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从农村包围城市

今天村寨子里头有人家娶了新姑娘,大家伙儿自然也更快活些,扔下手里头的活儿朝着新郎家的方向赶去,搞得大动静跟变迁似得。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那么点山旮旯里难得的一顿好饭吃。

新郎家里头可是村子里最富裕的人家,老祖宗给他们留下的大片竹林子,砍了些去能卖到那样的好价钱:这样的家里头喜宴自然是不会差,正好带上家里几个吃不饱饭的娃娃沾上些便宜。等人都来齐了大半天我们的新郎官才慢吞吞从屋子里走出来,他甩了甩麻烦的头发,一身正装看上去异常显眼。乐正龙牙一点儿都不开心,他的心思从表情上就能看出来。

“臭小子,结婚当天别哭丧个脸,不吉利!”

刚才还在发呆的乐正龙牙被自己娘亲一个耳光打醒,他呆呆的望着愤怒地脸庞,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这次又是哪里弄来的姑娘?

“哇,你可不要小看你娘的眼光,邻村的洛婆子介绍的,我看过那娃娃的照片,长得可清秀了,介绍费才五千呢又不贵……”

“你……唉——”

乐正龙牙想说那个什么婆子好像是拐卖妇女的,但他这时反抗也改变不了命运,况且,他自己也需要……

“之前找人家算了一下,你俩的生辰八字简直绝配,这等好姑娘娶进门定是能财运连连,正好也给你冲冲喜,把那病祛了……啊,新娘子来了!”

几个大妈飞奔着涌上去把新娘子簇拥着,厚厚重重的礼服看不出来那是个怎么样的人,扭捏了半天她被大家伙儿推到乐正龙牙面前,一个不小心差点儿摔倒在地上,好在乐正龙牙一把揽住她的腰,有红红的盖头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你没事吧?”

“唔、唔唔唔!”

“还不是看新娘子的时候,你猴急个什么啊?!”

这个狠狠把自己伸向红盖头的手打掉的一定是自己老娘……乐正龙牙甩了甩自己发痛的手,他刚才注意到这姑娘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说不出话来,双手也被捆着,难怪要穿这么厚叫大家看不出来。山路也是崎岖的很,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天都快黑了,厨房里愈发忙活起来,几个婆子争抢着好位置等着上菜。乐正龙牙看见那个姑娘被推进房间时挣扎了好一阵子,忍不住唉声叹气。

屋外的泥巴地上少有的喧嚣,乐正龙牙晃来晃去还是走到了房间门口,这里倒是冷清得很,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里,一场盛宴与她毫无关联。乐正龙牙觉得头晕乎,在门口徘徊了一小会儿后推门而入。

喀啷喀啷的声音太过明显,坐在床上的人突然惊恐起来,她站起身似乎想要逃走,被乐正龙牙使劲儿按倒在了床上,一把扯下她的盖头,把那该死的烂布条儿从她嘴里拔出来,接着解开双手的束缚。

“呜啊——”

这帮人还是这么粗鲁。

新娘子使劲咳嗽了几声,抬起头看着乐正龙牙露出了紧张的表情,推攮着他的肩膀似乎起到了反效果。乐正龙牙越发压制住她的手慢慢凑近,对方一番挣扎之后衣裙向里滑落,露出洁白的小腿和肚皮,就这个距离已经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儿。

“你……多大了?”

乐正龙牙仔仔细细盯着她的脸庞,略显稚嫩的表情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离家出走失踪的妹妹。

“啊、啊啊?上个月刚满十七了……”

看着他皱起的眉头心里还有些担心,这个人不会是不满意自己要杀人灭口吧——早知道就该听哥哥的话,不要信了那洛婆子去。

“那家伙跟我说你二十了……”

“唔唔唔——”

看样子这小姑娘还没意识到自己被卖了,山里头没读过书的丫头太多了,连这点基本常识都没有。乐正龙牙叹了一口气,他庆幸自己还是去县城里读过书,懂得了那么些东西,也明白什么是迷信,不可信。

“你叫什么名字?”

乐正龙牙把她从床上扶起来,对方眼神里躲躲闪闪还是放不下那份犹豫。小丫头低头揉捏着裙角,咬了咬嘴唇好不容易才敢抬头与乐正龙牙的目光对视:“言和……”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吗?”

“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你知道我是谁吗?”

言和迷茫的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村里头的姑娘纯净的跟山泉水一样,单纯、令人愉快,这就是什么城里头的男人都喜欢蠢女人的原因,当然前提是要漂亮。言和眨了眨她蓝色的眼睛,似乎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我是乐正龙牙,就是……呃,你要嫁的那个人。”

这样的答案让言和陷入了沉思,她看到过不少被卖到村子里的姑娘,她们未来的的丈夫大多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像乐正龙牙这样,实在没有必要去买一个姑娘做媳妇儿,况且又是那样远的山路,她颠簸到这里天都快黑了,实在不明白这家人为何要做这样吃亏不讨好的事。

“不,你知道吗,你是我娶的第三个妻子。”

乐正龙牙觉得自己说话的方式让对方产生了误会,赶忙补充着说道:“之前的,她们都不在了,因为没进门几个星期就……意外去世了。从此以后村里头没有姑娘愿意与我们家相好,哎呀,但是一遇到能占便宜的就都来了呢。”看这她的表情变化相当有意思,忍不住想调戏她一下,“怎么,害怕了吗?”

何止,言和整个人都吓傻了,她呜咽着几声说不出话来,呼吸变得急促,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乐正龙牙没料到自己的话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他赶忙去擦拭对方泪汪汪的眼睛安慰道两人生辰八字温和可以消灾避邪财源滚滚幸福美满……当然是瞎说的。乐正龙牙看着这也是个没读过多少书的姑娘,那些妖魔鬼怪的故事随便就能吓到她们。言和倒在床上钻进提前准备好的被窝里,这时候乐正龙牙才注意到她看上去相当疲惫了。

“好饿……”

长达一整天的行程让她没有一点儿时间进食,乐正龙牙愤愤不平这简直是虐待人,拿了个碗出门很快就吸引到别人的注意力,隔壁村的徵羽摩柯,那个死都长不大的小矮子又来嘴贱了:“新郎官今天胃口真大,打算吃饱了闹腾一整夜啊?”

“不是我吃的。”乐正龙牙白了他一眼,径直跑到厨房去。

这些亲戚里头这个那个没见过多少次的,有个叫墨清弦的正忙活着刷碗,看了乐正龙牙一眼让人觉得她也是不怀好意。

“什么?都吃完了?”

此时此刻乐正龙牙无暇估计那些蹭吃蹭喝的家伙去发火了,他一边唠叨着一边翻箱倒柜终于找出只剩两只头粗的挂面,又从鸡窝里掏出一个新鲜的鸡蛋,咕嘟咕嘟水又将烧开了。乐正龙牙很不耐烦地把挂面全部倒了进去,刚打下一个鸡蛋咔嚓……与此同时这破房子的门被一把推开,乐正龙牙看见自己娘亲从门缝里悄悄挤进来,像小偷一样蹑手蹑脚来到自己身边,见他没反应就往锅里望了一眼,脸色骤变。

“臭小子连面都不会搅开!”

后脑勺被重击后乐正龙牙觉得自己快晕倒过去,他使劲眨了眨眼睛叫自己清醒,锅里头的一团已经散开成漩涡

“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

“啊——不,这个是给她的。”

“新娘子?”

“……嗯,为什么之前不叫人给他吃的?”

刚问出这句话乐正龙牙就后悔了,这一把钥匙打开了老人家原本就比不上的嘴,被一脸“是不是很满意她”的表情追问相处好不好姑娘是不是很好看这样的话,乐正龙牙被弄烦了随便答应了几句好好好好端着面条回到了房间。言和看上去真的饿了好久,那么一小碗很快连汤下肚,虽说与饱腹的程度还差很多,但总算是缓解了燃眉之急,乐正龙牙把碗筷收拾好,递给了她一张纸巾:“要先洗澡么?”

“啊等等,你在这屋子里,我出去就是了。”

乐正龙牙觉得自己有必要改善一下说话方式,毕竟不是人人都像老妈那样了解自己。他兑好热水后就关上了门,留下言和一个人有些不知所措。木桶里的水刚刚及自己的胸口,比体温略凉的水让她有些不自在,好在现在的天气还暖和,就算在夜里也不会觉得冷。言和侧过头看了一眼他放在一旁的睡衣……那个似乎是个可爱女孩儿的东西,带着白色斑点的粉红色衬底,但是……今天似乎用不到……言和一旦联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脸蛋就发烫,她干净洗了把脸起身,犹豫了大半天最后还是光着身子缩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一个小小的脑袋观察动静。不久后乐正龙牙穿着一身睡袍就进来了,他顶着床上缩成一团的人半晌,默不作声地向房间里走近,言和又往被子里钻了钻,将羞红的脸蛋埋在里头,看到他墨绿色的眸子里还倒映着除了自己之外的东西……乐正龙牙“啪”的一声打开了床头的电视机,坐在床头开始看晚间新闻。

“……”

“那个……”

仰头看见他一脸认真严肃突然说不出话,言和有些担心的拉了拉他的衣袖,裸露的手臂提醒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做。

“村里头的姑娘都是早早嫁人了,所以我也是该……”

“有读过书吗?你还没有成年呢。”

“哥哥教过我一些,他以前还在县城里上过学呢。”

“那真好啊……咳、咳咳……!”

“你、你没事吧?!”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言和不知所措,她伸出手想要帮他却被阻止,乐正龙牙背对着她又轻咳了几声,明明就能看见他脸上的疲惫。

“没关系,这是常有的事了。”

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莫名的怜惜,莫名的……失落。

乐正龙牙摸了摸她的脑袋,为这大山深处不明事理的女孩子感到惋惜,她们明明有机会读书、受到和男人一样的待遇,不该是卑微的、和附属品一样生活在这山里,想当初自己妹妹也是个向往城里生活的份子,最后她和一个城里来的小丫头片子跑了,到现在一点音信都没有。乐正龙牙说等自己赚够钱了就把全家搬去县城里,以后家里人一定要读书。

“要帮家里的忙,就没有时间上学了。”

“那你会做些什么?”

“唔……家务什么的都会,不然嫁不出去的。”

可在这大山里谁家的姑娘不是这样,娶新娘子只看人家会不会做事,谁管你有没有自己的如意郎君。

“那为什么还偏要娶山里头的姑娘呢?”

“因为我妈想早点抱孙子。”

听完这句话后言和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毕竟她往不对劲儿的方向去想,并且那些是之前她想都不敢想的事,乐正龙牙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连这样的动作都能吓她一大跳:“我我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这家伙一定是没听自己之前的话,乐正龙牙认真告诉言和没有成年是不能做那样的事的。

“可是,像我这么大的姑娘都出嫁了,不到几年就要带一群小娃娃。”

“那是因为这里人没什么文化,他们不知道那样是错误的,你只要听我的就对了。”

“唔——”

言和咬了咬自己的手指头,她似乎需要对乐正龙牙说的新观点进行消化。房间里一下子就陷入短暂的沉默,最后还是被乐正龙牙几句话打破。

“你是从哪里来的?”

“今天到这里就不害怕吗?”

“你喜欢什么?”

“……小小的了村子,有一大片林子。”

“不知道。”

“肥皂。”

不,这些都不是乐正龙牙想要获得的答案,他想知道姑娘究竟来自何方、她对这件事的看法和两人能愉快交谈的重点。言和一脸迷茫地看着乐正龙牙苦恼的表情,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很自觉地把头埋进被子不再吭声,这样也好,早些睡了休息一下,乐正龙牙刚钻进暖烘烘的被子就触碰到光滑的皮肤,他的表情中闪过一丝惊愕,想问的话又卡在喉咙里。

“别说……”

言和蹭过去抱住他的手臂,隔着被窝看不清她究竟是何种心态,乐正龙牙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挪了挪手臂却发现被她抱得紧紧地,最终只剩下似有似无的叹息。

“睡吧。”

 

 

窗外传来了一整喧闹声。

睁开眼睛时外头还是灰蒙蒙一片,房间里勉强能看清楚更加细致的影子。乐正龙牙身上的被子被抢走了一大半,他干脆起床做个好榜样——毕竟,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就算是今天也不例外。

那样的喧闹好像更近了一点,视错觉吗?屋外有人说话的声音。

开门的那一瞬间一堆子人和阳光一起冲进屋子里,他们咔啦咔啦刺得乐正龙牙睁不开眼睛,其中一个人第一个站起来冲进屋子里,乐正龙牙还没来得及阻挡就被一个穿制服的家伙拦住:“警察办事!”

乐正龙牙赶紧跟在他们后头过去,看到的场景让他吃惊。

“阿妹!”

一个陌生的身影冲到床前使劲揉着被窝里的人,言和惊恐的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脸庞一时间竟说不出话:“哥……”

“谁、是谁干的!是你吗?!”

那个被言和叫做哥哥的家伙似乎误会了什么,紧致就朝着乐正龙牙扑了过去。

“哥哥!”

言和赶紧裹上被子冲过去,警察们也一拥而上将他们分开。

“乐正龙牙你个混球!!!”                                             

乐正龙牙惊魂未定,看着对方愤怒地脸陷入沉思,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无数个熟悉的了脸庞,这个人确实在哪里见过,比起眼前这个更加稚嫩的脸庞,似乎出现在乐正龙牙的回忆里。

“你是……”

“我是你大爷!!”

这句熟悉的话猛地推开记忆的门窗,中学时期的黑历史哗啦啦撒了一地,乐正龙牙想起在县城上学时班上那个突然转来的家伙,开始还是脏兮兮的土包子,最后连人品也差得很,跟人家学坏后到处跟人打架最终被学校劝退……那个名字曾经在耳边风靡一时耳朵都快听烂了。貌似那时他还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信心,现在怎么了——回家种田了吗?

“你是那个……”

乐正龙牙揉着作痛的太阳穴,他永远忘不掉那时说是抢了人家真爱被胖揍一顿的事实,简直是人生一大耻辱。

“龙牙?!”

啊,那个人裹着被子就朝自己奔来了,很容易掉啊……

头好疼……

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地面摇摇晃晃旋转起来,要把人掀到在地的力量打败了他。

 

 

这里的天气湿漉漉的,呼吸声越发清晰,光强烈到要把睡眼刺穿的程度。

“……龙牙?”

刚看到模糊的画面旁边的人就凑过来,渐渐清晰的时间是陌生的环境。

“这里是县医院,你在屋子里晕倒了,医生说有些毛病……吓死我了。”言和长叹一口气,伸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好在不烫,“哥哥他们去警局了,这一定是个误会——”

“阿妹!”

病房的们被猛地推开,言和吓得赶忙松开手,这时候乐正龙牙才发现刚才她好像一直握着自己的手……言声那张在当时就很欠揍的脸没什么变化,一旦回忆起要说的话冲到嘴边拦也拦不住。

“这回你是真完了。”

“到哪里都要和我抢女人你有病啊!”

“傻×!”

言和打了一下根本就停不下的人,对方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便继续自己的事,只不过语气中多了几分无奈:“既然你夺走了我妹妹的贞洁,就要对她负责。”

“哎呀,你在胡说些什么?!”

言和红着脸使劲敲了一下言声的脑袋,她急着想为自己解释却又说不出话,只好把乞求的目光投向躺在病床上的人。

“你误会了,我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言和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哥哥这个轰炸机总算能能停下了——

“你想要推卸责任吗?!”

言和上前去拉住他,硬生生掰下那个拳头,抢在他之前扑倒在了床上。乐正龙牙被突如其来的重力压得肚子疼,他闷哼一声后想要推开她,又被来自言声的怒气压了回去,自己现在这样子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言和紧张地拉住床单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透过单薄的床单能传达有规律的呼吸。

“总之要负责,你把我妹妹拐到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是是是是是我愿意……”

乐正龙牙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只有听天由命了,他摸了摸言和的头发,对方像一只猫儿一样满足地轻哼了几声,莫名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回去让娘定个亲,等妹子长大了就嫁过去……要对她好,在城里买个房子,以后让家里的娘们儿也要读书。”

说这个的时候言声看了一眼趴在床上的言和,她总是这样叫人不放心。

不过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不是很好吗?

“哪位是病人家属?”

“诶——”

“你去吧。”

言声推了一把言和示意她跟上去,对方扭捏了半天终于随医生走出房门。

“这是很严肃的事,要让家里人都做好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这人在说什么?

迷茫的表情让对方很不愉快,那个老头一脸严肃一字一句叫人听清楚了。

“乐正先生他……”

 

   END

评论(4)
热度(16)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