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厨浴组】【龙言】孤独的旅程

不见了平日里大声嚷嚷着的那个定时闹钟言和睡得很是安稳,一觉到大天亮让心情都变得愉快。不知什么时候原本厚厚遮掩着的窗帘被拉开,刺眼的阳光一泻而下直接从眼睛到屁股,与此同时门外传来哐啷哐啷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在不经意间悄然落地,有什么人开始着急……

言和慢吞吞坐了起来,手机屏幕显示了来自乐正龙牙的五个未接来电,比起心理想着的时间观念要重要许多。

“喂?”

这家伙怎么了,一大早打那么多个电话就是为了问自己身体如何有没有吃药?

“你才没吃药呢!”

“……遥跟我说你昨晚发烧了。”

“谁?”

他的声音在那一瞬间似乎变得相当模糊,在言和的印象里从未有个叫做“遥”的家伙被他叫的这样亲密。

“夏语遥。”

哦。

知道这时候言和才回过神来,昨晚身子是有些不舒服,那个叫做夏语遥的过来照顾自己,因为她把自己的这一情况报告给了乐正龙牙所以才导致他给还没醒的自己打了那么多电话。现在太阳都晒屁股了,那个平日早早叫自己起床的夏语遥也烧糊涂了吗?

“啊呀,早上好。”

不早了,已经快十一时了。

夏语遥端着碗走出厨房,她冲着言和露出阳光般灿烂的微笑竟让人一时间找不出责备她的话语。桌上的锅里嘟噜噜有什么东西煮开了,夏语遥跑上去迅速拔掉插头,打开锅盖先给言和盛上一大碗——红豆糯米粥。这与她平日的严肃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让言和有些不习惯,不过也正好,现在的自己什么都吃不下,这是个好理由。

“一定要吃一点,乐正先生昨天专门有强调哦。”

说着夏语遥一把端起碗抄上勺凑了上去,越来越近的身影让言和想直接干死乐正龙牙他全家。

“我不想吃……”

反抗是无效的,此时的夏语遥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不吃就打pp”的危险气息,不过光是这些不足以叫人屈服,夏语遥摸了个凳子做到言和身边,小心翼翼把粥给拌匀了,然后盛起一小勺放在嘴边吹凉再送到对方嘴边。言和整个人都惊呆了,从反应过来开始夏语遥的动作就在自己脑海中减速回放一百遍,母性的光辉喀啷喀啷闪着金光让她不知道如何拒绝,最终只有屈服乖乖张开嘴巴让她把粥送到嘴里。

“怎么样,不烫吧?”

“呃……嗯嗯嗯……”

到现在言和发现面前这个人真的很危险。

也许是自己平时的疏忽,从未这样近距离观察知道刚才发觉这个家伙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人妻的光辉。夏语遥把小小的辫子拨到耳后,又准备拿起勺子……

“不、不用了,我自己吃就可以!”

言和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碗很快将食物吞下肚,回忆之余突然觉得这比乐正龙牙做的要好吃太多了。夏语遥在一旁微笑着看着言和几乎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的模样,安静地待她吃饱了收拾完碗筷赶紧去报告自己做的好事,要知道这可能和自己的工钱挂上关系——啊,虽然这么说,但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更多的是她发自内心觉得照顾好一个人是件很快乐的事,不然自己也不会选择这份工作。在夏语遥眼中言和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在家时会赖床、三餐无规律家务能力基本为零。夏语遥到现在都还记得乐正龙牙把她交给自己时言和把自己缩成一团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只露出一双眼睛观察动静,初来乍到的夏语遥感觉自己像是走了坏运气,偏偏就碰上一只炸毛的猫咪,不过像这样的情况,只要多揉揉它的毛发和肚皮就会发出咕噜噜的声音,然后心满意足枕在对方大腿上睡着。

自己已经多久没体会到这样,有人在自己身边的感觉了呢?三年前自己不顾家人劝阻执意来到这个城市,孤身一人打拼的日子总算是告一段落,现在甚至闲到能挤出安心喝下午茶的时间。

“啊对了,乐正龙牙说他这星期回不来了呢。”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唉……”

夏语遥明白这时她又在吐槽自己说话的腔调,不过这也没办法,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嘛。

“乐正龙牙说——他这周——不回家了!”

“哦,知道了……”

那人经常这样,言和已经见怪不怪了,倒是夏语遥

有点在意,她在洗碗的时候回头瞟了一眼言和却发现对方正死死盯着自己这边一个不小心手里的洗碗精挤了半碗,她不可能让它们拜拜顺着水流走,手忙脚乱拧开盖子又倒了回去,样子好像是猥琐了点,让言和都有些不忍心看下去。

“今天也要打起精神



已经夜深了……

而且现在外头的大雨依旧下个不停,这是明日积水将令人寸步难行的前奏。夏语关上手机后长叹一口气,之前乐正龙牙发信息过来说两人可能会晚些回来,没有人相伴的日子连最喜欢的俄罗斯方块都玩得不起劲,她趁着那样长的时间把家里彻彻底底打扫了一遍,还打算着人家回来好好夸奖自己一番呢。

说是晚点,也该到点了吧。

夏语遥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针都快走向十二时的方向,再晚一点可就算是明天咯……适时传来的敲门声让打算开始幻想的夏语遥心情复杂,她理了理睡乱的头发挤出一丝微笑跑了过去——自己可是要随时精神满满呀!

“啊……”

“嘘——小点声。”

那只白色的小猫咪已经窝在他背后睡着了,乐正龙牙小心翼翼打开房门生怕惊扰到她,也许是因为床铺没有他的后背那样温暖,言和皱着眉头扭动了好一会儿,最后干脆把脑袋也埋进被窝。夏语遥坐在床边又给她扯了下来,却有不听话地埋了进去,循环往复最终敌人终于确认这是徒劳才肯把迷迷糊糊的双眼暴露在自己面前,夏语遥凑近闻了闻,没有酒精的气味。

“……有些兴奋,她现在是玩累了。”

夏语遥恍恍惚惚听见乐正龙牙这样告诉自己就转身出了门,这也难怪,毕竟是难得的、和心爱人在一起的机会,心中压抑许久的东西也会爆发出来吧。

一旦变成这个样子,她大概也不需要我了……

有比自己更熟悉她、而且被她喜欢的人,比起身为一个家政妇的自己要好得多。

毕竟是家人嘛。

自己在这两人之间明明什么都算不上,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夏语遥抚了抚自己的长发,俯下身子偷偷亲吻了她的脸颊。

END


评论
热度(17)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