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不谋而合

    不知是不是受这环境的影响,言和回过神来已经落后那人好几步的距离。村镇里头窄小的过道被昨夜的大雪覆盖,今晨的车辆碾压过后早已看不出它们以前的模样。言和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路过有人家的门口,他们都会在今天挂上长串的灯笼,与新贴的春联一起红艳艳地对人们招摇。她的视线很快又转移了,最后一次走上街边的商贩低价出售余量不多的小玩意儿,堆放在一起的烟花炮竹或小孩的塑料玩具。即使是最后的时间段,最后的客人们却依旧拥挤涌动着,车辆随意穿梭在其中,意料之外并没有发生什么叫人担心的事。

    乐正龙牙已经离自己很远了。

    一个眼神终于瞟到他的身影,那人一脸不悦地停留在原地,隔着车水马龙的街等待着放慢了脚步的她。

“抱歉。”

    “真是……小心会走丢的啊。”

    “嗯。”

     乐正龙牙牵着她的手穿过攒动的人群,往上走的住民区外出游荡的人愈发少。哦——今天本就是和家人待在一起的日子,就算再远的距离他们也会在今天赶回来。长时间的车程不免让人乏困,但这作为她诉苦的理由怎么都感觉是在为自己的贪玩找借口,但言和确实是第一次来这里啊!一切的一切在她眼中都很新奇。

    就快要到了。隔着门板和石墙飘散出烤栗子的香味却让她紧张起来,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吧,毕竟马上就要见到对方的家人,特殊的关系会让她在那群人中无比引人注目。

不会再有准备时间,右拐进院子就看见男友家门口挤了一桌人,他们熟悉操练着工具,饺子皮擀的飞快。第一时间发现他们的是包饺子的女人,她的一声吆喝就引的大家转移了注意力,言和望着陌生人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步一下子就慌了神。

“啊啊、阿姨?”

她被一双有力的手拉出防护墙,在五六个中年人视线下就像待宰的小羊羔一样可怜兮兮,但不管怎么说,面前这个人就是……龙牙的妈妈吧。

    言和不敢挣开被对方握的生疼的手,她悄悄瞟上了眼去看,那人眼中的欣喜让她一下子羞红了脸。

    “龙牙带女朋友回来了啊——”

    不知是谁一声轻浮的吆喝让她慌忙低下了头,很快言和就被更多人簇拥着,只能咬牙切齿地望着乐正龙牙离自己越来越远。

    “瞧你说的,小姑娘会害羞的。”

    “你多大啦?”

    “欸——那个……快二十一了……”

    “这孩子真是的,糟蹋这么年轻的小姑娘。”

    “你胡说什么呢!”

    不知是谁插了句嘴,能这样损他的,是关系很好的人吧。

    言和安静地看着他们拌起嘴来,这倒让气氛变得轻松,稍稍平复了她的紧张感。乐正龙牙收拾完东西后端着一杯茶到她身边坐下,堂屋里的煤炭烧的正旺,人多的屋子让她热得赶忙扯下围巾,带着小孩的妇女笑眯眯地看着她,就像看别人家不懂事的小孩。

    “行了,别再说人家的话了,多尴尬啊。”

    乐正龙牙说着搂过她的肩膀,在众目睽睽之下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打了个颤,愤愤不平地转过头盯着他,明明这样子才会让她更加无地自容。

    “对了,牙牙的工作怎么样了?”

    “一切都很好,只不过——越来越忙了。”

    听到这儿言和暗自不爽,这个三天两头见不到的人还好意思抱怨这些。但她不可能在这里诉苦。

    “啊,那阿和岂不是……”

    “啊啊,我还是会抽很多时间陪她的。”

    原本她还想说些什么,乐正龙牙的的一句话让她把愤怒的原因忘得一干二净,虽然搞不清楚他是在敷衍长辈还是真心的承诺——言和希望他至少有那么些时间好好休息一下。这个家伙平日就像个工作的机器,准确的生物钟让人觉得可怕,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有健康的生活,早起晚睡已经成为日常,而当事人居然还在为终于拜托以前那个无所事事的自己感到高兴。

    这个人,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虽然她告诉过自己别想太多,但总是摆脱不了被冷落的错觉。乐正龙牙跟她说过,他的伟大目标,想干的事,小到明天的固定早餐,这些东西在他眼里仿佛更重要一些,比起他随随便便谈恋爱的时间的话。

    “阿和啊,是做什么的?”

    对自己的名字的敏感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她有些尴尬地轻咳嗽了几声,对方的笑容却更加灿烂了。

    “公务员?这一点都不适合你们年轻人啊。”

    还好吧。

    言和回想了一下,除了每天与一群老男人在一起有损审美(并不是)之外一切都正常,这样安稳的日子不正是她想要的吗?

    “我还是希望你能到牙牙那里工作,多方便。”

    虽说对方是好意,但就凭这些就想让她放弃自己努力多年换来的结果还是太鲁莽了。

    “妹子你说什么呢,像我外甥这么优秀的人哪用得着女人持家,到时候生了就只用在家里带娃咯!”

    “请、请别这么说!”

    在坐各位好像都挺认同这位舅舅的发言,她也便咬紧了牙关不去回驳他,乐正龙牙拍了拍手掌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果然他才是这一家人真正关心的目标啊。

    “这种事还是让阿和自己选择,不是吗?”

    乐正龙牙话一出她总算能松下一口气,小口抿着他递给自己的茶水,胃逐渐温暖起来。那些人随着时钟接近十二便也陆续去了厨房,蒸好的南瓜饼香气飘满整间屋子,这时候她才后悔自己早餐没能多塞几口肉包子,午饭才刚刚开始准备就早已饥肠辘辘。

    “丫头这么小的胸,怎么好带娃哦——”

    “咦,咦您说什么呢!”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胸口就被粗糙有力的大手握了一把,连带着脸颊一起变得热乎起来。

    虽说同为女性,但这样的直白的身体接触还是第一次。后来再想起就是她自己太不懂事了。这种一笑就能过去的尴尬事居然引得她委屈起来。连招呼都没打就小跑了出去……

 ※

乐正龙牙是个很神奇的人。据说在他小时候家里承包搞种植发家致富了,又听隔壁去过大城市教书的洛老先生所说高中就把他扔去了国外。乐正龙牙永远无法忘记那噩梦般的几个月,突如其来大落差的生活让他根本无法适应新的环境,交流障碍进一步加重,当地在他看来简直是糟糕的食谱让人怀念母亲在家做小炒肉的日子。

    不过后来他也好了。乐正龙牙原本不是这样的人,也因为新的环境给自己重新打扮了一番,时至今日发生了太多的事,经历过这些后,变成了言和现在所认识的乐正龙牙。

    他的家人却不一样,他们一辈子只呆在这个找地方,接受下祖祖辈辈流传下的所有认知,不论其好坏一律融入生活中,潜移默化成了一种习惯。言和不指望自己受到同等礼貌的对待,却也接受不了这等粗鲁的玩笑。

    “你生气了?”

她并没有走远,这才能让乐正龙牙很快追上去,拉住她的小手攥紧,惊讶地发觉它们随着屋外的冷空气一起变得冰凉。言和挣脱开他的手却又马上被搂在怀里,三番挣扎都以失败告终,乐正龙牙轻轻蹭了蹦她的额头,给怀里的人儿重新把围巾戴上。

    “为什么他们不像你一样呢?”

    “生活在不同环境,自然会不一样。”

    临近午饭时间近乎无人的禾场让她能够放心把头埋进他的胸膛,雪水融进黄泥巴里,不一会儿就粘上她的黑皮靴。

    “如果换成你,肯定长成个唠叨的大妈。哈哈哈哈哈。”

    言和搞不懂有什么好笑的,她踩起一脚泥巴抹在他的裤脚,看着对方受到惊吓的表情心情好转了些。

    她所认识的乐正龙牙实在是太优秀了,渐渐接受了他的“尊重”后觉得他家伙并没有那么不近人情。那是因为他一直把握着尺度,特别是在面对言和这样固执伴侣的时候,往往都是用巧妙的方式包容了她。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大概是吧。”

 ※

她的计划再度失败了。

    被表明了不需要帮忙后言和被塞了一大把南瓜籽而后推出了厨房,她沮丧地坐在门口,沉寂之中只偶尔有几声鸟叫陪伴。这样一来自己便成了吃白食的过客,她为这样没用的自己感到不满,无论是从道德上还是性格。不知乐正龙牙在忙活些什么,他总是一副忙里偷闲的样子,凑过来递给她蒸好的南瓜饼或不知名的软糖,有些东西她也是第一次尝到,也算是无聊中的一丝乐趣。

“……姐姐?”

打开房门后飘散开的香气好像吸引到了嗅觉灵敏的小馋猫,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像甜甜糯糯的饭团,她从雪白的墙壁探出头来,冲着言和小声打着暗号。想唤她过来吃糖对方却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像在打算着什么事。

    “不行啦,爷爷说不让我吃零食了,所以大姐姐你要偷偷给我噢。”

    小女孩冲着言和甜甜地笑了,笑得她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回应,这时候就该有人来救场,一双熟悉的手环绕住她的脖颈,乐正龙牙出现的一瞬间言和在小女孩的眼神里找到了更多的欣喜。

    “龙牙大叔!”

    大、大叔?

    言和先在心里嘲笑了他一顿,回过头去看却发觉对方并不会因为称呼苦恼。

    “怎么不过来玩呢?”

    “好呀!”

    ……这小家伙,根本说话不算话啊。

    但她也是可爱,吃东西时毫不客气的样子让言和想起家里养过的小白兔。因为是邻居吧,总感觉她比自己要更了解这家人。小家伙陆续吃掉好几块南瓜饼后似乎又对大姐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伸出沾满食物残渣的小手拉扯她的围巾。言和缩了缩脖子,猜想是小兔子的样式吸引了她的目光。

    “大姐姐是龙牙大叔的媳妇吗?”

    小家伙的重点从一开始就在自己身上。

    言和看着她笑得坏坏的小脸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跟想象中一样软趴趴的,带着一点婴儿肥的模样。

    “嗯,不是——”

    “欸——”

    得到这个回答的邻家小妹突然失落起来,但她还是不甘心地质问着。

    “可是,我听爷爷说龙牙大叔带媳妇儿回家了啊,不只有大姐姐你吗?”

   “……”

    她面对小孩子果真没有一点招架之力,正苦恼着如何解释的时候,洛老爷子赶过来拎走了不听话的孙女,这算是万幸吗?

    那一盆火从她到来直至现在持续燃烧着,夜晚更加寒冷的空气让她终于愿意离它更近一点。这个房间电视节目喧闹的声音被堂屋传来的一阵阵翻天覆地的麻将声覆盖,那个叫乐正龙牙的屋主人也不知去了哪儿,留下她一人与满满一篮栗子为伴。言和把他它们咬碎后夹进炭火堆里,秋天种子隐藏的香气一下子扩散开来。

    不知为何自己会那么不高兴。

    “给。”

    乐正龙牙推门进来,把一碗面条递到她面前。

    “菜不和胃口吧,吃那么少。”

    确实,那一桌子菜味道都重的很,就连一盘看似清淡的土豆都暗藏玄机,她一个不小心就会咬拍碎的花椒,那味道可真叫人受不了。听不懂方言的言和是在不明的被调侃中度过的,意外地没有人把她当外人看,这是好事吗?

    “我跟他们说过了,那些你不爱吃的。”

    这样真的好吗?

    一旦受到特殊的关注她便不知所措,该拿什么报答呢?拒绝还是接受呢?言和还是喜欢自己那么点小空间,只和熟悉的人在一起就不用思考这么多事了。

    受热后的栗子终于不堪重负,它们其中一两个炸裂开来,惊地她往后退了退,乐正龙牙把它们从火堆里捡出来扔到地上,烧焦一面的外壳变成了灰黑色,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后最后一丝火星也随即消失了,乐正龙牙把他们拾起来捏碎,把嫩黄色的果肉放在言和手心里,还不忘嘱咐几句:“这些东西少吃点好。”

    “为什么?”

    言和只是想叫这个当地人给自己科普一下,不料对方只是冲着她笑了笑便强行转移了话题。

    “觉得无聊吗,为什么不去找小丫头们聊天呢?”

    这个异乡人今天几乎是坐着度过的,她不知道如何主动融入集体,从来都是慢吞吞被邀请的对象。但乐正龙牙说这些话她不爱听,与那些同龄女孩在一起,讨论的无非是谈婚论嫁的对象、无聊的消费和被调戏,乐正龙牙不在的时候言和多么希望有个人能像他一样,聊聊工作上尴尬的事、当地的风土人情或是乐正龙牙的过去。现在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言和觉得自己和那些人不在一个世界,她不会做同样的菜式,甚至连忙都帮不上,突发奇想打扰那一地的果屑却被告知那是新一年的工作。小孩子们都好奇地看着她,乐正龙牙送的手环也被调皮的小丫头拿去玩,辗转几圈后又被他重新交到自己手上。

    言和没有守夜的习惯,但现在整间屋子无一人有入睡的意思,她便当做要入乡随俗坚持到现在。时间还未过今日,屋外却已经开始炸响迎接新年的烟花,轰轰烈烈一串接一串,很快盖过了麻将桌上的喧闹。

    罢——有了这些想睡着都难吧。

    但真的太困了,她往他怀里稍稍躺一会儿就快要阖上眼眸。

    “阿和,我们来打麻将吧。”

    “……不会,你真无聊。”

    “你啊……那什么才不叫无聊?”

   “……”

    她一时间答不上话,这样一来只能乖乖落入对方的圈套。乐正龙牙捧着她的脸一口咬上去,急促起来的呼吸让人浮想联翩。言和尝试性推了推他发现起不到任何作用,趁早放弃抵抗变成了“不无聊”的必要选择。

    “……阿和啊。”

    大概是两人都太投入,直到被点名都没发觉已有人恭候多时。言和慌忙起身坐到一边,乐正龙牙看着她的反应觉得好笑。

    “阿、阿姨……”

    “看你早就困了,先去洗完了睡吧。”

    屋外的响彻的烟火越发活跃起来,但她还是能勉强听清对方是在关心自己。

    “那个,我应该睡哪里呢?”

    “当然是和牙牙睡一起啊。”

     虽说她已经猜到会是这样,但总觉得那么不服气。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她总是会拿外界因素做借口,言和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一切,她会告诉乐正龙牙自己是因为阿姨的好意,这样的事不知发生了多少回。这点小心思他自然能轻松看穿,虽然乐正龙牙不明白她为何要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却也不要求她去改变什么,一直以来,付出的人只要有他一个就够了。

        他/她能够遇见对方,是一种幸运吧。

   END

评论
热度(20)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