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周四生物研究

1.

睁开双眼看见的夜晚正值最宜人的时刻,微风透过窗缝袭向脸庞,汗珠低落之间被它承托,莫名的寒意让她忍不住瑟缩。言和深深叹了一口气,胡乱抹去脸上的汗珠,一副颓圮的表情重新倒在了床上。

“……”

几乎是习惯了夜夜噩梦缠身的人这次仿佛受到了惊吓,瑟缩在被窝里久久不能入眠。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身影比噩梦本身更令人讨厌。

因为一切都太过于真实,他的枪口对准自己的胸口,灼热之中冰冷的触感带来的竟是惊慌失措之中唯一的安定感。类似这样自己死掉的梦也懒得一一细数,第二天便像流水砂砾一样被冲刷走。也有很多很多次梦见和他在一起,看见背影或是长长的头发,最令人脸红心跳的无非是十指相扣传达似有似无的温度,只是这样的程度,竟然胜过今日的亲密接触。

言和摇了摇脑袋强迫自己忘掉令人羞耻的记忆,内心泛起的一丝喜悦被厚重的自尊心践踏在脚底。梦中的自己居然产生“死在爱人手里的快感”这样的想法,自我惊吓后捂住胸口能感受到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这些都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无间隙的身体交合以及假想那些行为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快乐。每每回想起脸颊上的滚烫让她羞愧到抬不起头。言和把脸埋进被窝,尽量学会放松自己的神经,最终还是抵不住一波接一波睡意袭来,合上双眼后很快就睡熟过去。


2.

匆匆穿过城市繁华的地带,灿烂的灯光后隐藏着无数早已被人熟知透的秘密。在工地休憩的工人,被妻儿等待归来的男人或是街上妖娆的女人。言和与他们任何一人毫无关系,无视向自己投来的惊讶目光一步步走向回家的路。

就在对面,那个人的家中透露出暖黄色的灯光,是带了哪个人回家?言和下意识地扣紧手指,深陷的指甲勒得自己生疼。夜里的冷风吹过,手的温度降低到冰冷,转身想回家一头撞上宽敞的怀抱,熟悉的气息在那么一瞬间让人产生了安心的感觉。下一秒开始挣扎起来,不了却被揽进臂弯里,怡人的体温让她清楚的了解到自己身上的冷。

“乐正……!”

“你身上好冷。”

“龙牙……”

突如其来安慰似的话让言和一下子迷失了本该汹涌澎拜河流的方向,软下来的语气像是在亲昵地呼唤爱人的真名,脸颊好像开始发烫。

“你还没回家?”

想起了在黑暗中寂静已久的窗扉今日突如其来的暖光,言和没来得及仔细思考就将疑问说出了口。

“我以为你已经回家了。”

“你才是吧,这时候早该休息了。”

“哦,见了以前的同学,就晚了点……”

言和藏在背后的手指又开始新一轮的疯狂施压,在他面前紧张地不知所措。

“这样啊……”

“……你干什么!”

推开近在咫尺的人时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言和犹豫在那短暂的时间,下一秒

又退后几步,离他两米距离。

“有酒精味儿。”

乐正龙牙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要敲碎湖面的冰。已经不止一次两次见到他这样的神情,每每撞见都有心脏被强制性解剖的感觉,秘密都不在了。因为这一点,言和觉得自己可能不喜欢他,不喜欢被他当做小孩子一样说教,即使对方并不这样想。比自己强盛的人,嘲讽着自己。这样无厘头地走在人生的路上,磕磕绊绊,做了多少错误的事理应接受惩罚,它们接踵而来时让言和很是吃不消。乐正龙牙也许是个雕像,在他安静地站在一旁时这样想到过。但是偏偏有时候他又开口了。

“吃过晚饭了吗?”

摇了摇头,听到这句话莫名安心了不少。也许是之前酒精的作用,朦胧的意识之中扑倒在他怀里,撒娇似地蹭了蹭温暖的胸口。乐正龙牙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把她搂在怀里。想着自己居然能顺理成章地适应她的排斥于主动的反差像普通恋人一样,因为和心中所想的有些事重合了吧。

怀里的人将温热的呼吸吐在敏感的肌肤上,告诉自己空腹的饿感觉,念念叨叨。

“言和?”

乐正龙牙轻轻推了推她,造成了怀里人极度不满的嘀咕,思考顷刻后将她一把抱起,回家路上感觉她往里头又钻了钻,寻找舒适位置的过程让人心痒。

客厅里的灯亮着,从沙发到地板无一不散布着大大小小的人造垃圾,躺在沙发上的女孩和空酒杯一起,带有醉意的睡眼一眼望穿。显然之前这里轰轰烈烈闹过一场不小的动静。言和盯着她看了许久,散落的长发还能看出麻花辫的痕迹,唯一坚持不倒的哪根呆毛摇摇欲坠。

“她是谁……”

把重心靠向椅背,勉强能支撑起身子。看着他把熟睡的女孩抱进里屋,之前的疑惑突然有勇气直言。

“我妹妹。”

不受控制的嘴角上扬,原本狂跳的心脏也慢慢平静了下来,贴近他的胸口感受到有节奏的跳动共鸣。

关键时刻用来饱腹的夜宵带给人异常的满足感。言和窝在沙发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忙碌的身影,脑子里想到些不好的东西就觉得头脑发热……自己想怎么样?

想到这些问题时内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言和不敢轻易去设想未来,包括下一秒即将发生的事。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她平时从来就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就算错过了许多珍贵的东西都不会发觉。比这更可怕的是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热情,看似薄情寡义之中失去的东西数也数不清。

被食物余香环绕的那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言和拉过他的衣领触碰放不下手的温暖,双臂揽过比自己的要宽大许多的肩膀,紧贴上的身体开始发汗,就连气氛也有微妙的变化。言和把他按倒在沙发上,手指拂过脸颊到胸膛,最终鼓起勇气凑近他的唇让剩下的时间淹没在暖湿的海洋里。乐正龙牙多加一份热情回应着本该只是小小的悸动,最终却被引导成急促喘息的程度,昏天暗地看不清动作不受控制地撩开衣角,刚触碰到发烫的肌肤便被他一把抓住手腕。

“行了……”

乐正龙牙起身轻轻推开她,无视抱怨似的反抗扔到沙发的另一边。言和一边调整好呼吸节奏,睁开眼死死盯住他。

“已经很晚了,该去休息了。”

言和半眯上眼睛,再次钻进他怀里,半晌后才轻轻点了点头。

寂静无声的夜晚只点亮这一盏灯,昏昏沉沉能催人入眠。乐正龙牙帮她盖好被子,端详暗灯下熟睡的脸庞许久,什么也没留下。


3.

耳朵里传入街头大妈叫卖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身处不熟悉的空间。偌大的床上只有她一人,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不均匀地投射在被窝以及延伸的书桌。陈旧的书籍整齐地列成若干份,这个房间就和它的主人令人安心。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些什么,言和猛地掀开被子,阳光照射在身上,有怡人的温度。

衣服还在,和昨天穿上它们时几乎没什么两样,床单也干净整洁。

终于放下心来似的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打算起床发现他留给自己的话。乐正龙牙告诉她能吃的都放在冰箱里,自家热水器的使用方法和wifi密码,等等一系列细节让言和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啥都不懂刚过门的媳妇儿,想到这里心跳好像加快了一些。

言和没有留着这里,她收拾整理好自己就离开了,临走前第一次留意到他一身正装的照片,身边是笑得灿烂的他的妹妹。

快要到正午时分,把逛街的时间用在一处买了些小点心,打算当做昨晚收到款待的谢礼送出去。

我又不知道他喜欢些什么……

这样想来就不会因为东西是迎合自己的胃口而愧疚。言和倔强地反抗这样的事,礼尚往来的道理做的简直糟糕,所以一直一个人的样子自己也不觉得奇怪。放松了些许就能前往他可能在的方向。

“……吃饭了吧?”

挑选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对方可能是因自己的到来感到惊奇,接下来的几秒变成了冷的对视。

“是……”

言和听着他好像还要说些什么,抿住嘴巴无声地将包装好的盒子推到他面前。

“这是谢礼。”言和抬起眼眸看着他,但很快又伴随着发热的脸颊低了下去,“昨天谢谢你了。”

言和猜到他是不是有打算嘲笑自己,这样正经的道歉是没有必要,等等之类。很快她的心思就开始漂浮不定,被握住的手通过这一交点传递电波。

思考着要不要回应他的想法,抬起头与澄澈的绿色瞳眸对视,展现在他面前的现在一定是少女般羞涩的神情。手被他包裹住的温暖向四周扩散让体温上升,越来越近的面孔让言和犹豫着闭上双眼是否更好……

“喂、那个谁——”

感受到他毫不犹豫的推力,睁开眼睛看见他少有的惊慌神色,以及对面眼熟的一抹红。

那个女孩扎着整整齐齐的麻花辫,像红色给人的印象一样,充满活力的眼神紧紧盯着自己,能让人两项起海边霸道行走的螃蟹。她拍了拍身边人的饿肩膀,测过身子用只有三人能听见的声音讨论人生哲理。

“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和女孩子约会!”

“喂你……”乐正龙牙把她退到一边,似乎是害怕无悔匆忙解释,“她是我妹妹,绫。”

这次算是看清了她的面容,吻合照片上灿烂的笑容,只不过面前这只貌似长大了不少。言和告诉她自己只不过是来道谢,稍后便离开。听说是叫乐正绫的女孩邀请她去门外喝喝茶,不顾反抗像自家人一样挽起手臂飞快消失在乐正龙牙面前。

桌面上剩下的东西,乐正龙牙小心翼翼地将它收好,只身离开了餐厅。


4.

“你哥哥?”

“单身三十岁的老男人。”

“不、呃……他没找过女朋友吗?”

“都被甩啦,嘴笨得要死一点儿都不讨人喜欢。”

“但他是个好人。”

“好是好,啥时候做点该做的事才是真的好。”

言和似乎被对方的语气感染,心情逐渐好了起来。可能是因为两人之间那个人的存在感太过强烈,讨论的内容不自觉地向他靠近,后来变成女孩子们在一起八卦盛宴。奶茶的香气热腾腾地扑打在脸上,细微的绒毛在阳光下变成半透明。乐正绫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人,像是屠宰场出生,心中想着好色是人之本色……咳咳!

“你还好吗?”

言和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对方一脸惊恐像是什么重要的秘密被人发现一般,抄起桌前的奶茶一饮而尽,很快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5.

每周四晚她总是加班到很晚,岔路口前迷迷糊糊选择了通往他家门前的花园小道,水怪沉寂在池水里,路过桥面能听见它发出噗通通的声音。

回过神时已经按响了门铃,连后悔的时间都没有门已经逐渐大开,不知为何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原本坚定地信念一下子崩溃,像决堤的潮水要淹没了自己。失去重心一下子瘫倒在他怀里,被有力的臂膀接住。

“你还好吗?”

乐正龙牙想试着扶起她,但对方貌似更喜欢靠上他的肩膀寻求安稳。冰凉的手指划过后背,接触裸露肌肤时像电流一般刺激着神经。温热的吐息扑打着脸颊,伴随她愈发家中的依靠化为灼热感。凉风吹过感觉到后背一阵蒸腾的寒冷,但这些丝毫影响不到属于两人环抱着的温暖。轻轻推了推身上的人,她一动也不动地趴在上面安心闭上了眼睛。乐正龙牙一把将她抱起,感觉到后劲的牵引力稍稍加重。

那个人躺在床上似乎还不想入眠。脱掉高跟鞋的脚有些酸痛,于是她十分不满地抗议着,将身边人的衣角紧紧拽住,嘀咕了一整子后才慢慢睁开双眼。

“……去洗澡?”

言和摇了摇头,伸手去抚摸他的脸颊。

“那,吃点东西怎么样?”

直起身子吻上他的唇,尝试着做主动方,环绕鼻腔的薄荷清香让人心怡。温暖之间轻柔的碰撞相融,是锅炉中烧沸的冰山融水。感觉到她手掌轻微的压力,知道衣扣被解开才突然产生了警惕。单衣的衬衫间隙露出紧实的肌肤,被浸湿后模模糊糊若隐若现。

她好像没有喝酒......

所以一切可以看做她自愿吗?这样希望的同时,又害怕着它。

犹豫的时间好像太过漫长,身下的不安分子开始躁动,被解开的领口露出不适合她的深紫色内衣,皮肤高温显示出尖锐物体划过留下的红痕。言和凑到他耳边低声密语,被暧昧充斥的话语吐息在耳廓,像爬满了可恶的小虫子。

“今天就……”

她好像还说了些什么,自己却什么也听不见。乐正龙牙吻上她的胸口,一面如数褪去她的衣裙,一路向下。

床头的灯熄灭那一瞬间四周陷入无边的黑暗,近距离便能看清对方的脸。从温柔的爱抚直到坦诚相对,她似乎有点害羞地埋下头去,一边嘀咕着搂住他的脖颈。静待开启的泉水源头已经开始滴穿鹅卵石,温暖的太阳晒得它们暖烘烘,细湿过柔嫩的绿草坪。肌肤边凉飕飕的风,冰火中的火山口渴望爆发力。手指深入他的发,柔软的触感让言和开始联想。平时它们都是整整齐齐扎成一束,少有像现在这样披散在后背、前胸。细腻柔软的它们刺激着言和的皮肤,像昆虫带来的痒与痛。一口咬住他的一撮头发,比女孩子还要漂亮简直令人嫉妒。

摧毁中心防线的那一瞬间被未知的恐惧占领,疼痛感冲散一切。突如其来的羞耻感让她紧咬住下唇,十指深陷肌肤的柔软。可惜这些无法掩盖住唇便仍旧不间断滑落的音符,它们不和谐地努力调整,却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事。特殊的灼烧感带来她不可思议的反应,乐正龙牙凑到她耳边低声安慰,小心翼翼的引导她走向极乐世界。回应他的不自觉收缩,这些就足以让场面更加热烈。

陷入无法挣脱的局面,被不可抵抗的吸附力牵扯越陷越深。隔绝在门扉之内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也无法分出一丁点儿心思去在意它,全身的热量高度集中,形成火山爆发前兆的美景。

手背上有湿热的触感,整理好额前的碎发能看清微红的眼,汗水和它们混合在一起彼此不分。

“弄疼你了吗?”

“唔、嗯,嗯?”

像小孩子一样努力抑制着哭泣流露,不自然的音节在发抖。乐正龙牙抹去他眼角的泪水,轻轻吻了吻脸颊。言和不想在他面前流泪,也无法找到流泪的理由,所以她闭上眼睛告诉自己什么都别想,很快就能沉溺在汪洋大海之中,被快要将水煮沸的阳光照耀。无法阻止持续脱水的进程,那么就当做日光浴吧。

被人遗忘的角落长出不知名的真菌,它是否对大家友好?漂亮的颜色或是不起眼的灰,仅凭外表看不穿内脏残留的毒素。清扫干净的空白时光貌似忆起往日旁人眼角的余光,太寒冷了,所以只长出一株。知道最后咬住那人的嘴唇,噢,感谢你的触碰。

评论
热度(16)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