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酒疯子

 “你说,她在你心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洛天依用右手撑着脸,歪头看着对面的人,她绿色的瞳孔里泛起惊喜的色彩,戏谑的语气反而更能引起人的兴致。

“她是我的人。”

乐正龙牙无声地笑了,他把空酒杯递到洛天依面前,看着她斟满了酒,努力把它们一饮而尽。洛天依忍不住笑出声来,面前这个人醉了。

“真霸道……霸道总裁……”

乐正龙牙盯着洛天依的脸似乎又要开始他没完没了的唠叨,这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自己也闲得发慌听听酒疯子们的话也是种乐趣。

酒吧正处在夜晚最热闹的时期,灯光疯狂的跳跃在所有人的脸庞,乐正龙牙根本看不清对面人的表情,他只觉得晃眼,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朦胧的表情早已暴露他的醉态,玻璃倒映出七色霓虹,还有他的脸。

“她啊,可凶了这个人——”

大量的酒精似乎又开启了他新的奇怪状态,乐正龙牙左顾右盼确定没人偷听后又趴在了桌子上,像是在背后说人家坏话,不过也确实如此就是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偏要和我作对,上次我把家里的肥皂全部换成了沐浴露,你猜怎么着?”

“……你们把捡肥皂换成了液体喷射?”

“不是——”乐正龙牙笑了,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洛天依是有怎样的思想才会得出这个答案,他抓了抓额前乱糟糟的头发,就像个疯子,“她和我吵架了,论肥皂的重要性,她要把它们换回来,好长时间都没理我你说她凶不凶……啊,那个怪人,她把那些瓶子全部砸在了我身上,可真疼啊。”

“也是挺凶的,可是,你在这之前就没发觉换掉肥皂会让她生气吗?”

不管怎么说洛天依还是比较关心女性的心情,她看到过太多太多像乐正龙牙这样的男人,他们抱怨自己的伴侣甚至厌恶,那些往往都源于他们狭隘的心胸,居然连女子的骄傲都容纳不下。但在结合之前一个人的生活早已成为日常习惯,突然说要包容另一个人的困难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这个问题似乎难倒了乐正龙牙,他很犹豫地晃了晃酒杯,漂亮的半透明液体在灯光的照耀下呈现不同的颜色,他就盯着杯子里的液体慢慢下滑到杯底,薄薄的突然一下又有了厚度。

“我,她……她喜欢肥皂没错。”

“我知道了,这是恋物癖。”

“别乱说,所以说我正在试验嘛……”

乐正龙牙把之前扔掉那人肥皂换成沐浴露称为试验,这样一来被打也在情理之中。洛天依显然对眼前这个人的事产生了兴趣,她愿意把陪他说话、听那一肚子的苦水当做消遣娱乐。

“闲着没事干试验人家是不是真的有恋物癖不是自己作死嘛。”

“谁说我是在试验她有没有恋物癖……!”乐正龙牙猛地把酒杯敲在桌子上,也是蛮硬朗,“我……我只是想知道在她心中我和肥皂哪个重要……”

听到这句话洛天依差点儿把嘴里的酒吐出来。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啊,自己和肥皂产生了可比性吗?!

“她居然为了肥皂打我……”

乐正龙牙把脸贴在桌子上,冰凉的触感对他没一点儿清醒作用反而让心都凉透。但他绝不会就这么颓圮下去,乐正龙牙励志要做一个霸道总裁,自己身边的女人都应该是小鸟依人。

“嗯,最后呢,你总该不能打回去吧?”

“嘿嘿……啊哈哈哈哈哈……”

洛天依好不容易抑制住了往后退的冲动,这个人神经好像有点不正常已经开始傻笑了,邻座有人投来的诡异目光被洛天依瞪了回去,她已经逃不掉认识面前这人的事实。

“我啊,当然是把她按了回去……嗯、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色情。”

“啊——不管她平时再怎么凶我,最后还是温顺的像只小母猫。”

“真是霸道。”

“不要光说我霸道,请叫我总裁——”

“噗……哈哈哈哈哈哈!”

这家伙已经醉倒辨不清黑白,洛天依再也忍不下去放声大笑,这该是一个多么可怜的人啊!他的梦想是当霸道总裁!女孩子都是“请你帮帮我”的反应,继而攻略、攻略、攻略掉……

“好好好,那请总裁说,你为什么对霸道这么执着?”

“有钱,任性。”

是挺有钱、挺任性的,任性的发酒疯都没品。乐正龙牙把额前的头发全部抚上头顶,这反而叫人看清他迷离在外的眼神更加失望。洛天依摇了摇头,这人已经不能再醉下去了。

“我好喜欢她。”

“看得出来。”

“她一直没有觉察到……嘿嘿,她会认为是我太霸道、太任性了,她觉得我是在报复她。”

“报复?”

“嗯,报复,之前都不肯理我的……”

看来这也是个缺爱的。

“我要想办法让她生气,生我的气,看着我……我就是要烦死她,要在她最最最最生气的时候霸道死她。”

“那结果怎么样,她在意你了吗?”

“我爱你。”乐正龙牙的眼神突然温柔起来让洛天依吓了一跳,“每次她都会这么说,这时候就应该亲吻她的额头,然后装作睡着的样子,她会拿我没办法~”

刚开始乐正龙牙对洛天依说自己和伴侣不和睦像找个人谈谈心,但现在看他一脸愉悦的样子让洛天依产生了高举火把的冲动,有哪里不和睦吗?

“但是她不理解我的做法,这都是为了她啊,无论是扔她的肥皂还是霸道她。”

“正常人会被你逼疯的。”

“就是这个feel——”

乐正龙牙打了个响指,看来这是他引以为豪的东西。

“平时安安静静她会当我不存在,一旦闹出点什么事就不一样了,她会生气,我知道怎么让她生气,怎么让她极度愤怒,直到她抄起手边的东西打我我都知道该怎么做,这样把她握在手里,能掌控她的情绪。”

“那为什么不让她快乐一点?这样你们两个人都好受。”

“这可比愤怒来得容易,她可以通过很多事让自己快乐,但只有我一个人会让她愤怒。”

“好好好好我明白了,你就是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霸道总裁是吧。”

“嗯。”

洛天依低头在包包里翻找了一整子,递了两本书到乐正龙牙面前。

“这啥?”

灯光还是太昏暗了,乐正龙牙把它们拿到眼前才勉强看清。

“《霸道总裁爱上我》《腹黑总裁的契约妻》?给我干什么?”

“你不是想成为霸道总裁么,这是必.修.课。”

洛天依特意咬准了了最后几个字的,眼前这个烂醉如泥的人一定不会发觉有什么不妥——果然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把书放在大腿上,一脸感激地看向自己。

“你说,我要不要去外面包养小情妇——啊啊,但这样好像不太好,每次想想我在外头快活她却一个人寂寞的守在家里……快乐就是要两个人分享才有趣味,你说是不是?”

自从收下了那两本书这人就开始自问自答,看样子他有点小兴奋,逻辑不正常了……

“所以呢,你是去约女人了还是在家里陪着她?”

“一个霸道总裁,应该要做到能屈能伸……男人……能软能硬……呕——”

虽然他看上去十分痛苦,但还是死撑着坐直,洛天依有点担心他会吐到地毯上,要知道那将是一泻千里,好在这家伙死要面子非要把话说完才罢休。

“这当总裁啊,还是不能太霸道了,有些事任性,别的就不行了,要知道我可是很专一的……喵,我家可爱的小母猫……”

总觉得这句台词在哪里听到过。洛天依点头表示认可他的话,就算是总裁,霸道过头了也会叫人伤心的。乐正龙牙说完那句话就趴在了桌子上,不断摩擦着脸颊和玻璃桌,洛天依像他会不会是在yy那个人,他的表情看上去愉悦到可怕,没过多久他又把脸埋在手臂里,呜呜咽咽好像哭了起来。

“话讲完了,酒也喝完了,你还是快回家吧,还有人在家里等你,不是吗?”

“谁说酒喝完了——你这个胡说八道的小妖精!”

乐正龙牙猛地拍桌而起,他的话语透露着十足的愤怒:“本总裁有钱得很,多少酒都买得起!”

洛天依惊讶地望着他,她没料到这人会到无法控制自己感情冲动的地步,压了压重重地把那两本书砸在桌子上,翻开了第一面——

“龙牙!”

啊,有动听的声音在呼唤着他,叫他回过头去,语气瞬间平和下来。

“阿和……?”

一团白色的身影扑进他怀里,呜咽着到话都说不出口,她躲在他怀里抽泣着,真的像一只温顺的猫。乐正龙牙一把将她抱住,磨磨蹭蹭最后还是摸了摸她的脑袋,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任何。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别哭啊……”

看样子我们的总裁还不大会安慰人,这样说只会让女孩子更想哭出来吧——果然发展到了下一步乐正龙牙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像个傻子一样抱住对方,之前的霸道任性全无。等到她哭泣的声音渐渐停止,乐正龙牙才听见她虚弱而担心的声音。

“找你好久了,怎么跑这里来了……电话也不接……”

乐正龙牙语塞,他仔细回想了一下,那部手机好早在这聚会开始之前就被嫌弃烦人扔到酒杯里了,他能做到的只有亲吻她的额头:“对不起。”

洛天依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摊上,说好的霸道总裁呢?

“抱歉,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打扰到你了。”

那个人这样对自己道歉,洛天依还没来得及接上话就又开口了。

“龙牙,回家去吧。”

“你不生气啦?”

“嗯,只要你在我身边……”

说到这儿她还有点害羞地低下了头,乐正龙牙高兴地抬起她的下巴,对着嘴唇一口咬下去,看得洛天依刚捡起来的被子都快被捏碎了。

这人,一定是在坑我!

浪费这么多时间,一个疯子的骗局被识破,时间就是金钱,金钱变成了不停歇的酒水。

那个被他叫做阿和的小猫咪扶着他离开了这里,早已准备好的黑衣人一拥而上,就像拍电视一样将两人迎上了车。

那家伙好像真的是个总裁的样子,所以偶尔霸道一下、任性一下也是应该的。

END

评论
热度(25)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