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站在天台上的女子

“下面为您插播一条新闻:今日16时40分本市V区C酒店,一名女子欲以跳楼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该女子疑似与前男友意见不合而分手,目前警方正在开展救援,下面是现场状况……”
这些消息对于乐正龙牙来说,只有回去看重播的份,他此时此刻就在事发现场,身后的照相机闪光灯就未曾停息过。新闻里所说的女子站在顶楼的天台,隐隐约约能看见她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不知有没有被顶楼的风吹得瑟瑟发抖。就在几分钟前她还不断往下扔东西:石头、木棍、一双小皮鞋还有无服务的手机,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乐正龙牙很讨厌那些闲不住的围观群众,无非就是嘴贱、数量多、增加救援难度罢了。
接近顶楼的楼道口挤满了人,消防员或是警察,想尽法子让她能脱离那个该死的边缘。看样子他们已经交涉失败了无数次,被声嘶力竭的尖叫震得耳朵发麻。楼道口这里正对着门,刚好能看清那名女子,她看起来暴怒异常,乱糟糟的白色短发就像复仇的厉鬼。
“乐正先生来了!”
浓妆艳抹的女记者推了推急得像蚂蚁的制服小哥,对方注意到乐正龙牙后像是抓住救命稻草的落水者,招呼大家避开一条通道。此时乐正龙牙离她越来越近,已经能看见她碧蓝色的眸子里充满愤怒与不安的颜色。
“别过来!”
乐正龙牙停留在最后一个台阶前,被对方扔过来的东西砸了一脸下意识握在手中,软绵绵的触感还带有淡淡余温——那是一条粉红色的女式内裤,重重叠叠的蕾丝边让他联想起不好的东西。乐正龙牙把它攥在手里,目光坚定地抬起头,与她眸子里的冰火两重山碰撞。
气温是在今日骤降的,与之前的猜测一样,她几乎是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就算表情再怎么表现出强烈的反抗精神,无法掩盖的事实是她只是一个弱势群体,需要通过威胁来引起别人的注意力。她的长裙被风吹得飘扬,让乐正龙牙产生了下一秒她就会被风吹落的错觉。
“我很生气。”
往上更进一步似乎引起了她极大的恐慌,四处再也找不到能扔过去的东西。乐正龙牙就站在她不远处,距离让对方产生了危机感。
“不要过来,不然我就要跳了!”
“你凭什么用内裤扔我?”
“……因为你的脸看起来很适合内裤。”
女子仔细打量了下眼前这个人,嘲笑他的发色就永远拍不出彩色照片。
“那么你就错了,你总是以外表来衡量一个人,就像你刚才看到我的脸就觉得我适合内裤,但事实上并不是,他适合的是内裤的主人——”说这话的时候乐正龙牙注意到对方的脸色有些发白,他不能让不必要的误会产生,“我是说那些适合我的妙龄女子,比如说我未来的妻子。”
“那么,我的情人应该很适合我的内裤。”
“如果他不是戴在头上的话。”
“可是你也碰过我的内裤。”
“是什么让你产生了碰过你的内裤就是你的情人的错觉?”
“变态!强奸犯!”
好吧,到了这一步乐正龙牙已经能猜出个大概,这家伙应该是个不懂事的痴情女子,与男友交往数年水深火热,偶然的机会使他们结合,事后男友却无情抛弃了她,一时想不开便打算跳楼。只是现在还没找到那名不负责任的男子,她扔下来的手机已经碎裂,再怎么挽救也无济于事了。
“你的手机是诺基亚吗?”
“不是。”
“那可真是厉害,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居然毫发未损……”
“我不记得自己的电话号码。”
“……”
乐正龙牙还想着她男友看到新闻会不会打电话过来劝阻,能让他好好负责就是最好的结局。摔下来的手机没有发现电话卡,不是被毁了就是藏在她身上,可是,就这么一件连衣裙,她能藏在哪里啊?
“被我吃了。”
“吃……”
这都是小事不重要了,既然这条路行不通,那只有慢慢解开她的心结这种麻烦事可行了。
“其实,我也讨厌强奸犯。”
“你被强奸过?”
女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目光中居然闪现出一丝愉快。乐正龙牙表示自己是清白的,他是在为无数被强奸的女子默哀。
天气好像更糟糕了些,越来越大的风让过着风衣的乐正龙牙都觉得冷,但这些与面前的人相比真是九牛一毛,她在这么抖下去说不定就失足掉落了。
“拿着。”
乐正龙牙把风衣扔过去,看着她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心里踏实了不少。刚才乐正龙牙还想着能不能趁她件衣服的时间上前控制,可惜距离足够让对方再次回到危险的边缘,这种错失了机会又丢了衣服的行为简直暴露了智商。那名女子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让乐正龙牙隐约之中产生了奇怪的冲动,要是不主动权在她手上,真应该上前扇一巴掌——嗯,她被冻得通红的脸看起来是挺欠打的。
逐渐下降的体温让他开始后悔,冷风一个劲儿的往衣服里钻,乐正龙牙只能勉强让自己表情看起来轻松一点,发抖是再也抑制不住的。
“他以前也把衣服给过我,说着小心感冒。”
“现在的状况是我比较容易感冒。”
“是男人就下一百层。”
“那要死多少次?”
“你被强奸过?”
“……都说了我是清白的。”
“他说他也是清白的,你相信么?”
“那要看你,有没有去医院检查,身体感觉还好吗?”
“变态!强奸犯!”
“我是想帮你。”
看来那个男子不是一般的渣,不仅夺走了女友的贞洁,还不敢承认,这样的男人谁遇到了谁倒霉,也许她该庆幸有这样一个机会与他彻底决裂,来日方长,自己一个人安稳过日子过好。
“他是连买盐汽水都不帮你付款的男人么?”
无论觉得那名男子是多么渣,女子好像还是死心塌地的爱着他,她从开始就表现出对那名男子无尽的思念,这次欲要自杀也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力,所以像“他真是个人渣”这种过于真相的话还是不要说为好。
“我不知道。”女子低下头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我拿东西好像没付过钱。”
真相正在一点点浮现,那名男子很可能是个富二代,一个不负责任的富二代,情商低到只会为女友买买买,做出错事根本没想过要付出责任。不少没有社会经验的女子往往会被他们雄厚的财力蒙蔽双眼,而忽视最重要的心灵之美……乐正龙牙觉得自己一定是个心灵美的男人,如果自己是他,责任是一定要主动承担的。
女子终于整理好乱成一团的头发,乐正龙牙能见到她好看的脸蛋儿。美丽的女子往往会成为受害者,她们多半智商低下,使用脸来思考的动物。
“他说他不要我了,为什么不要我了……”
乐正龙牙看着她弓起背抱成一个球,裙衫滑落露出好看的腿,乐正龙牙想起她之前扔向自己的东西,有点儿担心走光……啊不,现在好像已经发展到了重点上,当事人终于开始诉说事情的真相,那么也离救援成功不远了。
“他干了什么让你这么伤心?”
“他不要我了,连他的孩子也不要了……”
喂。
事情好像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抛弃自己的女人和未出世的孩子这样的事,让乐正龙牙对那名素未谋面的男子痛恨到了极点。私自结合这种事双方都有责任,但那时孩子始终是无辜的,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下诞生无疑是对他致命的打击,甚至影响一生。暂且不谈长远之事,当务之急是把人救下来,现在可是一跳两命的事,而且长时间的冷风侵袭会影响到腹中的胎儿,严重时甚至造成死亡。
“我做错了什么,为何他要如此绝情。”女子望向乐正龙牙的眼睛开始变得通红,梗咽到只能断断续续把话说出口,发出像濒死小猫一般的哀叫,“那天,他说要带我去开房,‘一起去看世界杯吧。’他这样说道,可是他却欺骗了我,不顾我的反抗肆意践踏我、侮辱我、侵犯我……可我还是那样爱着她,为什么他就不明白!”
“我明白的你的痛楚,所以,到这儿来吧!不要去看那个该死的破地方,它伤害了我的心!”
“你是谁啊,你明白些什么!?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是妇女之友!”
乐正龙牙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把自己的名片扔了过去,对方盯着看着一会儿,哭了。
“你懂女人心吗?”
“没有谁比我更懂,想一想,你期望以后得到我的帮助与服务吗?”
名片上鲜红的“女性心理咨询专家”几个大字如同冰锥一般深刺入人心,从来没有哪个人这样走近自己的心,会想知道自己的想法,女子抹了抹眼泪望向乐正龙牙的眼神带有不可抗拒的请求。
“你会带我去开房吗?”
“会!”
开房算什么,不过是几张钱的事,比起挽救一个女子的心那根本就是纸!那人已经哭的不能自理,噗嗒噗嗒眼泪湿润着胸口的衣衫。
“我们开房,然后看世界杯!来吧宝贝,这儿就是你的新世界!”
怀里冲进一团热乎乎的东西,那速度撞得乐正龙牙胸口疼,早已在后方埋伏好的人蜂拥而至,还未曾有过多的肌肤接触她就被人七手八脚地扯开脱了下去。乐正龙牙还想上前说句话,但很快被人群围住不能脱身,听见她被救护车运走的声音,心理总算是安定下来。
……
再一次见到她实在医院,四周优美的环境能让人头脑清醒。那个言和安静地躺在床上午睡,似乎正在做什么美妙的梦。
那天她被送走后乐正龙牙才知道精神病院才是她的归属,一个不留神就溜了出来,做的事实在是令人恐惧。帮小护士签完名后乐正龙牙嘱咐她们以后不要给患者看《霸道婆婆柔弱媳》这种狗血三流电视剧,指不定会带来什么安全隐患。
“你骗我。”
言和卧坐在床上,无论怎样换台都在介绍乐正龙牙英雄救美的事迹看得她心烦,最后也只好停下来听听主持人一点儿也不靠谱的评价。
“是你先骗了我才对吧,你的男友、孩子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不然,你会以怜悯之心看我吗?讥笑说无聊到轻生了吧。”
这一瞬间乐正龙牙产生了她不是个精神病患者的错觉,她的思维清楚得很,听说要是断断续续发病的机率减少,她就可以离开这个破地方了。
“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当然,但前提是你得先好好养病,出院了再说。”
“大骗子。”
END

评论(2)
热度(18)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