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言战】

        佑仁十五世七纪,魔酋巴格犯边,边将严慎远难御,大败绩。
        上将军言和请曰:“寇声势虽壮,然士卒苦久战,力疲难复,宜率精锐一举击之,乱可平矣。”上嘉其勇,深纳其言而许之兵。
        帝姬劳拉精道法之术,可以颠倒大势,请从战,上允之。
        至斜月谷,和携兵突进,着轻甲,步间道,直抵中军,巴格被流矢死。 寇中军且战且退,引和入伏,和虽觉,然军士连胜,众皆轻敌,和难服之,而随之冒进,终中伏焉。
        劳拉深忧战势,阴使禁术以逆之,魔兵大退。然禁术不可测,边庭亢旱,三年不息,劳拉亦不知所踪。和寻之未果,班师而还。
        和失帝姬,自知罪重,固请致仕以奉亲,上嘉其功,赐其金帛而许之。
……………………
        佑仁二十世三纪,巴格子达迪再寇边,上雅知和才,诏令起复,和遂出战,后于栖凤山中奸人计,面战大军,力竭而亡,年三十六。
——《天庭通鉴·后然纪五》

        余自致仕以来,遍寻劳拉于边庭,尝佯为侠士,行走江湖。
        一日行于道中,忽遇雨,借避于客栈。有一女当垆卖酒,名唤如兰,谈吐不凡。余视之若曾见,然每言及先世,其皆以“不忆”避之,余深奇之,遂与之交游。
后如兰曾遗我一玉佩,余见之,霎然无以应——此劳拉之佩也。
        余即决计久居,以唤彼方寸。然每言及天庭,如兰皆默然,余亦无法,由是无问之者。
        玉佩质润而坚,吾视如兰,亦若此也。
——言和《斫玉录》

        佑仁十五世七纪,吾随上将军言和征边寇,众将官连捷而轻敌,和执意退兵而无从之者,果中伏于斜月谷。和力战且死,吾念居世十余,但知道法一二,今战势急险,唯有尽筹一搏尔!
        吾即立而破禁,天地为之震变,魔兵亦退矣。
        吾知已犯天条,自愿担之,然万事昏昏然皆忘,流落边庭。
后吾寻一客栈,营者为神,吾自知命不亡我,遂当垆做卓文君也。后与一侠士过从甚密,尝数存问吾。 吾心有意于彼,尝遗玉佩。
        如是历历然一世,一日侠士匆匆访吾,自云天庭召之回,特来诀别。自此侠士杳如黄鹤矣。
        数日夜,寐中忽觉,自忆起少年事万千,知侠士即为言和。吾遍历道法而断之,恐和已蒙难,方寸大乱,急上表乞还乡,唯见和衣冠冢矣。
——劳拉《醉后呓语》


以上林成世


        言和是天兵统领,劳拉是天帝帝姬。五百年前魔族来犯,由于实力悬殊,言和很快斩敌人首级,不料被漏网之鱼暗算,危在旦夕。战场还一片混乱,劳拉为救言和使用禁术 ,在战后被天帝贬为凡人。言和以自身失责为由自请下凡,寻帝姬百年。
        言和在人间行善,人们把她的故事口口相传,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她是谁。数百年过后,一日言和在某客栈偶遇凡人劳拉 ,名为如兰,是客栈的酒肆。如兰不记得言和,她们只有重新来过,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只不过身为凡人 已经忘却了以前的所有事。可就算是这样,如兰还是爱上了言和,她们在一起生活,就像在曾经。
        五百年后,蓄谋已久的魔族再次进犯天庭 ,言和被诏回 ,对如兰的言语中透露出不舍之意,而后消失不见。
        言和最终死在魔族手上,原本她五百年前就该死了,劳拉的禁术只能影响人间,现在她却也身为凡人,由于这个影响,她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人。一切回到原点 猛然想想一切的如兰作为故事的结尾。
        帝姬在即将被贬下凡的时候,想把禁术带来的后果全部揽在自己身上,可是之后身为凡人的她又能承担多少呢 ?只不过她本该那个轮回就投胎,却在地狱受了四百多年的折磨。可是言和不知道 。所以,在劳拉还没诞生在人世时,苦苦寻找了四百多年。

其实是听某曲子想了好长时间,可惜不可能做为那个的同人啊。

评论
热度(1)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