕,也不敢阻拦她。
        她用看玩物的眼神把那狮子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没想到却惹得这野兽不快。狮子朝她扑过去,露出血盆大口,可惜铁打的牢笼困住了它。
        弱者是没有办法伤害到国王的,包括他们的狮子。但它不甘心,它看向国王的最后一眼里充斥着无法熄灭的愤怒的火焰。

        乐正龙牙原本是不愿意接下这个任务的。
        他远远望着那头狮子,想了许多事。狮子在他身边带了两个月,从最初的狂躁到现在安定下来可费了他一番功夫。它正趴在草丛里打盹儿,安静的模样叫人忘记它本来的样子。
        狮子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生活,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这里有充足的食物和水,还有人伺候,乐正龙牙担心它会渐渐懒惰,失去了野性的狮子,还能叫做狮子吗?罢了,叫那位陛下满意便可以了吧。
        这是她命令他做的。
        乐正龙牙是这样想的。国王的命令便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他忘不掉自己被她带到笼前时她的样子,他很震惊。那人骄傲地俯视着狮子,像小孩子一样兴奋,被红染指的脸颊像香脆的苹果。与乐正龙牙的顺从不同的是狮子,兽瞳从未放弃抵抗,而她却正享受让拥有这样眼神的玩物归顺于她的过程。
        才刚刚开始呢。
        乐正龙牙比谁都了解她,他和狮子没有区别,他是已经顺从的玩物,放弃了抵抗,命运被她握在手中,以及……
        一阵骚动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是他们的主人要来了。
        走在前面带路的是他的侍女们,她们摆动的长裙惊扰了花草,也叫醒了那头狮子。乐正龙牙不得不前去安抚它,爱抚或是食物。
        狮子大约是认同了这个照顾自己的人,它很给面子地开始享用美味,收敛叫人害怕的目光,不对他们露出锋利的牙齿和爪子。
      侍女长见状终于放下了忐忑不安的心,她提起裙子走了过来,身后是言和,还有国王的仆人们。
        狮子接受了乐正龙牙,可不代表它忘记了仇人。言和的气息使它愤怒,它发出咆哮朝她的方向奔向去,撞到了珍贵的树苗,打碎了无数整整齐齐摆成一排的花盆。受到惊吓的人们四处逃窜,他们有人被推倒在地上,又狼狈地爬起来,撞疼了她的肩膀。这一瞬间她失去了保护她的人,乐正龙牙清楚的看见了她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与恐惧,但很快又变得坚定,她与狮子一样,绝对不会投降。她紧握着双手,向狮子投掷自己最后的防身之物。沉重的权杖没能砸中它,甚至没能让它停下脚步,危险就在眼前,她下意识地想要躲开,乐正龙牙先她一步挡在了前面。狮子最终咬上了他的手臂,虽说它减小了力度,却还是让獠牙贯穿了他。
        它不能理解,脚步往后退了许多,趁这时侍卫们一哄而上,终于将它拿下。
        “陛……”
        言和的手重重地落在他的右脸颊,让他把关心的话咽到肚里。国王生气了,他单膝跪在她面前,把拾起的权杖递给她。
        “怎么不说话?”
        “陛下…有没有哪里伤到……”
        没有得到回复,他不敢抬头。言和从他手中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权杖上的宝石沾染上他的血液,血液亲吻着国王的手掌。
        好在她没有介意。乐正龙牙紧悬的心终于放松,虽说接下来必定会有对他的处罚,但也不至于到掉脑袋的地步。
        “告诉我怎么做。”
        权杖挑起他的下巴,逼迫他看着她的眼睛,蓝色的,比她收藏的任何宝石还要美丽。
        但她是危险的。
        “怎么做到的。”
         她说的是那头狮子,如何让他听话,变得乖巧,温顺,伏在她脚下。
        “如果陛下尝试着把它当做伙伴……”
        “伙伴?”
        乐正龙牙见她皱起了眉头,却还是那样好看。他能把狮子当做伙伴,却无法做心爱人的知己。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加速跳动,是她,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最终她在他的耳边停留,嘴角笑出一个弧度。“我才不管你那些说辞,希望下次我能见到那禽兽乖乖地趴在我脚边。”
        “是。”
        他感觉自己呼吸的加重,刻意地抑制,却被她一语点破。
        “别紧张,你的耳根都在发红呢。”
        “下去休息吧。”
        国王离开了,让人魂牵梦萦的笑也随她而去,留下她的臣子在原地。
        乐正龙牙还盯着她刚才的地方发愣,他望着天空,露出被困在笼中的动物才有的表情。
        他没法完成这个任务,他只能教会那头狮子怎么去爱人,但不可能教会那位陛下去爱他呀。
       
       

  
       
       

评论(1)
热度(19)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