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幻想

如果放在外人看来,在这冬季难得的阳光比起忙碌更加适合停顿下来好好享受一番,比如能安静自如地躺在草坪上晒太阳,或是与心爱的人共度下午茶时光。但有时候日光太过灼热,叫人很不愉快。

“你说啊,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样想不开……唔嗯……呢?”

Lorra抱着一大袋小面包一路走一路往嘴里塞,她之前忙碌着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一到下午放松起来才发觉饿的不能自理。

“言和?”

“……啊?”

虽说是老老实实跟在自己身后,但这家伙果然是在想其他事情嘛。

言和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的行为略有失态,这会让自己在前辈们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

“大概是没有人理解他们吧。”

无论如何死者为重,不管他生前的行为有多么招人讨厌,发生这样的事一定有一个叫人伤心的理由。言和打心里为那个溺水身亡的家伙感到惋惜,也许是因为自己也是一个无论怎么样都会好好活下去的人,很多叫人伤心的事过了那段时间竟然也回忆不起来。Lorra似乎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她拍了拍言和的肩膀告诉她都是年轻人不懂事像自己这种老女人已经顾不上什么情啊爱啊。言和盯着她的背影又出了神,这个看上去娇小玲珑的长发美少女实际上已经是年过三十的大……妈,不熟悉的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吧。

“……早上好。”

“什么早上——现在都下午了!”

一个人的突然出现让言和的刚刚平静的心又加速跳动起来,抬头看见对方疲惫的脸那一瞬间就红了脸。

“下午了啊……”乐正龙牙低头看了看手表似乎若有所思,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一旦工作起来就忘记时间的人,“找个地方一起吃顿饭吧。”

一起……

言和偷偷瞟了一眼乐正龙牙,又把目光转移到Lorra身上,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Lorra似乎察觉到这视线有些异常,她回头看了言和一眼随即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语气中颇有几分无奈:“我吃饱了,先回去睡了。”

“前辈?”

像是要阻止她跟上来,Lorra朝着言和挥了挥自己一大袋小面包,那是在告诉他们她已经吃的够饱了,绝对没有其他原因。

校园的小角落似乎从未有人经过,言和偷偷盯紧乐正龙牙许久,随即又埋下头去,被日光照耀灿烂的樟树叶发出轻声的低吟,像是在催促她快些打破这份不寻常的宁静。乐正龙牙示意她跟上自己,在这样的校园里迷路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开始言和还在为自己的路痴属性被发现而担忧,但很快有被更重要的小心思占据。这样并肩走着,要是抬头多看他一眼一定会被发觉,那时候迎来的将会是令自己尴尬的局面。就算是这样言和还是时不时偷偷瞟过去几眼,被发现后对方出乎意料只是以一种不明觉厉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叫人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说,之前的那些担忧完全是幻想……嘛。
言和干脆把视线转移到四周陌生的环境,走回了道上路遇的学生也逐渐变多,有特别一点的,披着长直或者大波浪卷发的女大学生偷偷拍摄着什么,她们与言和的目光碰撞后却是一脸令人琢磨不透的表情,马上偷笑着跑开了。 

“你怎么了?”

“抱、抱歉……好像有什么东西忘记拿了!”

言和在飞奔走之前抛下这样一句话,刚才那群女学生似乎拐进了另一幢楼背后,很轻松就能追赶上她们。对方似乎料到她会找上门来,立马变脸成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叫她不知如何是好。

“哎呀,小帅哥生气了。”

“大姐姐们只是拍了几张你男友的照片,什么都没干哦。”

“不,我不是——”

虽说聊天的过程并不愉快但总算是有收获。言和尽量让自己表现出一幅严肃认真的模样,她不知道对方是否会提出无理要求,但这是一次机会就绝不能放弃。

乐正龙牙作为一个除了证件照几乎啥都没有的男人,已经不止让家人为他苦恼了,这以为的其中就包括言和。她恨自己渣到爆炸的偷拍技巧,几乎从未有过侧脸以上成功的例子,甚至已有数次被乐正龙牙抓了个现行——好在那家伙没有兴趣追问下去,否则言和将难以解释自己守在男厕门口的原因。

不过,被发现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表面上看上去确实是一副认真的模样,但也会温柔到包容自己吧。被发现后自己就在没有后路只能向他表明心意的话,他接受了这一切开始尝试接受对方的话,让那个时刻成为恋情初始的话,要比偷偷摸摸好得多。可是,这样的做法似乎比直接告白更需要勇气。

如果这些事发生在不经意间就好了。

谁都不会差觉到它早已被人筹划好,以最终注定的结果为目的,如此一来自己只需要承受那一份感情到来的喜悦。言和承认自己在恋爱方面经验为零,好不容易经历一番思想斗争后才终于承认了这份感情,却还是迈不出步子,偷偷在角落里多看他几眼就觉得自己罪孽深重。这一系列导致的事言和在乐正龙牙面前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奇妙反应,对方也不知是装傻还是真不明白。乐正龙牙认为那是言和身为后辈特有的矜持,自己一定不要去多想。

“真、真是太浪漫了!”

“是呀,居然为了男友吃醋什么的做到这个地步——”

“都说了我不是……”

“我们明白的,搅基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你放心好了!”

言和看着女孩子们闪烁着期望光芒的眼睛似乎明白些什么,她也只能将计就计,毕竟自己的目的才最重要。

永远不要低估女大学生们的脑补能力。虽说事后言和还对自己被当成男孩子而且还是基佬这件事耿耿于怀,但最终还是被一丝担忧所占据,要知道自己手中的东西可是一颗重磅炸弹,现在它的威力又增加了。

你在看什么?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乐正龙牙大概没料到自己随口一句问话会带来对方这样大的反应,他有些惊讶地看着言和慌忙把手机塞到荷包里,模糊之间透露出疑似大熊猫的颜色,像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如果是对方不愿意告诉自己的事,何必去追究真相结果呢?言和轻声叹了一口气,对方的提醒是好的,现在可是进餐时间,偷偷摸摸干这种事实在是太不礼貌了。不过这也不是自己能完全掌控的事——像这样,两个人面对面一起进餐,实在是言和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午后暖洋洋的光围绕着他,模模糊糊的景象叫人想入非非。为何这家伙就不肯多迈出几步呢?明明只差一点就能触碰到的东西,却又停驻在原地等待别人先做出行动,言和觉得自己这是个性使然,平日里缺少与人的交际让她根本无法开口,这样一来,不正与焦躁的心情相矛盾吗?

造成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这些压抑着的感情该有谁来负责?

等到乐正龙牙再次提醒她的时候言和才发觉自己碗里的饭菜快要凉掉,突然间惊慌失措的样子又叫对方摸不着头脑,乐正龙牙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让言和的心情一下子坏到了极点。

又被讨厌了……

十分沮丧地耷拉下脑袋,言和开始一口一口把饭菜往嘴巴里送,她终究还是太年轻,什么表情都摆在脸上叫人担心。

“怎么了?”

“没有、没!”

趁他发现异样之前快速埋下头去避开他的目光,言和担心他会不会看清自己红透了的脸颊。

幻想要是只活在自己脑内,就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就算是这样言和还是过意不起,比起偷食禁果的诱惑,不会有罪过的单纯幻想唾手可得。比如今后再次和他坐在这里,像情侣一样做该做的事,像他们一样得到不同寻常的关爱,坦白自己的内心或是在他怀里大哭一场……如果有这么一个人的话,自己似乎会轻松不少。

现在的言和只是一个表面上看上去十分强硬的人,如果她的内心也足够坚强,就不会有这么多糟糕的想法了。

可惜乐正龙牙暂且还不懂女孩会想这样多,在他眼里言和只是一个想要正经一点却经常做出冒失举动的,新人罢了。一直不肯迈出脚步的话,机会可是会被别人抢走的。要是一直没有人提醒她,言和大概永远不会发现自己只是一个什么都没做,整天沉浸在幻想里逐渐被束缚的雏鸟而已。

END


评论
热度(13)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