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白雏菊的修女

      如果不是那日他贪玩跑去了森林的边缘,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那匹老狼很鄙视地瞟了他一眼打算扬长而去,乐正龙牙赶忙追了上去拦住对方,谁都奈何不了他,乐正龙牙是族群里最年轻健壮的一员,说不定,他就是下一任族长呢!
      “求求您了,告诉我该怎样讨她欢心?”
      “她”就不该出现在他的世界。

      人类是种懒惰的生物,乐正龙牙敢打赌他们大多数人绝对不会在太阳完全升起之前外出。天色还黯淡着,他突然想起还未探索过森林西的边缘,那里几乎就快要到达人类村庄,但这个时间段不可能有人在。
      可惜他猜错了,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在他到来之前水井旁就聚满了人,她们是这里的修女,身着单调且保守的衣装,在微凉的早晨来这里打水。他不得不停驻脚步,把自己隐藏在茂密的灌木丛后,探出一双绿幽幽的眼睛窥视着。没有人会发现他,那些人忙碌到愚蠢的地步,丝毫没有发觉周身的危险。
但那个女子似乎不在状态。
      她从人群中脱身而出,漫不经心地踱着脚步想要消磨这无聊的时光。乐正龙牙地视线马上被吸引住,看着她提起自己长长的裙摆露出洁白的小腿,这里闷热潮湿的空气确实叫人难受,乐正龙牙想。
      待她转过身来乐正龙牙总算是看清了那张脸,白皙的皮肤上几乎找不到健康红晕的痕迹,蓝宝石一般的眼睛散发着黯淡的光,她的小手看上去柔弱无力,但比起老修女长满老茧的手乐正龙牙只觉得那是好看。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一点点渗透进来,但它们还太过微弱,点点滴滴打在那个女子身上,像是从她的身体里流淌出温暖的柔光,那模样简直比上帝的安琪儿还要圣洁。此时的乐正龙牙已经看呆了,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情让他的心波涛汹涌,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开始躁动不安,目光完全被那个漂亮人儿吸引了过去。虽说种族之间存在审美差异,但有着一半人类血统的他还是觉得……这是他一生见过最美丽的异性!
      她的目光聚焦在一个微妙的地方,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乐正龙牙头脑正发热愣是停顿了好几秒,与那人目光的碰撞是如此温和,像能融化自己一般——这令他忘却了自己正处于暗处。任何生物都无法抗拒美丽的事物,直到她回过头去乐正龙牙才回过神来,惊讶地发现自己犯下一个天大的错误。
      但是……她似乎不怕我?
      乐正龙牙回想那个女子神秘的微笑久久不能忘怀,这是他决定要终身追求的对象!
      ……
      “你怎么就是想不通。”
      在听完乐正龙牙紧接上文对女士的各种“骚扰”之后,老狼长长叹了口气,眼前这个小鬼对人类的了解少之又少,自然不会懂得公然摸人家屁股是什么失礼的行为。
      “人类女性总是很矜持,不敢轻易表达自己的感情。你不可以一开始就和她们亲密接触,爱抚或者亲吻都不行,不然就只有你那天鲁莽行事的结果——哦,可怜的人类小姑娘肯定被你吓坏了。”
      这一番长者点明才让他恍然大悟,他们与人类的求爱方式有那么大的差别,这让没有耐心的人开始焦躁不安。
      “别担心,你这样去做:把自己洗干净,穿上和那个肥胖的绅士一样的礼服吧,再去找到她,一定要用到人类的礼貌。”
      “可我该怎么跟她说,人类又喜欢听些什么呢?”
      “最后对她说‘我爱你’吧,她的回应将决定你的成败。”

      午间的太阳把青草地烤的热乎乎的,但被厚厚的树叶遮挡的地方却又是乘凉的好地方。这个时间没什么人,乐正龙牙又偷偷溜进了村子。那个女子的气息让人心痒难耐,他很快就在教堂后那片幽静的小树林里发现了目标,那人安静地坐着,让乐正龙牙一瞬间产生了她就是在等待自己到来的错觉。林间歇憩的小鸟受到惊吓后一哄而散,这等同于告诉对方他的到来。
      “言和——”
      她就坐在树荫底的草地上,倚靠着身后的大树快要睡着过去,乐正龙牙想起老前辈的话,等对方注意到自己才慢慢走了出来。被他叫做言和的那个人看见了,意外地笑出声来。
      “你呀——”
      “我?我怎么了?”
      有些迫切地小跑到她身边坐下,将那一束美丽的白色花朵献给她做为今天的见面礼。
      “突然穿成这样做什么?”
      “是?哪里不对吗?”
      “不——”言和将花束捧在胸前,那些纯洁的小雏菊可真是与她相配,“只是觉得,你还会做这样的事,有些意外。”
      对方并没有说自己的不好,他总算松下一口气。安静的树丛中只有两人,像偷偷幽会的爱侣一样甜蜜,鸟儿重新找到合适的树梢歇憩着,它们唱着听不懂的歌谣,与透过树叶吹来的风一起,让人觉得安心。
      他就这样一直看着她,像是在找开口的机会。
      “……之前真的很抱歉,我并不知道你们厌恶那样的行为,我只是想表达我的爱意,能原谅我吗?”
      乐正龙牙熟练地背出老狼教给他的台词,虽说不是自己所创,但也正是他内心的想法。
      言和轻嗅着尚未开放的花苞,它们的身体里蕴含着未被发掘的奥秘,它们相同却又与众不同,和人类一样,一个模子的外表,有人的内心竟会像她这样美丽。
      “花朵啊,要到了最好的时机才会展现自己呢——”
      言和没有正面回答乐正龙牙的问题,安静下来后她挑出两朵,捧着乐正龙牙的脸仔细地辫进对方的头发里。他有些疑惑地晃着脑袋,紧接着捕捉到她一个难得的笑容。乐正龙牙盯紧了她,清澈的蓝色眸子仿佛要对他诉说什么,被意识流占据大脑后第一次趁人不备堵上她的唇,进一步辗转相依只是为了了解她更多……
      “讨厌鬼!”
      言和使出吃奶的劲儿推开他,面朝教堂的方向想要逃跑,乐正龙牙强在那之前扑了上去,两人倒在柔软的草地上翻了个圈儿最终她被压在他身下怎么也逃不掉。
      没有了绿叶遮挡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洒在两人身上。言和睁开眼睛看着他兴奋起来的表情忍不住一个拳头砸过去,乐正龙牙轻松捕捉到继而将它死死按住,从未体会过这般被约束感觉的言和恼羞成怒狠狠踢了他一脚——虽说起不到什么作用。
      “放开我!”
      散落的花朵片片落在她胸口,乐正龙牙凑近后几乎能聆听她的心跳。
      “言和,为什么生气?为什么要逃走呢……”
      “你这是无理取闹……”
      “不是,言和,你听我说,我爱你。”
      乐正龙牙认真凝视着她,仿佛能把那点小心思看穿。两人的空间突然陷入沉寂,剩下梢上的鸟儿叫的愈发欢快。言和闭上了眼睛,周身洋溢着青草和泥土混合的气息,又渐渐能够嗅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白雏菊的味道。乐正龙牙能与自然融为一体,与它们一样,都是坦白诚实的。
       END


评论
热度(14)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