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恋爱中的Cinderella

        言和与乐正龙牙的交谈是在电话中结束的。
        她有些沮丧地扔掉话筒,这样无论是谁的来电也接不到了。她就知道那个人会先着急,回拨数次无效的乐正龙牙只得放弃,谁让那人连手机也莫名失踪了呢?
        喂,这样让他不开心,你就高兴吗?
        也是……
        不远处的洛天依帮言和冲了杯牛奶,看着对方皱起的眉头一个得意忘形自己喝了。
        那是我的杯子。
        啊啊啊抱歉抱歉。
        抱歉是说出了口,可她还是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牛奶。这一杯下肚,洛天依像吃了兴奋剂,拉着言和的手在舞蹈室的地板上转了几个圈,然后一人坐一块海绵垫开始谈人生。她讲她的事,完全忘记了初衷“要解决我可爱小后辈的烦恼”。洛天依讲那些与她相识的男人,把自己捧得高高的或是正常些的,最终如何感情破裂。她说了很多,却没有到言和的心窝里。故事虽长,但洛天依这个人——完全没有认真恋爱过啊!
        恋爱?
        言和是初恋,她的初恋是乐正龙牙,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他在家族企业上班,自己是……十八线女星。就是那种,记不住名字,上不了大舞台,却又有那么几个人关注的人。
        这是好事。
        洛天依撇撇嘴。
        至少不用出门靠罩,逛街带跑,还要吊威亚。
        她说的形象生动,言和被逗笑了。
        可是你却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说完这句话言和就感觉脑袋被狠狠弹了一下,是真的疼。洛天依说你明明也在做。
        这几天忙完了,很累。
        言和推开她的手,不然下一秒就会被她对待小狗一样摸头。
        烦心事就是……乐正龙牙想把言和先接去自己家住,这个寒假过完就安排她返校学习。言和当时没有理他,随天依去了外地,一直到现在,算是种逃避吧。乐正龙牙说她可以的,回到普通人那样的生活,绝对没有人会发现你,可是她不开心,大概是因为感觉到对自己努力的不尊重吧。
      说完这些后她把头埋进了膝盖里,和她在舞台上不一样的,小孩子的模样。乐正龙牙让她去学校,是把她当做小孩子的证明之一。
        洛天依看她像只小雏鸟,她没办法做到的事还有很多,若是让尚未熟练飞行的她跑远了,说不定会从高空坠落。但她不能这么说,于是开玩笑道吊威亚根本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当然,言和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就是了。
        她们后来吃了很多,在仅点亮一排灯的舞蹈室。一直到深夜连乐正龙牙都下晚班了,他去接她,对方的小手在他的大手里发抖,小雏鸟对他说伤心话,别扭着不肯走,最后只能将她一把抱进怀里。
        小雏鸟的保护者不是笼子,是王子。
END

带图片重发,插图来自阿撸,阿撸的言和,这么——这么——这么——————好看。
       
       

评论
热度(29)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