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角落

回到旅店的房间后安心不少。至少这这里是守卫森严的繁华城市,怎么样的怪物都被厚厚的城墙抵挡在外。那个女孩子还未入眠,桌前安静地记录着流逝的时间,水银躺在玻璃管里沉眠。
乐正龙牙放下手头的家伙,随手把外套扔在一边吧嗒吧嗒几步上前搂住她,低头轻嗅她的脖颈闻到淡淡的薄荷味儿。
“脏死了!”言和推开他的怀抱,看着对方乱糟糟形象的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子嫌弃,“不洗澡别碰我。”
看样子她已经洗澡了吧……这个叫言和的家伙是个魔法使,平日里把东西搞得乱糟糟地,却偏偏在洗澡这方面一丝不苟……是有洁癖吧。这对于习惯了连续奔波好几天孜孜不倦从不在意自己身体脏乱程度的乐正龙牙来说无疑是阻碍两人感情发现的拦路虎,要养成好习惯简直难到爆表。言和倒是觉得这对乐正龙牙来说是好的,刚好纠纠他的坏习惯,像自己一样干干净净的才好。
“还不睡吗?”
刚被热水浸泡过的身体散发出微微的湿气,扑打在她脸颊构成一副暧昧的画面。言和停下手中的笔少有的转过头看着他。
“还不想睡。”
目光扫了扫床上自己的衣物,就在刚才它们被人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一边,瞬间感觉自己被嘲笑了。
对,我什么都不会。言和不知道自己给乐正龙牙的是不是这么个形象,他倒也说过自己就是个需要照顾的小孩,吃穿住行都需要被在意,特别是身子,太弱了……
乐正龙牙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轻轻一个拉力就让她摔倒在地上,看着露出纤弱的身子骨震惊了好一阵子。
在那之后乐正龙牙尝试着把她带在自己身边,就算不能当做奶也有个人聊天嘛。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接受对方之后却又发现了不少麻烦,几度觉得这家伙真是固执的要命超越神烦的级别,一股脑儿地甩掉才是上上策。但当初是自己亲自下的决定啊,那样做跟上了妹子对人家不负责有什么区别。
“还是早一点睡的好。”
乐正龙牙抱起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舌尖触碰散发温热的肌肤,含在嘴里辗转着舒适的触感。
“唔……”
言和抓住他伸张自己睡裙的手,犹豫了一会儿后又放开。
“等等……”
看向他碧绿色的瞳眸,里头隐藏着的复杂感情开始悄悄浮现,原本想问的话卡死在喉咙里不见天日了。
乐正龙牙横抱起直接把她压在床上,习惯性地禁锢住纤细的手腕,从呼吸变为湿热的吐息,轻轻拂过每一个角落。推走纯白色的睡裙,与对方更加亲昵的接触让她的脸开始发红,脑袋被一股热浪充斥填满,拥有神奇的麻痹神经效果。
言和扭动着身体,被他亲吻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开始滚烫,渐渐渗出细小的汗珠,很快被他亲吻离去。
对于这件事,当初觉得是多么神奇。女性特有的第一次带来的恐慌早就变为水雾烟消云散。不知在何时已经开始接受他,相当诚实地袒露真心意外的没有被笑话。那个时候觉得自己真是不后悔之前发生的种种经历。任何一个细微的想法就可能改变未来,现在像梦一般的现实便是过去决定的产物。
不知不觉中衣物滑落,它们被抛弃在床下安静躺尸,看不见即将热火朝天的床铺上头。
乐正龙牙亲吻她的手指,再从手臂一路向脖颈,轻轻咬下印出淡粉色的痕迹,柔软的前胸承受住过分的要求,要说实话她真觉得有些疼。
咬紧牙关拒绝流露无关信号,身体却顺从他的引导张开双腿,被刺激着敏感的秘密,泄露出二人即将结合的前奏,诱人的气息。不够粘稠的灼热包裹了他的手指,逐渐扩大并且扭转着一切。开关连接了整个身体,每一处每一个器官都悄悄变化着,热流扩散到身体每一个角落。在狭小的空间里半强制性的进出,酥麻到身体发抖。言和干脆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安静等待被疼爱的样子像乖巧的猫咪。但是乐正龙牙觉得这样太不公平了,于是冲着胸口凸起的粉红色一口咬下去。
“嗯你……干什么!”
“看着我。”
睁开双眼朦朦胧胧看见他一副不满的表情,忍不住伸出手抚摸了他的脸颊。非要说为什么,乐正龙牙觉得这是两个人的事,单方面的热情是多么乏味。当然无法排除的一点……这家伙太过收敛,至今为止过程中总是磕磕绊绊就没有变过。虽然说羞涩的女孩子也很可爱但是果然还是随机应变的好。言和曾多次说自己是身体不好对这方面热情大减很正常乐正龙牙反驳这跟你身体好不好有毛关系又不是病危说着很愉悦地一把压住啪啪啪啪啪。
一生中难忘回忆标记于此,言和怎么都不会忘记变态是怎样在变态。或许是第一次感到震惊,言和没做多少反抗完全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与其这样不如说她是被吓呆了,那小身子骨也真是够辛苦……
不知是否因为长期接触那些似有似无的东西危害了她,或许是因为极为不健康的生活规律。刚开始与言和一起生活的日子简直无法吐槽那杂乱无章的生物钟。乐正龙牙对此事的解决方法是将对方死命按在床上紧紧抱住直到其动弹不得束手无策被迫闭眼第二日天明蜂式骚扰之令人头疼不已。虽然看着残忍了点但是很有效,渐渐不用担心她会突然晕倒,这样的事情乐正龙牙差不多都快忘记了。
扣住细小手腕的手又松了松,伴随着进程的变化游走到各地,在她极为痛苦的时候搂住她的腰肢拉进了距离,从上到下漂亮的骨骼线,带有安慰的抚摸。
脑内充斥不安的想法很快被冲刷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极度敏感的神经传达给大脑异常的刺激。言和细小的呜咽声控制不住逐渐放大开来,最初的腼腆遮掩变为思维捕捉不到的生理反应,没有了束缚它们开始横冲直撞,最后留下残败结局等着收拾。肌肤的粘腻让不适感增加,和着令人遐想的喘息愈发放肆起来。起伏于被占据领地,从表面开始了解深处更加湿润散发芳香的土壤。
令人流连忘返之地仅限两人,躲避所有人的目光偷偷摸摸享受这一切。狭小的空间里感受更多的是对方的温暖,拥抱缩短距离,重叠起的身影是完美结合的证明,幸福莫名在一瞬间涌上心头,制造了太多多余的产物。
稍稍平静她忽然害怕起来,害怕自己以后鬼变成什么样。言和还是留恋以前的生活,舍不得拿那么一点点自由去换安心的生活。他想也许乐正龙牙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埋藏在心里有多少东西。或许它们在平时就显露了出来,只不过他没有在意,或者是思维死角。言和一直都相信只有爱人之间才回去在意对方的细微变化,比如你今天戴上的玛瑙首饰,明天放在背包里的漂亮琥珀。乐正龙牙是第一个在意自己这些闲杂琐事的人,但言和觉得那是种监视,唯一庆幸的只有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内心没有被看透,是穿上衣服的人了。
失控即将终结之时记忆变成了空白,随后只感觉到悄悄流淌的溪流和急促的喘息。在耳畔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后轻轻吻了吻发烫的肌肤。言和有时候会觉得和乐正龙牙在一起的自己不会是真正的自己,而且是特意为面子排练的表演。乐正龙牙大概不会这样觉得,他或许会认为言和是终于愿意透露内心的真实想法了吧。这样矛盾的思维凑巧到刚好没有差异地衔接在了一起,像不同的染色剂糊成一团。
屋外仍旧喧闹的是过路人的脚步声,光是听着这些就难以入眠。疲劳席卷眼皮但大脑,无力的双手攀上令人安心的体温,靠在一起组成了特殊的城墙。

评论(2)
热度(14)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