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任性/擦边球注意

        夜幕降临,乐正龙牙抱着他的小猫咪回家。与往日不同的是,他是在酒吧里找到她,浑身湿漉漉沾着打翻的酒水,因不胜酒力变得神情恍惚。
        言和被他抱着,头搭在他肩上,四肢死死抓住他的背,凶恶地咬着他脖颈露出的皮肤,留下的唾液很快被夜风吹干。她嘴里嘟囔着,扭动着身子喊着要回家。乐正龙牙借机把她往上抱了抱,加快脚步不管她在自己肩头颠簸。
        被抱着时温顺的小猫一旦放到地面又变得凶神恶煞。她的鞋早被甩掉,赤着脚趴在他身上,她想和他像动物那样在沙发上打闹,伸出不安分的爪子一把就抓住他的皮带,熟练到他还没来得及反抗战地便失守,他被她握在掌心,听见她发出一声笑。她的手指冰凉,一年四季都是这样,尤其是冬天会冻成胡萝卜。她还是最熟练的猎手,轻而易举就能捕杀名为乐正龙牙的猎物。
        不得不说,如不是因为醉酒,被她吃干抹净倒也心甘情愿——那是一种很享受的过程,和自己最爱的那只小猫一起,沉浸在天与地最初的形态之中。
        但她醉酒了,还喝的烂醉。
        乐正龙牙握住她不安分的手,没有用力,她还是很配合地嗷了一声,她盯着他的眼睛,尖锐的目光表明自己的决心。于是她又握得更紧了。
        气氛陷入难以言喻的沉寂之中。既然她没办法阻止,那就只能想办法让她自己停下来。比起暴力,他只会尝试更温和的方法,比如和她交谈拖延时间。
“亲爱的,我觉得你该睡了……”
        他说的很轻,也很温柔,用关心她的语气,像是乞求。她的眼睛眯成一条线,靠近他的脸颊嘴角上翘。
        “不睡。”
        她还没停下手里的工作,伸展着手指延伸到各个领域。她开始轻轻拉扯,以他脸上不堪的表情为乐。
        “你都……了哈哈哈哈……”
        嘴唇贴紧他的耳廓扫过,这话只有乐正龙牙听了个清。他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掐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然后顺着光滑的脖子滑到领口,开始一颗颗解开她衬衫的纽扣。这使她感到兴奋猎物已经放弃抵抗,她放心大胆地腾出手,学着他解开他的衣裤,拥抱过她无数次的胸膛向她敞开,叫人忍不住扑上去,她把他完全按在沙发上,他的身体热乎乎地,散开的长发黏黏腻腻地贴在胸口,把她蹭的很不舒服。
        “要不先洗个澡?”
        他注意到她紧锁的眉头。
        这一招屡试不爽。他的小猫咪很爱干净,更何况现在两人早已大汗淋漓。她没有拒绝,也许是觉得自己的猎物放弃抵抗而放松了警惕,任凭乐正龙牙把她脱了个干净。
        水……
        这样的夏夜里温凉的水让她舒适,乐正龙牙就在他背后充当靠垫,他给她打上香香的肥皂,和她平时散发出的淡淡的薄荷香气一模一样。乐正龙牙洗的很仔细,他捏着她的手腕,把她瘦小的胳膊伸展开来,再责备她最近没有吃更多的肉。言和抬起头看他眼睛几乎快睁不开,她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乐正龙牙轻轻扶住她,另一只手抬起她的头吻下去。和暴躁的小猫不一样,他的吻漫长而温柔,就连爱反抗的她也安静下来。汗水从额头开始再次布满全身,等到一切结束她差不多快没了意识。乐正龙牙拿起莲蓬头冲掉她身上的汗水,又在红彤彤的脸上捏了一把——睡着了。

评论
热度(18)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