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人各有志

我对你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不要乱碰东西、离地下室一米开外,不准拿猫煮汤吃。

也许这是一切的开端,后来言和发现这些规矩对乐正龙牙都没用,他依旧故意倒掉沸腾一夜的药水、去地下室找新鲜玩意儿以及企图把自家猫做成炸肉排。

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儿,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安分就是娱乐一整天,最安分了。

每次听到这样的回答言和总是会狠狠瞪他一眼,把斗篷扔在沙发上,小皮鞋踏过木地板发出轻快的声音,嗒嗒嗒嗒……言和简直不敢往地下室张望,锅里本该持续沸腾的古怪液体冷却凝固后变成了诡异的墨绿色,她提着锅直接扔出了窗外,又换上新的从头开始。乐正龙牙貌似对她忙碌的样子十分感兴趣,流露出笑意简直莫名其妙。

那只黑紫色的猫咪见到真爱自己的主人后从杂物堆里跳出来,缩到她怀里瑟瑟发抖,言和横了一眼恐吓猫咪的罪魁祸首,低头抚摸它乱糟糟的毛发。乐正龙牙说你看我都无聊成什么样子了这那不让干外头不准去无聊能让人生病病到发疯谁都不认了你才满意吗?

那是因为——因为你老不干正事,需要我给人家赔礼道歉!

言和对于他的行为怨念很是深。微薄的公会资助金只能勉强维持温饱以及作为元素法师高昂的材料消费,至于乐正龙牙,他早就在这个人才辈出的年代因懒惰远远落下,走上了歪门邪道,当然,这只是言和个人想法,她觉得他简直连猫都不如。

话不投机半句多,言和盯着他那张臭脸好一会儿觉得眼睛都疼,一边嘟囔着小小的诅咒摔门而去。

 

城镇边缘坐落着乐正家的小城堡,要抵达那里需要穿过一条长长的街市。言和艰难地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容易透支的体力让她的呼吸气促起来,提起烦人的长裙一个用力踱了出来,她用一个金币买下三苹果,把其中一个当做礼物送给初次见面的大魔法师。

欢迎您的归来。

传说中的那位看不见人影,意料之中被一只手用力拉住,藏在隐身术之下的门悄然开启,言和终于近距离看清她的模样:和她哥哥有几分相像,眼神透露出似有似无的男子气以及辫成麻花的长发,这让言和想起了藏在西海岸线能变成人类模样的妖怪螃蟹,它们与她一样都泛着漂亮的红。

乐正绫邀请她坐下,一只长相诡异的动物使魔用它那双人类的手帮言和沏上一杯深褐色的茶。

喂喂,你知道吗?就在城里,诺拉的气息就在城里的酒馆。

酒馆?

言和有些惭愧自己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某个黑白毛,每天带着醉意回家的样子让她恶心到浑身发颤。言和曾怀疑过诺拉是否还存在,长久以来销声匿迹的魔女,不少人觉得她已经消失了。她和魔法师仅仅一线之隔,诺拉选择跟从自己庞大的野心才被当做敌人,言和一直无法理解她的想法,或许是自己从未冒出罪恶的念头,又或许是否认自己所有的罪恶。

酒馆不会是他常去的那个……

城门口附近。

乐正绫微笑着击垮了她所有的幻想,那是乐正龙牙经常去的酒馆,那里的女主人特殊的酿酒方法甚至能吸引不少外来客。

酒馆的姑娘也是,翘起腿就能看见屁股,啊啊啊啊……

姑娘?

暴露自己重点的乐正绫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此时此刻对方坚冰一样锐利的目光已经盯紧自己,不知是求知欲爆满还是对上心人周身环境的敏感,言和能想到的那些,乐正绫一眼能看个大概。

跟乐正龙牙坐一起的那个,穿个开叉裙子,白色长发,蓝色的眼睛像你一样,那个,那个……

她不会是你亲戚吧!

事实证明乐正绫想多了。

瓷杯里的茶水已经降温,言和一只手将它握住,透过杯壁传来的热度仍能灼烫她的手心。想来言和确实有见过那个姑娘,上次去看见乐正龙牙抱个妹子碰杯,见自己来了姑娘知趣的走到一边,言和直接上前拧着乐正龙牙的耳朵把他拖了出去,恍惚之中只对姑娘白皙的大腿和暴露的胸口产生了印象,最重要的模样倒是没看清楚。那时言和几乎可以确定她也是乐正龙牙糟糕生活的受害者,从他自暴自弃开始到现在有多少人为他伤心?正是因为这一点现在的乐正绫对自己哥哥几乎避而不见,不同的信念终究让他们走上了不同路,言和站在忙碌的人那一边,浑身上下却充斥着来自乐正龙牙异端的气息,面对双向的指责她已经习惯,但是言和希望自己能成为乐正绫那样的人,不为了像她那样名声大噪,终究只是跟从自己的信念。

这样的自己,为何当初那样糊涂呢?

 

开酒馆的东方小姑娘漂亮极了,乐正绫总是冷不丁提起她,让言和觉得比起乐正绫自己的性取向还算正常,要不是接下来的一番话,手中的茶说不定都送到口中了。

你说诺拉是不是看上乐正龙牙了,跟你一样的发色和眼睛,是不是很吸引人?

喂、要不要这么巧!

茶杯重重落在桌面上,言和却也管不了那些匆忙起身散落了一地书籍,提起裙边就冲了出去,跌跌撞撞穿过街市还要到达城镇的另一头。言和挤开粮食铺前长队人群,喘息着一眼就看见酒馆里熟悉的身影,那个女子暗地里露出一秒狰狞的面孔,秘密隐藏的微光白刃就要刺入他的胸膛。

龙牙!

喂!你听见……!

时间定格的时候那人转过了头,似乎没有看见自己惊恐的表情,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伸出手狠狠握住了危险的手腕——

坚实且厚重的橡木在空中碎裂,伴随着尖锐的女声散落在地面,以身体重击扬起的碎石与灰尘狂乱飞舞厚重到根本看不清眼前发生的一切。言和冲上前去看见化为黑色旋涡的身体从自己脸颊边仓惶的呼啸而过,一个不小心就划破了脸颊,粉尘让她止不住的咳嗽起来,努力睁开眼睛然后被一把拉进温暖的胸膛。

你——

乐正龙牙安静地看着自己被削去一半的手掌,脸上似乎夹杂着不悦的神色。第一次遇见血肉模糊的景象言和差点整个人瘫倒在他怀里,越来越急促的呼吸昭示着体力即将透支。

不要看。

你骗我……

言和把脸埋进他的胸口,渐渐被温热的液体浸湿充斥,慌忙想办法止住颤抖的声音。

乐正龙牙,你究竟活了多久!

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究竟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

早该料到乐正家神秘的血统不会带来什么好事,大概是太累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逼得他整天惴惴不安,就想着放开这一切的生活实在是太惬意了!比如去酒馆呆上一整天看看舞女的妙曼身姿、享受美食以及无期限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这些东西比硝烟中无时无刻都要绷紧自己神经的感觉要美妙许多许多。

自己一直以来扮演的都是那个被欺骗的角色,这让言和产生了一丝不服气,她为自己的愚钝感到羞耻,同时也为乐正龙牙感到惋惜。

为什么你要去改变?

怎么想……

乐正龙牙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像从前那样总是讽刺她努力的方向。言和的信念从来没有改变过,那条正确的道路是那样欢迎她的到来。但是,就算以后的日子再怎么叫人痛苦,你也要继续吗?

不会像你一样让一名伟大的魔法师消失了。

然后才能像人一样和一名年轻的魔法师开始不伦的恋爱吗?

END

评论
热度(14)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