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零距离心跳

离开熟悉的纯白色大楼至今已有三十日,身边不再漂浮令人讨厌的消毒水气味。往日几乎为零的外出机会变得廉价起来,但这并不能代表它的存在价值也随之改变。
能完完全全沉浸在阳光中的那份喜悦丝毫未变,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些许陌生人,吵吵嚷嚷像是要炸裂她的耳膜。比起这样热闹的气氛言和还是更喜欢呆在医院里的那份宁静,就算只能够靠在窗口聆听也是相当满足。言和想着可能是那里熟悉的环境能让自己安心下来,时不时会想起它产生一丝留恋的感情。它坐落在离家不远处,到达目的地只是步行十分钟的事,因为特殊性建设让游人数量与它的环境不成正比,又逢正午,人愈发的少。
把喜欢抛在一边不谈,这个时间能在这里遇见一个人才是,每天从门诊部大楼里走出来的身影能让心脏加速跳动。
那个男人总是将长发扎得整整齐齐,不至于叫人担心他行动不便。见到他的第三十日,仍然没有勇气出现,是病吗?言和远远地躲在一边,葱郁的灌木丛遮掩着她半个身体,匆匆忙忙的脚步像风不留痕迹,连阳光下耀眼的白色纱裙也没有发现。
哀叹一声后是莫名的轻松感,言和被自己产生的矛盾困扰得头疼,她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是否违背自己的心意,是因为胆怯望而止步产生遗憾或多愁善感幻想不妙结局而后为自己的被动而感到庆幸。无论怎么样计划也赶不上变化,这样的道理在内心与身体的反差上更为明显,言和没有多想便跟上了他的脚步,反应过来已经走出了那扇门。
10路车缓缓靠近站台,慌忙之中推攘着上车的人群。言和猜想他们正以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但已经没有道歉的时间。拨开人群向四周张望,电玩城的台阶,他面前是一名陌生的男孩,不高的个头让他能轻易淹没在人群中,一伸手就抓住企图溜走的人,听对话像是在教育不务正业花费大好学习时间游手好闲的问题学生。他抓住男孩拨通了电话,这让言和对他的人际关系产生了好奇,譬如这个男孩是谁?更重要的…..他的朋友?
这真是触及到女孩子敏感点的利器,言和莫名的满足感顿时被削去了一半。捂了捂胸口,心跳好像开始加速了。
窄街两旁店铺嚣张的叫卖声让耳膜高频率振动,但它们与刀山火海相比简直是三角尺与电火花的程度,言和捂住耳朵跟他身后,渐渐走到了尽头。拐角处的面馆坐着旗袍的小姑娘,加上特别的发髻像是在拍广告。看见那个时他好像愣了一下,两双碧绿色的瞳孔相对,第一次看见他身边的异性让言和紧张地攥紧了衣角。
小姑娘盘上两鬓的长发,很有淑女范儿地拿纸巾擦了擦嘴角,桌面上垒着的一摞空碗异常显眼。他露出苦恼地表情,像是在为爱人担忧。言和捂了捂自己的胸口,心脏加速到中程。
小姑娘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在他的责备下连声答好,用深情的眼神凝望着救世主。那一桌的饭钱终于被算清,小姑娘心满意足地走掉了。
这样的人,不是他亲密好友的样子……

他走在大街上疲倦地打着哈欠,时不时地回头然后向四周张望。他在寻找着谁的身影,是女友吗?言和躲在拐弯处的小巷或是巨大的广告牌后,聚在一起的行人也能盖住她的身子。言和告诉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冒冒失失出现在他面前实在是太狼狈了。
言和没有发现自己在做这些的同时根本没打算过下一步的计划,或者可以说她连想都没有想到过,也许她更喜欢条件反射,顺从自己的心意做事不会没有意义,这也是痴情?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合理化了跟踪这一事实,言和从未觉得自己有这样神圣,羞涩到脸蛋滚烫。
鞋跟踏过有点湿润的地面,雨滴打在它脸上分布成不规矩的形状。他在人行道的一侧,看样子不打算对付这样微不足道的小麻烦。红灯强迫他停下脚步,这给了身后的神秘人追上他的机会。
靓丽的紫色长发带着大波浪卷儿,遮住双腿的白色吊带长裙和锃亮的大头皮鞋,穿在她身上像是谁家的大小姐。那个女人呼唤了他的名字,带着一脸笑意小跑着走近,看上去关系很好的样子。他从她手中接过略厚重的一沓旧书,它们泛起的灰尘被雨点湿润。谈笑之中听出他们同为医院工作的人,这让言和再一次紧张起来,曾无数次看见过、幻想过的办公室恋情或是漫长的同处时间日久生情。那个女人也是,很了解他的样子,言和能从她口中知道许多他的秘密。
感兴趣的东西?近期的计划?他身边的人?
言和能猜出那些名字大概是谁,他们的故事被当做生活笑料叙述出口貌似相当有趣,但他好像不太开心。
因为她的事而苦恼吗?
“她”是女友吗?
在这件事确定的同时也知道他和她分手近一个月了,不再双向联络的感情变成没有用的单相思。言和捂住自己加快的心跳,复杂的情感让她一时间不知该为他们的分离叹息或是喜悦,亦或是因他的留恋感到愤怒还是悲哀。他说自己很想念她,回味在将她拥抱在怀感受心脏有规律跳动的时光。
踩上积水溅起的水花儿湿透了双脚,雨已经开始下大了,他奔往咖啡店门前避雨接了一个暖心的电话。站在同一直线上的言和躲在蔬果摊的庇护下,猜测他在等电话里的人。
大雨淋湿了他近一半的头发,衬衫上的斑斑点点让人苦恼。这样的他也能被好好看着。言和蹲下身子,视线从头顶到脚底,幻想着能够再靠近他一点,脸庞或是胸膛,零距离接触时仿佛能嗅到他身上太阳光暖烘烘的味道。
雨中靠近的车辆拥有熟透螃蟹一般艳丽的颜色,在灰蒙蒙一片中格外显眼。他似乎打起了精神,看着车里的跑出一名可爱的女孩,她的活泼可爱就像那辆车给人的印象。女孩拉住他的手,半炫耀地展示她带上雨伞的神机妙算。她把他推上车,就像情侣一样,责备的同时带着爱的笑容。
言和跟随他们踏入雨中一两步,粗糙的地面硌得她赤裸的双脚生疼。再快的速度也追赶不上他们的身影,言和转进几近废弃的巷子,异常兴奋的神经让心跳前所未有的异常起来,过于沉重的压力让她不得不停下脚步稍作休息。附近徘徊的猫咪见到她都躲得远远得,狂躁的心不适合它们的安静。也许这一切明天就能好起来吧?
这样想着,恍恍惚惚闭上了眼。

“医生,最近我的心脏老是跳动的很厉害,身体也发热,是出了问题吗?”
最初的悸动在昨天变为疯狂的跳动,一刻也没有停歇。
听诊器的一端接触她的身体,第一次没有距离的触碰,指尖传达着怡人的体温,在她体内汇聚成新生的太阳。言和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他在,自己的心脏一定会承受不住压力而破裂。深吸一口气,抬头看见他惊恐的表情,身体开始颤抖。
乐正龙牙根本没有从冰冷的肌肤下感受到生命的跳动。

评论
热度(11)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