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周五生物研究

1.

谁都不知道这个繁华大城市的边缘有个不起眼的旮旯村,村里有个肥皂大户,他们家有个卖肥皂的小姑娘叫做言和,她人长得漂亮,卖的肥皂也又香又好,所以大伙儿都喜欢买她的肥皂。那些日子村里头真热闹,出门遇人就能闻见肥皂里薄荷的香气,和她身上的气味一模一样。好景不长,有一天,卖肥皂的小姑娘不见了……大家找了三天三夜,终于在城里头的找到了她,原来绑架她的,是一只熊猫……

“……你干什么!”

言声一把踢飞乐正龙牙扔向自己的枕头,见对方又要行动他连忙准备着躲避,意识到这行为简直愚蠢后他淡定的坐了下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抿了一口茶。

“之前我问你什么来着?”

“言和在村里头干啥。”

乐正龙牙呵呵了一声,低下头继续捣鼓复杂多样的变态料理杂志。虽然知道这熟悉的陌生人黑自己已经成为习惯但就是忍不下去。乐正龙牙总觉得他是小心眼,无非是自己心爱的妹妹出嫁极度不爽,冷静下来后变着花样儿损自己。这次听说言和病了他就飞一般地过来了,索然被告知不需要照顾但仍固执己见地留了下来,乐正龙牙非常不欢迎这个外来人员,简直就是破坏自己和言和恩恩爱爱的日常……她本人倒是不介意,仅凭这一点那家伙居然能嚣张这么久。

临近午饭时间,乐正龙牙已经开始思考下厨该干点啥新鲜玩意儿。在言声看来乐正龙牙在做饭这方面还是太嫩了点,刚刚上路的新手要打击他的自尊心相当容易。乐正龙牙抬头就看见言声莫名上扬的嘴角,慢慢恶意的嘲笑包含在这小小的动作里,要不是因为那张和言和长的太过相似的脸他早就一拳打上去了。

看不起这种心理大概也是双向的,乐正龙牙猜到言声会的几道菜一定是炒黄瓜、炒土豆和炒青菜。

“喂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

乐正龙牙才不想和只会三道菜的男人发生任何合作关系,紧接着就是无数次被嘲笑穿围裙提着菜刀的样子像屠宰场出生的隔壁家老王。这些乐正龙牙都不在意了,自己要操心的人是言和又不是他。

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言和只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出来,带有倦意的眼神呆滞的望着客厅里的两人人。乐正龙牙上前在她耳边低语几句,亲昵地吻了吻她的额头示意对方快点去洗漱。言声端正地坐在沙发上情咳两声,招来了带着仇恨与不屑的目光。乐正龙牙忽然觉得自己心情大好,干起活来有劲了许多。

卫生间的镜面倒映出自己的脸,身体上受到的打击让言和看上去有些憔悴。她洗了把脸后在洗手台前伫立了许久,最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平坦的腹部。

 

2.

吃过午饭后转车呼啦呼啦送走了言声,乐正龙牙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轻哼起愉快的小调。言和窝在沙发上差点儿睡着,乐正龙牙举着一双浸过水后冰凉的手一把搂住她的腰,惊吓到对方的结果是猛地被扇了一巴掌。相较于乐正龙牙来说软绵绵的力道根本无法阻止自己。乐正龙牙趁虚而入一只手撩起她的上衣还未完全感受到热度就被推到一边,言和站起身来离他远远的,警惕的像一只松鼠。

“……你哪里还不舒服吗?”

无论怎么样都要给双方台阶下,但对方似乎并不领情。言和摇了摇头只身走进卧室关上门,留下乐正龙牙一个人闷闷不乐。平时卿卿我我的人突然不理自己了,那说明什么?乐正龙牙不想承认自己任何一处做的有问题,近乎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呀认为自己就是个好男人,应该得到香吻乃至啪啪啪的回报才对。可惜这些都没有,言和的反应与自己的付出成反比,把她扑倒扔在床上会挣扎地很厉害,有机会脱身就整个人钻进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计划失败后的乐正龙牙很沮丧地躺下,把身旁的大团子捂在怀里后沉沉睡去。

 

夜晚的风儿有些喧嚣,乐正龙牙拉着媳妇儿在大街上扫荡,穿梭于拥挤人群之间的感觉让言和很不愉快,汗臭味夹杂着浓郁的香水让她恶心到想吐。被一点闪耀的灯光照亮的夜市,席地而坐的杂物摊与帐篷挨在一起十分拥挤。以前乐正龙牙无聊也会来这里,但今天不同,又没人在身侧整个气氛都不一样了。属于二人的约会正在进行,让乐正龙牙想想就有点儿兴奋。他想起第一次牵着她的手上街的时候,她很抵触城里夜市不同寻常的热闹,只会跟在身后一点一点前进,也是在那一天乐正龙牙坐在流动小吃摊亲吻了她的唇——当然负伤的程度也相当厉害。最令人怀念的还是那时的言和,那个单纯地小姑娘刚从乡下来,干活认真老实,身上似乎漂浮着薄荷清香。听说人家以前是卖肥皂的,感觉很不错。有时候生活在闪光点之外,灰暗到不曾被人发现。乐正龙牙真是孤独寂寞到想喊出“再卖一次肥皂再爱我一次”的口号,让心爱的姑娘回心转意。

她就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休息,拒绝乐正龙牙一切献殷勤的机会,像是舞池中孤独的舞者。

“你心情不好。”

乐正龙牙递给她一杯矿泉水,冷藏后表面的水珠湿润了她的手心。言和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摸摸放在一边,挪动身子给站着的人留出一个空位。

“不是。”言和盯紧那双碧绿色的眸子,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这里好吵……”

言和有些嫌弃地望了望四周花花绿绿的一大片,再重新把视线移回乐正龙牙身上,眼睛里充斥着“我想回家”的讯息。乐正龙牙拉她起身,对方趁这机会凑近,有些害羞地在他耳边轻声细语。

“我们……”

“真的假的?”

言和避开了他的目光,十分沮丧地低下了头。乐正龙牙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这次显得合情合理。

最终言和还是推开了他,说出对方想知道的一切。

“昨天阿声陪我去的。”

又是他,那个多余的渣渣。

“为什么不叫我?”

“不想。”

“为什么不想?”

“就是不想。”

“你……”

你不信任我?这样的话说出来好像太伤人了点,于是被生生咽了下去。乐正龙牙想就当她害羞好了,多害羞害羞也是好的,更柔一点、更软一点,像卖肥皂时那样子。

城市边缘的旮旯村在大山里头,卖肥皂的小姑娘在哪里出生。言家不知啥时候做起了肥皂生意,由于良心经营在村里头很快就火了起来,更有人为其家女作曲《卖肥皂的小姑娘》。光是看见她可爱的脸就让人产生想买她家肥皂的冲动。生意嘛,当然是做的越大越好,当乐正龙牙说出“你的肥皂都被我承包了”这句话却产生了不良反应,言和当时一把把篮子里的肥皂砸在他头上就气冲冲地走了,嘴里唠叨着让你承包让你承包……乐正龙牙觉得自己也不亏,毕竟之前摸到了人家屁股,总算是有所收获。

后来村里再也见不到卖肥皂的小姑娘了,大家都说她跟着一只熊猫去了城里,熊猫很有钱,连动物园园长都怕他。村里人不知道小姑娘会怎么样,后来听说她在那里找到了好工作成了城里娃,和那只熊猫在一起,生活不错的样子。前阵子两人来过村子一回,大家都像看稀奇似的围观她男人,啧啧称奇说那发色简直是尊贵的象征……不,小姑娘倒是觉得除了很好辨认之外没什么特别之处,她以前的麻花辫也剪成了男孩子一样的短发,看上去没有以前那种特殊的温柔,但对人也还是那么好,尤其讨小孩子喜欢。

那时一段让乐正龙牙不堪回首的悲惨记忆,被人围观暂且不说,村里的熊孩子就喜欢拉着他的辫子,听不懂老大爷大妈满口黄牙吐出的家乡话(怎么听都感觉在骂人)。乐正龙牙就当他们是空气,他们家男的也是,把一双掏过猪食的脏手伸向自己,胃里一阵翻滚之后勉强忍住了。家里头只有老娘一个老人,哭哭啼啼地拉着乐正龙牙说自家小的从小缺少父爱,还没出生老爹就远奔异乡了,从小她就跟在二狗蛋屁股后头跑笑的没心没肺。乐正龙牙点头说自己一定会照顾好她,说着一把搂过媳妇儿,那时候的她还会窝在自己怀里害羞,不像现在这样一脚踢开不冷不热的。乐正龙牙有些后悔一不小心就让她偷偷变化了,周围的环境或是人,人……人……人的话,一定是那个整天游手好闲的疯丫头没错了!女同偏好让乐正龙牙不止一次对她俩人之间的关系产生警惕,无数次撞见妹妹企图对自己媳妇儿进行非礼……也许只是想多了。

乐正龙牙觉得现在的言和对自己一点儿也不好,尝试改变她,失败的滋味让乐正龙牙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他觉得自己的热情并未减少,为什么对方会突然冷淡下来?当然还是觉得她那么可爱,那么喜欢……喜欢?乐正龙牙其实想过是不是因为自己这方面感情减少以致出现了错觉,但现在看上去是不可能的样子,他得到了好消息。

“我想回家。”

“嗯,现在就回去。”

“……我是说回村里。”

“……”

乐正龙牙摇了摇脑袋,让自己不去回想那些惨痛的岁月,然后咬着牙勉强说出口。

“好……”

 

3.

一日半天?一个工作日?

言和说自己不知道呆多少天浩,她只是一个劲地往行李箱里塞东西,看得乐正龙牙以为她要去环游世界。说真心话乐正龙牙一点儿也没有去那破地方的欲望,特别是某个烦人的白毛,连他的脸都不想见到。在言和不知道的地方,自从他要求乐正龙牙放尊重点要叫自己大舅子后就一直对他心怀不满,无数次破坏自己言和的二人世界更是让乐正龙牙讨厌他到了极点,要不是因为媳妇儿太固执,乐正龙牙打死都不愿意回去。

破地方的泥巴路一点儿也没有改变,坑坑洼洼夹杂着石子与砂砾,肮脏的水坑与路边牛粪的奇妙芳香让他不敢恭维。乐正龙牙紧紧抓着言和都不敢放手,直到对方瞪了自己一眼才从奇特的神经质中恢复。乐正龙牙把包裹行李从车里一件一件拿出来,把小包挂在言和身上,正准备进村扫荡视线就撞见让人心烦的身影。

“妹夫。”

乐正龙牙白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言和把手提箱交给言声,转身从包里拿出矿泉水递给两人。

“我不渴。”

乐正龙牙望向言和,发现她的眉头细微的变化。

“可是路上你一直没……”

“到了再说吧。”

言和只好把瓶子拿在手上,也算是帮忙减轻一点负担,乐正龙牙默默跟在后面艰难地移动,死都不肯把东西让仇敌帮忙分担,到达终点的时候他不管床板有多硬直接扑上去窗户大开自然风哗啦啦的吹。

“你还好吗?”

言和把那瓶水递给乐正龙牙,坐上床边打探他的消息。

“好,好得很。”

看见担心自己的脸让乐正龙牙感到很愉快,拉住她的手臂稍稍用力就坐了起来,唇边轻轻啄了啄她的嘴唇,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在外口串门的老人家也会来了,见到自己姑娘自然高兴地上前唠嗑,又责备乐正龙牙没能照顾好她看起来瘦了。

那是因为她老加班工作,劝都劝不住……

这样的真相自然不能说出口,他口口皆答是,尴尬的笑容让言和像看骗子一样看着他,但现在乐正龙牙不想和对方讨论脸皮厚的问题。

“还是呆在村里好,山清水秀,适合养胎。”

听完这句话乐正龙牙连拍死言声的冲动都有了,让他留在这里十个月简直就是地狱般的考验,她老人家也表示赞同,本人倒是不吱声,看样子还是有挽回的余地

“还是去城里吧,医疗条件好,很安全……”说着乐正龙牙瞟了一眼言和,她正低头抚摸着自己尚且平坦的腹部,念念叨叨似乎在和连形儿都为成的小东西说话,“安全最重要不是嘛。”

她老人家也点了点头,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去厨房忙活,剩下的三人四目相对。

乐正龙牙觉得言声处处跟自己作对的行为简直是有病,特别是介入人家私事让他快忍无可忍,这次也是,居然异想天开到让亲妹妹留在这个连医疗卫生都没有破地方,不是但是没办法,人蠢了就是这样。

“我就来这儿过几天,然后回去。”

言和抬头注视着和自己一样冰蓝色的眸子,不紧不慢地开口。对方显然是已经猜到会是这个结果,冲着两人笑了笑就去给老娘搭把手了。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的时候,乐正龙牙除了抱着她就没什么别的事可做了,让他去挑粪挖茅坑绝对不可能,喂鸡这样的危险事也就算了,乐正龙牙死都不会忘记上一次来棒倒忙不说还因为那些该死的毛而过敏,拜拜被那个白毛小子嘲笑,无数次言和表示他可以去给地里的老爹帮忙,也拒绝了。

稍稍加重了些手里的力度,乐正龙牙抱着媳妇儿躺在床上,这样子有佳人在怀什么都不错的感觉非常棒。言和觉得乐正龙牙脑子有病,大热天非要抱个人玩,好在夜里温度足够怡人,言和一个人在屋外的台阶上乘凉,故乡的夜晚让她找回了许久未出现的安心。

才几个月不见,不远处水塘里的荷花几乎要凋谢光,混杂着菜地和竹林的气息入侵鼻腔,田埂的另一边尚且有亮起灯火的人家,也许是像自己一样思考着什么。

呆在这里感觉也不错……

不经意间嘴角上扬,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关于乐正龙牙的意见。

是人都看得出来乐正龙牙对这个破地方的怨念,不仅仅在于言声,更多的是与城里截然不同的环境。第一次来的时候他睡不惯硬的要死的木板床,在上头翻来覆去了半天吵得言和心烦意乱,最后还是把他抱在怀里才勉强睡着。次日与鸡鸭猪狗同处的时光就更不用说了,还有厨房里的烟味把他弄得够呛。

乐正龙牙从身后抱住她,双腿加紧把她禁锢在怀里,草草梳起的头发洒落在她的脸庞、脖颈、肩膀,挠人的时候像小虫子一样。他身上酒精的气味让她有些不爽,试图挣脱他的怀抱也因对方的执着宣告失败。乐正龙牙磨蹭着她的后背和肩膀,口中不满嘟囔的样子有点像隔壁家熊孩子。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凑近她的耳廓。

“你现在这样子一点都不可爱……”

本来就……不是可爱系的。

言和咽下一口唾沫,莫名感觉很暧昧的动作让她产生一丝不适。说道可爱的话,还是隔壁家黑发小正太比较符合。

“以前卖肥皂的时候就那么可爱!”乐正龙牙突然顿了顿,忍不住轻轻舔舐了她的耳垂,感受到怀里人一阵颤抖之后才心满意足地接上刚才的话,“感觉不喜欢你了。”

莫名的自信感哪里来的啊?

“是吗?”

“你伤心吗,要不要我来安慰你?”

推开乐正龙牙不断凑近的脸,言和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是不是和老爹喝酒了。”

“唔唔……嗯……”

对方模模糊糊回答着不知是不是承认了,言和还想说些什么,乐正龙牙只觉得心烦想办法去堵住她的嘴。偷袭的时候过于明显,被发觉后一个巴掌抵住,这个举动让乐正龙牙异常失落,他纠缠不休像一只特大苍蝇骚扰着她,口中念念有词的求吻理由听得言和脸都黑,。她一边推攘一边以他满口酒气为由逃避,但对方貌似并不打算轻易放弃,她已经快没心思跟他胡闹了。

不知为什么言和就是不喜欢那股酒精的气味,可能是归来的酒鬼老爹的缘故,也可能是工作中那些酗酒到可怕的男人。她从来没明白过如此刺激难闻的液体为何那么受人欢迎,不经对长久以来文化流传的方式打上一个大问号。

言和轻抚身边人的脊背想试着减轻他的痛苦,一阵呕吐过没办法让他好起来,蹲在光秃秃的土地上无精打采耷拉着脑袋,呜咽的声音像是要哭出来。

“我要回家……回家……”

言和叹了一口气,微微弯下腰去握住他的手,乐正龙牙抓住她的手腕慢慢站了起来,一同坐在台阶上装出一副看月亮的样子。乐正龙牙蹭到媳妇儿温暖的怀里,柔软的胸部让他异常满足。言和推开他后四目相对,绿色的眸子里有些异常的认真神色,言和猜测他下一秒说些什么重要的事,做好了安静聆听的准备。

“……你知道我为什么吐了吗?”

“那是因为你喝多了。”

“不,你错了,因为你……你……因为你不肯亲我。”

“……”

肩头传来了微微的压力,逐渐变重到让她感觉到酸痛,乐正龙牙在上面把脸蛋滚来滚去。酒后吐真言,不着边的的话也一个劲儿地说出口了,他大声嚷嚷着“再卖一次肥皂再爱我一次”让言和庆幸周围没人,捂住他的嘴吧也阻止不了,接下来还有《卖肥皂的小姑娘》一曲,言和形象他对肥皂的执念究竟有多深。

对于乐正龙牙来说两人缘定肥皂,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遇到了她真爱的白马王子一样的故事,怎么看都应该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言和确认为这只是一场意外,那一块漂亮的肥皂递到他手中时,也感觉到了通过目光传来的电火花。不久后有了固定工作,卖肥皂这种是也不再帮家里人做了,自己倒是放得下,可没想到他的执念会有那么深。言和问乐正龙牙难道你是因为肥皂才关注我?对方点了点头又赶紧说我喜欢你和肥皂。

这么一折腾他也是累了,说是自己的玻璃心快要碎掉。言和往后挪了挪身子示意他可以躺在自己腿上,开始想着稍微休息一下最终还是没忍住在柔软的枕头上睡着了……

4.

醒来的时间出乎乐正龙牙意料之外的早,他翻出自己的手机立马起床。空荡荡的客厅里只有言和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吃着加糖的粥,见乐正龙牙走过来便递给他一块切过的馒头。

“我不吃。”

这样说着蹭上了言和柔软的头发,无法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只模糊忆起自己躺在她腿上忘记了时间。

“辛苦你了。”

毕竟一个女孩子要把一个大男人拽到床上解开衣裤也是蛮辛苦的,醉酒期间也不知会做出多少让她苦恼的事来,而且还是在有着身子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动作都应该变得小心翼翼才对。

“不辛苦,我让言声抱你进的屋。”

乐正龙牙的脸一下子全黑,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现在有种想拿把杀猪刀剁掉那双手的冲动,但在言和面前要维持一个好男人的形象,窝里反这样的事会让她反感。

“他……还做过什么没。”

“哦,衣服也是他帮你脱的。”

“……”

“……”

“……”

这回真的要咆哮了。乐正龙牙想想自己起床时的一身精光再想想言声那张给佬一样的脸心中全是万马奔腾后留下的排泄物,言和看着他越来越奇怪的脸色忍不住笑出声来。

“骗你的。”言和把一块大大的馒头塞到他嘴里,冲着他露出了村里姑娘才有的干净笑容,“是我帮你脱的。”

言和低下头不声不响地一口口咬起馒头片,不再去看努力吞咽的乐正龙牙。对方吃完后看着她有些羞涩的神情突然没了话说,好像刚才不小心一起吞下了肚。乐正龙牙搬了个小板凳坐到她身旁,贴上她的腹部轻轻磨蹭着,弄得言和有点儿痒。

“没动静。”

“那是自然,他形都没成呢……”

说这些话的时候言和觉得自己在梦中,只身一人的日子已经离自己很远很远,但那时候的每一日仿佛就在昨天。那个时候她还在卖肥皂,认人都夸肥皂好,卖肥皂好、好啊……那时言和压根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人,和他一起生活的日子就像白日梦。旧时光只是在泥巴地上乱跑,捉捉菜地里的虫子,百般无聊的时光变得充足,现在这样大部分的空白被不喜欢的事物所占领,那是侵犯。

反复做一件事最后总会厌倦,强迫一个陈旧的机器去运转,它因为长久积累的灰尘只能做到勉强行动。迷迷糊糊过后每天夜晚如常,能躺在舒适的沙发上小憩就是相当美妙的感受,去掉乐正龙牙不停歇的废话也许会更好?不、不一定吧……这样一来当初为何要与他结合?原本喜欢清净一个人享受的言和产生了疑惑,她确定自己对乐正龙牙怀有一丝特殊的感情……渴望被拥抱和亲吻,像冬天在暖炉旁一般的感觉。喜欢这种东西言和甚至懒得去思考,有可能就是因为爱屋及乌,比如说乐正龙牙,他说他喜欢的是言和的一切,包括对方的缺点。

篝火旁的人和谐的谈笑声让两个安静的人显得格格不入。言和靠在长椅上闭着眼打盹儿,知道乐正龙牙把剩下的干柴一股脑儿扔进火堆,噼里啪啦燃烧的音符惊醒了她。乐正龙牙挪到她旁边想要凑近亲热一番,亲吻或是让手指划过身体曲线,这次意外的没有遭到拒绝,也许是她太累了,多了一个人更是多了一份累。

真的,需要睡一个长长的觉来弥补。

评论
热度(11)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