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周六生物研究

1.

“请问,您需要一块好看又实用的肥皂吗?”

好看?实用?

乐正龙牙挑着眉看着自己面前举起肥皂的姑娘,她的麻花辫扎成两股,像刚刚改革开放时毛爷爷家淳朴善良的人民。姑娘骑着的大水牛以一种很忧伤的眼神看着他,难道这是一种新型营销方式吗?

肥皂递到手上的那一瞬间一股清新的薄荷香扑鼻而来,不知它们究竟来自哪里,肥皂还是姑娘?风儿吹动她薄薄的长裙露出洁白的小腿,优美的弧线若隐若现。乐正龙牙看清她漂亮的眸子,和乡下的天空一样是纯蓝色。姑娘骑着牛儿走远了,只传来叮铃叮铃的回声。

现在的乡里人都长得这么好吗?

乐正龙牙盯着手中的肥皂,它被雕刻成兔子模样,晶莹剔透像极了一块圆润的宝石,不知那姑娘的腿捏上去是否和它的触感一样……男人变态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吧。

三小时前乐正龙牙刚刚来到这里,把身上唯一一块巧克力送给了拖拉机他儿子,背上沉重的包裹在这个小山村乱窜。乐正龙牙觉得自己老爹有病,非要说没事干就把自己送到这个鸟屎遍地的破地方,说是帮忙联系了生意上的朋友照顾着,饿了累了就去那儿休息,平时干活多帮点忙,但问题是乐正龙牙现在迷路了,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山里头的小道好像都一样长,翻来覆去半天连村子都没见着。乐正龙牙开始后悔没有跟着小姑娘一起走了,就算不是村子里的人,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石头石头石头石头石头石头石头石头识途……

脚底的石子儿被踩得嘎吱嘎吱作响,乐正龙牙想着死马当活马医挑一条没草的泥巴路走一定能找到人家,事实证明他想的没错,脚快断掉之前见到不远处有个人影,乐正龙牙赶紧跑了上去,对方在同一时间发现了自己,发疯似的边跑边叫。

“来人啊!有坏人啊!”

“等等我只是问路!”

那是一个瘦小的姑娘,约摸着十五六岁的样子,用土掉渣的大红花发卡别住额前的刘海,扎成八字的头发让乐正龙牙感觉时光倒流了好几年。乐正龙牙想自己刚才是有多可怕竟让人误认为是劫匪,他接过小姑娘的手帕擦了擦汗,白色的布料变成的灰色。乐正龙牙貌似明白了小姑娘惊叫的原因,他从荷包里掏出一张纸,递到小姑娘面前。

“俺不识字。”

“……上面写的‘言家肥皂场’,你知道在哪儿么?”

八字毛听到肥皂这两字眼睛里出现了异样的光彩,这让乐正龙牙联想起自己妹妹和同学一起讨论喜爱歌星时的样子。

“知道知道!那是俺们村子的骄傲,俺还和他们家丫头是好朋友呢!”

越简单粗暴的话越容易听懂,在八字毛的指点下乐正龙牙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走了多长的反路,那家肥皂厂貌似全村闻名,八字毛一路走一路说就没停息过。家里头的姑娘好啊姑娘妙,姑娘家的肥皂人人要,惹得鬼子呱呱叫……乐正龙牙若有所思,从口袋里掏出那块肥皂,还未开口便被一把抢去。

“就是这个,丫头的手工肥皂!”

原来是手工的啊,怪不得那么精致……这样一来刚进山遇见的那个骑水牛的姑娘就是言家的丫头喽?乐正龙牙追悔莫及,看来时刻搭讪还是有好处的。

走在前头的人不停回过头来,她脑袋上的八字毛和大红花一抖一抖,看得乐正龙牙想笑。她夸着那丫头对人多么多么好,有多么多么漂亮,就连她的麻花辫也是,啧啧啧,辫的是多么精致啊!乐正龙牙觉得她太夸张了些,不过姑娘人确实很好的样子,长得也确实漂亮辫子确实干净整齐就是了,而且她漏掉了一点,那双腿才是姑娘最美的地方,让乐正龙牙都有点儿心动了。

“好姑娘要嫁给好郎君呀……”

八字毛再次回过头盯着乐正龙牙,目光中略带几分炫耀的神色;“俺们村好几个小伙子都想泡她呢,但谁看得上他们。”

乐正龙牙无声地笑了,在他的印象中农村汉子土得掉渣的形象追起姑娘绝对相当困难,在这样仿若与世隔绝的村里,能送的东西只剩下鸡蛋猪肉蒸馒头了吧。八字毛看着他的傻笑极度不爽,又开始夸夸他们家二狗蛋儿,二狗蛋好啊二狗蛋妙,二狗蛋开拖拉机真他妈拉风啊。乐正龙牙懒得去理睬她,已经能看见村子就在不远处了。

 

2.

“乐正……龙牙?”

言和小心地读着卡片上的名字,有些羞涩的抬头望了一眼面前的人,和上一次见面完全不同的是她随和的目光变得警惕起来,和看一个坏人别无二致。半晌她拿出一副老年机拨通了一串号码,叽叽咕咕之中貌似知道了她老人家忘记把家里来客人这件事告诉丫头了,一番混乱之后言和拉着他的手和大水牛走上了回家的路。

夕阳西下,二人一牛静静地走在泥巴小路上,构成一幅相当和谐的画面。乐正龙牙想为何自己的待遇要和那头水牛一样,倒也有不同的地方,那头牛可以凑到她身边亲昵地舔着她的手,但是乐正龙牙不行。言和说他们村很感谢乐正家的慷慨捐助,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肥皂厂,也不会过上这么好的日子听得乐正龙牙心塞塞,想着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不远处的老槐树下站着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她老人家见人回来了忙上前迎接,先牵过了牛,然后牵过乐正龙牙的手。

“和和啊,有没有怠慢人家?没有就好。哎饿了吧先进屋吃饭吧。”

说这些话的时候老妇人还赶走了一个长得像隔壁家老王的人,看样子嫌弃的很。

“那个是隔壁家老张,特烦,这都提亲好几次了说了俺家和和不会答应他偏不听,以为他儿子多厉害啊……不过和和也是该嫁人了,老大不小都24了,村口老汪的女儿才20,儿子都生了,叫什么汪尼玛……”

乐正龙牙注意到言和羞涩的低下了头,夕阳也掩饰不了她脸颊上的红晕,老人家的言语的确暴力了一些,一点儿也不顾姑娘的心情,不过看样子她已经习惯了。

“还有二狗蛋儿也该娶媳妇儿了,要不是他个小崽子最近跑城里去邪了俺绝对帮他找几个村里最好的姑娘。哎俺看你也不小了吧,看俺家丫头怎么样,还是挺般配的吧。”

“……不用在意那些话。”

趁着老人家在厨房忙活的功夫,言和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角,会意的乐正龙牙回给她一个自认为最完美温和的微笑,看得言和一愣一愣,走进厨房时还不小心撞到了墙壁。乐正龙牙想这一定是因为自己太帅了顿时心情大好,但如果他知道接下来会认识到这里的环境是有多么糟糕一定笑不出来。

厨房里火星欢快地舞蹈,就算有烟囱房间里仍充斥着呛人的烟味,这些也就算了,卫生设备才是最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方,譬如洗澡的困难,让每天能在浴缸里游泳的乐正龙牙极度不适,这些还是算了,那个茅坑就……言和告诉他不去茅房可以到菜地就地解决,当然这个提议当场就被拒绝了。隔壁的贮藏室被腾出一个空间,乐正龙牙看着言和铺床铺的背影若有所思,她洗完澡后穿了件齐膝的睡裙,漂亮的脚踝直到小腿的曲线一览无遗,再向上就是视线到达不了的地方了。

很久很久以前,在乐正龙牙的印象中乡里人的身体都是健壮的,皮肤都是黝黑的,笑容都是老土的,但言和一定是个意外,她像自己身边爱打扮的女孩那样有着细腻的皮肤,笑的样子有点儿像暗恋过的小学同桌阳光女孩。后来乐正龙牙知道她从来没有干过重活儿,每日与肥皂相伴才是她的工作。

鹤立鸡群这种景象让乐正龙牙来了兴致,每天跟言和一起上集市是最快乐的时光,虽然只是卖肥皂而已。乐正龙牙已经记不清自己浪费掉多少肥皂了,他只记得言和把一篮子肥皂砸在自己身上时是那样的慷慨、美丽,肥皂和我,哪个重要?

“我、我我……”

如果言和再羞涩一点的话,乐正龙牙肯定被她急死,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像八字毛那样明目张胆的说“丫头俺喜欢你”的性格也不错。乐正龙牙一把把言和揽到怀里,估计她已经眩晕到说不出话了。除了能抱抱大长腿自然也是摸到了,不知她从小受到的是什么教育,喜欢一边喊着“流氓”一边扇过来一巴掌,让乐正龙牙觉得自己是在欺负良家少女,但对方不也是愿意么。

有时和丫头一起去地里扫荡迎来一阵啧啧声,乐正龙牙就当他们是羡慕嫉妒恨,当着人家的面一把把丫头抱起小跑进家里,恶意的秀恩爱导致的后果是让言和不敢再出门,骑在牛背上都能听见小破孩们大声议论,那时候真想抓起乐正龙牙砸爆他们。

“跟俺进城吧……呸!”

不知何时自称就变的奇怪起来,乐正龙牙握紧言和的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自信到让对方抬不起头来。言和想甩开他的手却发现被死死拽住,对方一副得不到回应决不罢休的样子让她头疼。

“为什么?”

“进了城就能和我在一起,会找到更好的工作。”

“……”

“肥皂会卖的更好。”

 

3.

言和拿起锋利的刀,刀刃对准自己的脖颈,犹豫之间两行泪流下。就在这时门被打开,发现一样的人疯一般地冲了进来。

“阿和不要啊——”

伴随着剪刀的下落,一缕银发飘落到地面,言和剪掉了她多年的长发,对着镜子打理了一小会儿。

乐正绫怔怔地看着她,似乎还不能理解发生的一切。

“怎、怎么了突然。”

“听说失恋了剪头发可以调整心情。”

言和有板有眼地说出这句话,好像那两行泪根本不存在。乐正绫帮她擦了擦脸蛋儿,内心燃气一股想要把自己哥哥碎尸万段然后烧死的火焰,她最讨厌大男人以以强凛弱了,也别是欺负自己喜欢的人。

现在时间是下午六点半,去找乐正龙牙说不定能把他拦在餐厅胖揍一顿,乐正绫拉上言和就要去找他撕逼,不了衣角被轻轻拉住,回头看见言和有些可怕的微笑。

乐正绫拉着言和玩遍了城里大大小小的地方,理所当然没有像以前那样找各种理由拒绝。乐正绫抱着她倒在酒吧柔软的沙发上,混乱之中拨开遮住她脸蛋儿的散发,对着嘴唇就是一口,言和第一反应就是翻身把她重重摔在地板上,对方起身欲要反攻,电话偏偏在这时候响起。

“喂!”

听见熟悉的声音乐正绫立马挂断了电话,她可不想让如此良辰美景被烦心事坏了气氛。

“……好想回家。”

“那就回吧。”

“回到乡里……卖肥皂……”

“那也不错。”

躺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懒洋洋不想起身。乐正绫看着言和努力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桌前,当乐正绫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接通了那个号码。

“喂!是你啊……正好我告诉你,我要回家去卖肥皂!”

从未听见过她狂笑的声音,乐正绫直接被吓傻了,不顾周围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光速拿上东西追了上去,那家伙的酒品和酒量一样差,万一被车撞了就不是失恋这么简单的事了。

离店门不远处乐正绫发现了她,似乎在和什么人争吵,愈发清晰的声音让她放慢了自己的脚步,乐正龙牙就在那里努力控制着言和砸向自己的拳头,然后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紧紧搂住她,无视咬在自己身上的齿印和疯狂的谩骂声。乐正绫预感大事不妙,直接冲上前去补料自己的熊扑被巧妙的躲开。乐正龙牙紧紧抓住言和的手,一边装傻说着“啊你剪头发了啊真好看”一边揉了揉她的头,言和自然不傻,她毫不客气地咬住他的手,那疼痛感让乐正龙牙产生她要吃了自己的错觉。

至始至终乐正绫也没搞明白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二日言和依然安静地坐在办公室里敲电脑,担心问一下反被一句“乐正龙牙是谁”给请回了,看样子他还是没能留住她。

言和拉着乐正绫问乡里人很奇怪吗很粗俗吗就应该什么都不懂吗没文化就该死吗,言和摊手说自己就是乡下姑娘,啥也不懂干脆吃肥皂噎死好了。以后的日子她开始骂一些下流的英文单词,乐正绫觉得她一定是受到的打击太大导致神志不清,再后来乐正绫觉得老说脏话不太好,像大妈一样说一次打一次,言和揉了揉自己的头说我真的快被你打傻了。

几日后乐正绫在家百般无聊想去街上扫荡路过公园就看见一对情侣如胶似漆黏在一块,那明显的发色让乐正绫一下子就认出那是自己哥哥……以及他怀里的言和。

不会吧,真的被打傻了?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她只是远远站在一边看着,前几日那张面瘫扑克脸在乐正龙牙面前笑得灿烂,怀抱妹子的变态自然是趁机会占便宜,看气氛差不多了便冲着人家的嘴一口啃下去来了个深吻,乐正绫一旁看着都快把树皮给撕破了,她再也忍不住一声怒吼冲到两人面前。

“你俩耍我呢!?”

刚刚因惊吓松开手的两人怔怔的望着乐正绫不明白她为何发如此大的火,乐正龙牙第一个反应过来看着自己妹妹一脸深沉,像在教育隔壁家小屁孩:“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言和她也不愿意。”

乐正绫的目标是言和,自然不会听自己哥哥的话,她一把抓住言和的肩膀,像面对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一样拼命摇晃着呐喊着,好在刚下过一场小雨没多少人在,不然肯定被当成家庭伦理剧围观。

“为什么要骗我!你不是说失恋了吗!?”

那我前几天听你说话陪你喝酒安慰你算什么啊!

今日的言和以一种迷茫的眼神看着自己,反问什么失恋谁失恋了……乐正绫认为她一定是往事不堪回首正心塞着,不过仔细想想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能回归从前那样的生活是最好的结局,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

 

4.

    再回乡里的时候她老人家把房子好好装修了一顿,和几个婆娘一起把言和推进房间打扮着,不停叨唠责备她把头发剪了连祖传的簪子都用不上,但还是给龟女儿别上了几多花头饰,按照村里的习俗一步步来。

乐正龙牙看着她穿着一身红吐槽说这衣服怎么这么丑啊,言和别过头不去理他,把窗户开到最大让风疯狂地吹起自己的头发,乐正龙牙默默摇上窗子,从后视镜中看见她略带愤怒的目光,感觉气氛有点儿微妙便吹了声口哨。

“……流氓。”

“那你是流氓他老婆。”

言和语塞,从包里掏出烧馒头啃起来,满车漂浮着的面粉香味让乐正龙牙都饿了。言和把一小块掰下来塞到他嘴里,焦黄的地方能咬的嘎吱嘎吱响。

“好远。”

前方的路面仿佛能无限延伸,永远到不了尽头。言和开始心疼那些整日忙碌的四季了,以前坐在车上她总是闭上眼睛小憩,从来没有发现这段路是那样漫长。

“等会到了赶紧换衣服,在村里头耗的时间太多了。”

乐正龙牙想起那些拦在门开口就要一大包糖的小屁孩就头疼,真心不明白娶个老婆为啥还有这么多破规矩。

“他们是喜欢你才会这样,给一点好东西就好开心。”

“是吗?”

印象里他们只在为卖肥皂的小姑娘不再卖肥皂而难过,言和给了他们一人一块肥皂,被小心地抱起来兜在口袋里。第一次,乐正龙牙竟然为言和不再干肥皂这一行了感到可惜,就算已经能摸到和她家肥皂一样光滑的腿,那头牛不再以那么忧伤的目光看着自己,那个卖肥皂的小姑娘已经不在了。但他一点也不后悔,也许是没能发现自己的自私心扼杀了最心爱人多么大的创造性,乐正龙牙只想着这个故事的结局是英雄抱得美人归,又有几人懂美人心中泪?

 

后记:相当混乱的一篇。大部分对村里的记忆是在外婆家留下的,我却一丁点儿也不喜欢那里。大多数不明不白的地方结局会给大家做出解释【大概】,与前篇又有出入是闹哪样……还有一篇这个系列就完结了,写的真爽啊。

评论
热度(17)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