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矛盾的心理

1.

“阿……”

冬天果然是最近该待在家里的季节,就算实在没有取暖器的乡里,室内的温度也令人更加舒适,不论是谁,这个时候都更乐意窝在温暖的被窝里,闭上双眼让疲惫的身体感受难得的休息日。这样朦朦胧胧的,好像有什么声音从远方传来……什么也听不见。

“阿和啊——”

“唔唔唔唔唔?”

那声音明明白白实在叫自己的名字,言和条件反射嗖一下就从温暖的梦境回到现实赶忙爬出温暖的被窝,正疑惑着屋里头没人半掩着的房门马上被推开就看着自己老妈一身油的进来了,这时言和才意识到刚才好像是这人在叫自己。

“阿和啊,外头是蛮冷的但也别老呆在屋子里啊,跟龙牙去镇子上走走吧,估计他也憋得闷了。”

“唔……”

言和把头埋进被窝里想要逃避这个话题,恍恍惚惚之中听见她又唠唠叨叨了些什么为什么自己刚才那么多声不答应。

“出去走走好,想当年我怀你和你哥的时候还下地干活哩!”

啊,好烦——要知道现在可不是那个物资缺乏的年代啊。

“妈妈,我是真的很累了……”

“还不是因为你运动少啦?老呆在家对娃娃也不好,等会儿龙牙回来了就让他带你出门。”

因为是母亲的要求,言和勉强做出顺从的样子准备好起床……以及那个家伙一大早又不见了,他最近总是这样,一觉醒来身旁的被窝都凉透了,那么早出门去干嘛……简直是说曹操曹操到,言和刚出房门就看见乐正龙牙提个桶飞一般的冲了进来径直到水井旁哗啦啦啦一点都不懂得节约嘴里一边叨唠着“脏死了”一边往手上打肥皂。紧接着是言声刚喂完鸡回来十分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言和庆幸乐正龙牙正忙着自己的事没注意到,不然肯定又是新一轮的撕逼大战。

“出门?”

“嗯,去镇子上,还要买一只鸡。”

“家里不是有么?那么多。”

“那是下蛋的。”

一旁的言声闷笑一声被乐正龙牙捉个正着,他以一种十分恼怒的目光回瞪被言和一个巴掌拍了回来。

“你在听我说话吗?!”

“有,家里的鸡是下蛋的。”

“笨蛋!”

火气这种东西总是来得莫名其妙,乐正龙牙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又惹她生气。言和自顾自走出门,扑面而来的冷风让她一阵瑟缩产生了退回家的欲望,乐正龙牙从屋子里拿出围巾帮媳妇儿裹上,对方像鱼吐泡泡一样扑哧扑哧往外哈着热气,弄得乐正龙牙心痒痒。前段时间积雪已经完全融化掉,连泥巴地也被冻得硬邦邦硌脚。

好像、确实很久没出门了……

言和背对着他露出有些疲惫的表情,门口那颗光秃秃的树上,鸟巢已经很久不见它主人的影子,连它们也不喜欢这里的寒冷。言和突然想起三年前的这个时候自己还只是一个单纯的农村姑娘,为什么那时候不觉得有现在这般寒冷?

都是因为……都是因为有个混蛋把自己带坏了。知道现在那个混蛋还全然不觉,仔细想想都是他非要把自己带去城里,都是他让自己这般累,要不是因为他就不会有那么多伤心的回忆了。言和开始后悔当初的自己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咿呀咿呀就跟外头的人走了,现在看来跟拐卖人口似得——只是,言和一定没有想到的,从一开始那个混蛋就是真心想把她从大山里挖走啊。

啊,人生真是太糟糕了。言和闭上眼睛终于觉得脑子不再那么乱糟糟了,偏偏这时候一声鸣笛让人心里一紧。

“别傻站着,上车啊。”

言和回过头把所有不满的表情呈现在脸上让乐正龙牙觉得自己亏待了她什么似得,言和呼出一大团热气,外头的冷风呼呼很快将它们吹散,于是她老实地把脖子缩进围巾,还算是有点用处。

“你打算开车出去?”

“不然,那样远的弯道你打算走去镇上吗?”

“唔……不行,还是太危险了……”

这是为了那个才五个月大的小东西着想,乐正龙牙简直就是个笨蛋。

“你先开车出去,到马路边汇合。”

“那你呢?一个人走出去是绝对不——”

“我和哥哥一起。”

说着言和把一脸呆滞的言声从屋子里拉了出来,乐正龙牙用很复杂的表情看了他们一眼,终于下定决心扬长而去。

2.

最不喜欢出门了。

这一定是言和此时此刻的想法,她就在大街上哆嗦着手脚,身边仅一个熟人供她选择,于是乐正龙牙趁机(至少言和是这么认为的)把她的双手揣在怀里,慢吞吞走着像两只笨拙的小熊。最近这段时间不同与往日,街上的人更多了些,他们来来往往走在左右、身后于前方未知的路途,手里提着大包小包一件比一件多,难得的冬日阳光也吸引了不少懒散的人,就在这无数人之间看不出一丁点儿差别。

“怎么了,还在生气?”

过了老半天乐正龙牙才终于问出这句话,言和懒得去搭理他,自顾自想走在前头却又被拉了回来,乐正龙牙乖乖闭上嘴让她跟随自己的脚步,说实在的这么点小破地方实在没啥可玩的,无非是农民工想要做生意开了一家又一家小店铺,破损的招牌长年风吹雨打未曾修理现在已经开始泛黄,连起来就是一片灰蒙蒙的景象,街道上的樟树果实黑不拉几一脚卡彭一个,乐正龙牙无聊到极点了竟然能踏出节奏感……然后被瞪了一眼。言和先是盯着他的眼睛又很快低下头去,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好饿……”

啊,确定,她今天起的太晚了,早饭没吃就气冲冲出门。言和使劲抖着脑袋想弄掉头发上的碎叶片,现在的她最讨厌这里的风了,夹杂着怎么清扫也弄不完的灰尘呼啦啦就飞扑上来,乐正龙牙停下脚步伸手帮她把头发顺好,终于觉得这是自己能被依靠的时候:“想吃些什么?”

“唔——酸菜面,豆浆……”

“哈?”

这样的小要求对于他来说似乎不可理喻,要知道这脏兮兮小地方的街边食物实在不叫人放心,于是乐正龙牙不顾对方的反抗拉着爪子硬是走了大半天走进一家看起来体面一点的参观。乐正龙牙搞不懂为什么她要反抗要生气,明明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道理说了像听不懂,变成一副叛逆期小孩子的模样。

哎呀,你这样子,怎么做妈妈啊……

他曾经这样说过,更是不可理喻。言和反问过他自己哪一点没做好了那里没听医生的话了,再三总结让对方无言以对只好作罢。倒也不是因为这件事觉得烦,现在的言和给乐正龙牙的是一种莫名的焦虑感,她根本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于是反抗成为了任性的最终表现,就像现在——乐正龙牙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按到座位上,看对方也是屈服了老老实实缩成一团一动也不动。靠近窗户的位置太阳光正好照射在她身上,言和眨了眨眼睛最终又闭上,往更里边了位置挪了挪给乐正龙牙让出地儿。这么好的天气怎么可以让它轻易溜走。乐正龙牙坐在一旁看着她,感觉灰尘好多……咳咳,这不是重点,这时候就应该小心翼翼凑上去……看见她的唇瓣微启——但这时候偷袭一定会被打的吧。

……

已经在危险范围之内了,再怎么傻的人也应该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气,既然这样,说明从一开始就不会被拒绝。乐正龙牙偷偷勾起一抹笑意,在这样的好天气,像恋人一样亲吻是多久没有过的事了?她的嘴唇有些发干,不过没有关系啊,稍等一下就好……

“请问两位需要点什么?”



一瞬间反应过来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正是那从乡里来的不知好歹服务员小妹妹。乐正龙牙轻咳了两声,从容地从她手中接过菜单却还是心虚不得了,一旁的人干脆把整张脸侧了过去,估计是在害羞吧。

“想吃什么?”

乐正龙牙蹭了蹭身边的人,对方极度不满地回头看来一眼,眼神里头分明先满了“我很烦别烦我”的字眼,乐正龙牙把菜单拿到她面前,笑得不明所以。

“之前就说过了,酸菜面和豆浆……”

她说话的声音小到只有两人听见,乐正龙牙叹了一口气,他没有注意到言和的目光在那一瞬间失落了许多,只是自顾自往觉得好的、贵的点。

“喂,吃不完的!”

“多吃点不好吗?吃不完打包带走啊。”

说这话的时候乐正龙牙都没有回头看言和一眼,他忙着安排人家少放点奇怪的调味料。言和瞟了一眼服务员那张笑开花的脸,紧接着视线扫过乐正龙牙的侧脸,心里突然低落起来,她闷哼了几声似乎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我想吃酸菜面……”

“吃这里的好一些。”

乐正龙牙趁着还没上菜那点时间蹲下身来倾听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室内的空调让人感觉到闷热,这才使他有机会只隔着一层薄毛衣感受那个小生命的存在。被他轻轻磨蹭着的腹部有些发痒,言和觉得每次他碰自己的时候脑袋都是晕乎乎地,这次不满意而皱起眉头恰巧被看见。

“怎么了,不舒服?”

言和摇了摇头,冲着他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弄得乐正龙牙莫名其妙。这时候到外头吃饭的客人实在是少,很快一桌子菜就上齐了,言和低下头认真扫视了一遍,估计它们都没啥味道。

“酸菜面……”

她的意念似乎还在悬崖边缘挣扎,乐正龙牙摸了摸她的脑袋把那些想法全盘否定。不管执念有多深饭菜是绝对不能浪费的,言和大口大口咀嚼着饭菜一遍冷眼看着乐正龙牙不断帮自己夹菜,嘴巴里还念叨着在村子里有啥吃不到的这次就好好吃个够吃好了过完节快点回城里……虽然很想说这里的厨子比自己老妈烧的差多了。乐正龙牙在一旁端着碗看了半天才开始默默往嘴里扒饭,虽说尝不出几个滋味但陪着媳妇儿也是值了。言和应该是真的饿了,就这么些索然无味的东西很快一大碗下肚。

“阿和……”

“……什么事?”

还是像以前那样对自己的名字极其敏感,这是她在忙碌的工作中养成的好习惯。言和趁着服务员打饭的时间放下筷子,突然间认真地注视让乐正龙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也许真的是自己关系不到位,是怎么样乏味的生活才让她养成了现在这样的的习惯?精神高度紧张、有规律到可怕的生物钟……还有这被叫到名字条件反射似得回答一点都没有人情味啊。乐正龙牙想起有好长一段时间自己回家时她已经睡着了,还有本该老实待在家里的周末也是,被外头闲杂琐碎之事玩弄鼓掌之中直至眼花缭乱不知白天黑夜也……所以,她这样不理解自己也在情理之中,都是自己自作自受。

“对不起,我……”

要是当初听她的留在乡下,就不会改变了。

“唔——”

言和露出有些痛苦的表情。这一切来得都太突然,没等乐正龙牙反应过来她已经弯下腰死死捂住嘴巴,他很快就明白过来有什么叫人担心的事要发生。

3.

“唔呃——”

仿佛有无数蝇虫在胃里横冲直撞想要逃脱这个牢笼,最终它们不受控制汹汹涌涌找到了出口。把它们吐掉后嘴巴里还有令人难受的酸味。

“咳咳、咳……”

“……好点了吗?”

乐正龙牙轻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又小心翼翼帮她擦去眼角的泪珠,言和不满的轻声呻吟了几声,把重心交给身后的人整个人倒在他怀里。言和觉得自己整张脸都在发烫,肯定丢死人啦!

哗啦哗啦的流水声连着她好不容易产生的一丝好心情也一同带走,言和跟他叨唠这吃下去的东西有多么多么可惜,乐正龙牙揽住她的腰一语不发凑到耳边,渐渐传来温热的空气让她闭上嘴巴,就这样舒舒服服享受有多么愉快——绝对不行。

猛地挣脱开怀抱把对方吓了一跳,言和执意要自己走出去,绝对不想让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碰自己……还是好冷。乐正龙牙拿上被她遗忘在餐厅的围巾匆忙赶了上来,两三圈就把对方围成了个熊样,紧接着触碰到冰凉的手嘴炮又止不住了。

“让你戴手套你不听。”

不喜欢。

“真叫人头疼,这可是为你好。”

因为,还是牵着手比较暖和……

言和把脖子缩到围巾里头,拉着乐正龙牙的衣袖就靠了上去:“好难受……”

“阿和?”

连呼吸声都变得急促,皱起的眉头和莫名发热的脸颊都让人感觉到不大对头。

“喂,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龙牙……呜、呜呜呜呜——”

4.

“……没什么大问题,以后不要让她吃那么多了。”

原来只是这个问题吗?

乐正龙牙稍稍安心下来,听着医生说不完的唠叨连声答应,一面又偷偷看着她的表情,好像又不太高兴,但这人似乎一直是这样子吧。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根本猜不透心思。这已经不是当初乐正龙牙认识的那个纯洁的乡下小姑娘了,她……她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该有自己的想法,于是便迎来了比同龄人晚了好几年的中二时期,叽叽喳喳像小鸟一样不知好歹,说什么也不听话,说是照顾更像是看管熊孩子,指不定她下一秒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前几个星期她突发奇想说要去大雪地里跑步锻炼身体就已经让乐正龙牙烦躁到了极点。但是绝对不能发火,这家伙是自己心爱的人,还有那个未出世的小家伙,都应该被好好疼爱才对。倒是言和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得过分的,也许是因为她没有发现肚子里那个小东西叫自己心情烦躁,于是比以往更加人性,更加……黏人,这也没什么不好,增加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虽然它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就是了。

时间刚刚经过十二时,乐正龙牙已经心烦意乱跟着她走过十几条小街巷了,气温比之前高出不少,言和胡乱扯下围巾扔给乐正龙牙,在她想解开大衣纽扣的时候却被阻止了。

“风还是很冷的。”

确实,刚取下围巾突如其来的温度差叫人忍不住缩起脖子,虽说这样却又想反驳他——这就是所谓的矛盾吧。言和告诉自己不要在那样,这个人最近好像开始烦自己,一定是因为总是忍不住跟着他对着干,一定是因为不听话……

“呜呜……”

言和苦恼的闭上眼睛,拉过身旁人一把抱住他的手臂整个人就这么贴了上去,这些日子来她第一次表现出这样乖巧让乐正龙牙稍稍有些吃惊,仔细看了几眼她安宁的表情让人联想到阳光下享受温暖的猫咪,再舔舔自己身上毛发的样子一定更加可爱。

这时候的人好像略有减少,到流动的小摊前停驻也不像之前那样拥挤,言和不断地用脸颊软绵绵磨蹭着他的手臂,就像是在说“感兴趣就往里头看看吧。”那些烟花爆竹的质量也实在让人放心不下,只有跑来跑去的小孩才会玩的飞起,言和的目光被那些五花八门的东西吸引,奇葩的名字让她觉得时代在进步。

“我小时候可玩不到这么多好东西呢……”

“那就尽情玩一下如何?”

“嗯嗯……”言和把头摇的像拨浪鼓,“想玩也没有那时候的感觉、,已经提不起兴趣了。”

这也正好,本来乐正龙牙就不太希望言和碰那些奇怪厂家的炮竹,果然孕妇就应该像这样安分,老实待着别出什么乱子。

“想吃那个……”

顺着她指示的方向看去似乎是卖糖葫芦的小推车,看上去经历了风吹日晒多不健康啊。

“不行。”

“啧。”

变脸真快啊。

乐正龙牙感叹着,这家伙一瞬间就可以把别人对她可爱的印象消磨殆尽。言和跺了跺脚想让自己冷静袭来,在乐正龙牙看来那也是一种表达自己不满的方式。离这儿不远的菜市场门口耷拉着几个卖烤红薯的,乐正龙牙无视她“在家天天吃都吃腻了”的反抗非要买个大的给媳妇儿揣着,言和猜乐正龙牙一定不知道怎么去挑选它们,看这圆不拉几的样子就知道里面多半没熟透。

说是要去买只鸡也别忘了。言和告诉乐正龙牙要捉一只活的回去,不是在商场里看到的拔毛装好冷冻的那种,她不明白为什么在生活方面乐正龙牙的脑子这么不灵光,过不了几天就是元旦了……二零一五了!那只鸡肯定是要留作当天的晚饭。

菜市场里的气味实在不好闻,哺乳动物水生陆生两栖的气息混杂在一起,那酸爽让乐正龙牙差点儿晕了过去,它们被残忍扒下的皮、羽毛和多余的骨头被扔在一起和烂菜帮子组成一座小山。乐正龙牙实在搞不懂这样的环境下人们是如何生存下去的,也许是因为自己在城里车水马龙养尊处优惯了,超市购物的干净整洁在他心里留下来深刻印象,可惜连这也要被埋没了。乐正龙牙安静地站在言和身边,看着那些卖肉的煤炭工打开鸡笼粗暴地一把抓住肥鸡翅膀把它揪了出来,咯咯咯的惨叫听的叫人心软……啊不对,这可不是回忆小学班主任教育孩子们爱护小动物矫情做作的时候,回过神来对方已经把它扔塑料袋里裹得严严实实递了过来,乐正龙牙愣了一下,掏钱立马走人,这才是任性。

“干嘛这么快出来,还可以再看一下啊,晚上想吃点别的……”

无视对方想法任性的乐正龙牙说自己受不了呆在里头再不出来会闷死,言和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手里的红薯不知什么时候被啃得只剩几圈了。

“里头没熟。”

就知道会是这样。压了压叹了一口气说是自己太傻不懂事才勉强让她闭上嘴巴,对方十分无趣地轻哼几声,看着乐正龙牙一点点把车倒了出来。

“回去时怎么办。”

“你开车,我让哥哥接。”

“……”

5.

“明天可就是新的一年了……”

“嗯,你有什么想法,要和我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吗?”

乐正龙牙微笑着抚摸上她的手却被一把打掉。

“别闹了。”

接不回那个在国外忙的要死的老爹乐正龙牙也只能跑到乡下跟媳妇儿家玩,突突突地乐正绫也开了个小车进村子来,一群凶恶的中华田园犬冲着她狂吠不止。乐正龙牙搂着言和,啊不,是搂着言和和那个小家伙,坐在火炉子旁,把脑袋埋进她厚厚的毛衣里,上下吱呀吱呀摇动这椅子被她制止住,只好老老实实呆坐着,不说些什么的话实在是太无趣了。

说到不让闹倒也安静地挺快,言和很快就觉察到身后的人一动也不动,不习惯之余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呻吟听起来有些憔悴。

是最近太累了吗?也是,家里头帮不上几个忙这家伙便每天一大早起来……喂牲畜,不过灌点腊肠这种事还是挺容易的吧。

……

“怎么搞的?”

言和把体温计放进抽屉,眼神里似乎多了几分愤怒的色彩。是啊,之前莫名其妙嚷嚷着难受,在她摸到发烫的额头之后人提起来就扔到了床上,现在的乐正龙牙被严严实实裹在被窝里只露出脑袋,言和觉得他这样子看上去顺眼多了,很快找来药给他喂下,坐在一旁发呆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有些高兴地表情。

“喂你……这时候还在笑……”

“嗯、啊?不,没有。”

她的反应速度很快,不过比起这幅严肃脸,还是刚才的样子让乐正龙牙稍稍安心一些。

平日总是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其实就是太任性了吧。不管她是否明白自己的意思,表现在外的一定是对那些要求条件反射式的反抗,乐正龙牙已经习惯她这样子,不停地唠叨她终究回去做的,这就是原形毕露吧。

原来她也知道关心人啊。

“真是的,最后一天偏偏就病了……都没心思玩啦。”

“……”

啊,确实是自己占用了她的时间,这时候她应该和姑娘们在一起,去镇子里买东西,而不是待在这里照顾病号。乐正龙牙高兴之余又多了一丝沮丧,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绊脚石,干脆好好睡一觉作为给自己的补偿。

“你困了吗?”

“嗯,你可以去和绫一起……嗯?”

言和脱掉外套立马钻进被窝里,冷空气像鞭子一样抽打着肌肤,还是全部盖住的好。

“我累了,睡一会儿……”

是累了而已。言和这样在他耳边轻声嘟囔着,绝对没有其它的含义。

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但因为这一天总会令人难忘,屋子里头还是有人在吵闹。每到夜晚爆炸声也响了起来,把天空和大地照的忽明忽暗,一旁的人早就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他不远万里从城里头带来的枕头,超大、超舒适,言和很喜欢,嗯。嘀咕了几声后她把枕头扔到一边,身体离开被窝的那一瞬间结结实实打了个激灵,但这次可不能撒娇一样躲在被窝里最后才被托起来,乐正龙牙大半夜突然不见了,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堂屋里的灯昏暗到眼睛发花,言和看清有人坐在门口,他似乎望着天空出了神,真不晓得那些会爆炸的东西有啥好看的。

“在城里,是不允许随意燃放烟花的。”

“嗯。”

“这样多还是第一次见到。”

“也不是什么稀奇东西……”言和戳了戳手指,走上前去站在他身后,“你好点了吗?”

乐正龙牙一语不发直接把她摸进怀里示意对方坐在自己腿上,言和犹豫了一会儿,摸摸他的额头确定没什么大问题后意味着坐了下来。可能是烧了一阵子脑袋糊涂,乐正龙牙居然没有责备自己穿太少就跑出来对身体不好。

“我想清楚了。”

“什么?”

面对面说这样的话,少有的紧张感涌上心头,言和提起劲儿捏了捏他的手掌,接下来是否有什么重要的事阐述?

“嗯,也许是我想太多了——你本该有自己的想法的,啊,我是说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不不……”

“我的意思是,平时那样大惊小怪的,谁都会觉得很烦吧。”

“啊、啊啊?嗯……”

就这一点言和还是认同的,这家伙也是看太任性,总把自己当做没有自知之明的人看待。言和告诉他自己知道肚子里的小东西很重要冬天会多穿点不要生病戴围巾喝热水吃健康的东西……乐正龙牙认为这是造成两人相处不和谐的罪魁祸首,还都是自己的原因。

“后天我就要出门了。”

“干什么?”

“唔……还是要去工作啊,那几天你大概会清闲点了吧,然后去找个贴心的家政妇照顾你……前几天我去看了看还真有个……”

“没有。”

言和拽紧了他的衣角,闭上眼睛时别人就看不清自己不愉快的表情了。

过去的很多天里言和会认为自己有自己的生活,从村子到城市变成了和他一样工作在外早出晚归家常便饭,那样的情况下居然可以做到一整天专注一件事,比起从前只是卖肥皂相比生活确实更加充实,但那家伙比自己还要忙,深更半夜才回家是常有的事……即便那样他也是跑那么远回来看看自己吗?言和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这么晚才觉察到,她咬了咬干裂的嘴唇,把头靠在他的肩头,这个举动似乎有些出人意料。

“没有……觉得很烦……”

实在搞不懂乐正龙牙怎么在想,他就不觉得一个人在外头呆着非常……无聊吗?言和担心过他是不是看上别人家姑娘啦魂儿都被勾走了?那样实在是太糟糕了。言和承认自己确实没有他那么能干能做很多很多事,但就家务这方面来说还是一窍不通,不过他似乎不会长时间待在家,倒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但到后来乐正龙牙往家里跑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他、他他他开始尝试那些家务,虽然笨手笨脚但总算会了几道菜,他说是为了照顾自己才这么做的,这就是爱……啊呸!言和一点都不觉得感动,因为之前有那么多自己独自一人的记忆,现在他做这些是理所当然……直到,那家伙又要走掉了。

迟钝的人现在才发现事情不大对头,乐正龙牙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纤弱的身子骨从轻微的颤抖变为一声声抽噎伴随着起伏,想要把她扶起来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反抗,言和用尽力气压在他的肩头,死死按住对方的手让乐正龙牙都感觉到疼痛,但这些都阻止不了他想要作为一个居家好男人的决心——乐正龙牙一把将她抱起来,当然比起前段时间又重了不少,但还是可以直接跑回卧室扔床铺上,言和抓起一旁的被子就缩了进去,但已经来不及了,乐正龙牙紧紧抓住了被角——为什么非要干这些让她伤心的事?

“别、别碰我……唔、呜呜呜呜哇——”

比起刚才哭的更厉害了。乐正龙牙愣愣放开了她,看着被子很快裹成一团,反思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又或许是她需要点时间。

“……那我先出去,你自己想想?”

“不许走!”

她似乎想要钻出被窝最后却也只看见乱蓬蓬的头发。乐正龙牙确定她不会抄起枕头仍自己后上前坐到了床边,一阵大脑风暴后最终决定上前抱住,细碎的哭泣声渐渐消停,让人误会她已经睡着了。

“阿和?”

“唔、嗯……”

看样子她是哭累了。乐正龙牙搞不清楚原因心里实在不爽快,他尽量小声询问让措辞更加委婉,为什么要哭?有哪里不愉快还是身体不舒服?乐正龙牙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她赶快休息,不用守到很晚也可以,之前说过一起度过难忘夜晚都是开玩笑。

“没有……什么都没有……”

END


小剧场:

认真说次真心话都这么难——

言和把手塞进荷包里,厚厚的羽绒服把冰凉的小手捂得热乎。乐正龙牙倒了一大杯水咕噜咕噜一口喝下,他应该还没意识到言和一脸羞涩地凑了过来,虽说她尽量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果然还是有人呆在自己身边的好。言和想起了清晨时空掉的被窝,无法自暖的生物果然很痛苦。

“出门去吧?”

起先是小声询问但并没有引起注意,乐正龙牙喝完两杯水后猛地把杯子拍到桌上。

“你刚说什么,出门?”

“嗯,去镇子上,还要买一只鸡。”

听到这句话乐正龙牙露出一脸不解的表情,在言和看来那是愚蠢人类的表现。

“家里不是有么,那么多。”

“呵……”

言和用手捂住脸颊,冰冰凉感受到温度终于能做出可怕的笑容。

“那是下蛋的。”

家里那几只到处乱跑的母鸡跟市面上的比简直是骨瘦嶙峋……啊不,是身强体健。

“还有、还有啊……”言和的语气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她不停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一点儿也不像平时的她,“这次我想好好逛一逛,就像以前那样……还、还有,去看看小宝宝需要的东西吧,会不会太早了点?”

满怀期待的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乐正龙牙的侧脸,他似乎在对什么东西挤眉弄眼,言和心中好不容易产生的那么一丝悸动瞬间被狂风暴雨吹散,她犹豫了一小会儿果断给了他一巴掌——虽说没什么力度。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有,家里的鸡是下蛋的!”

“笨蛋!”

说完这句话言和头也不回径直走出了屋子,留下乐正龙牙一人觉得这人怎么又任性起来了,也不知道要把自己保护好诶……乐正龙牙叹了口气,翻出她的围巾立马追了出去。


评论
热度(8)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