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周三生物研究

夜深人静的月下小巷,看不清有多少鬼的影子混淆在其中。
乐正龙牙不会承认自己是鬼影,而是正义的化身,嗯……虽说这样认为到现在他也逞强不起来了吧。
言和完全是被他拉着走,他的手掌施加的力度让她感到疼痛,却没有皱起眉头让他看见自己不开心的样子。言和觉得最近自己变得很奇怪,和他在一起心脏狂跳的时间比手掌沾染上温暖的液体时要更多。特别是上次被抱在怀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只传来他的低声细语。
乐正龙牙从来都看起来异常淡然,不知是不是错觉,言和总觉得他此时已经乱了手脚,通过脉搏就可以感受到他因紧张加快的心跳。他忽然把她抱在怀里,吻了吻她的脸颊,言和看见他少有的悲哀表情,心里竟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我想……
这种兴奋与做平日里的那些事相同,却又与众不同。
我想……
言和抓住他的手,送给他今天第一个吻。
我想……
想对他做好多好多事,这些都是特殊的,自己从来没有尝试过,求知欲快要满溢。
反应过来的时候看见他关上了房门,回头对自己露出苦笑似的表情。言和看着他踏在木地板上不紧不慢的脚步,捂住自己的胸口伴随他的不断靠近倒在柔软的床上。
他离自己这么近,贴紧胸口压的喘不过气。只需要一点点勇气就可以贯穿他的心脏,有这样的机会却无法动弹。乐正龙牙缠绕上她的食指,紧紧地扣在床上才去亲吻她。言和知道他想做什么,犹豫一瞬间后搂住他,裸露出的肌肤上升至想脱掉外衣的热度。就这样一切变得顺理成章,乐正龙牙触碰到她身为女孩子特有的敏感,除去微不足道的障碍亲吻她,身体之美。即使是夜晚昏暗的光线,光凭触觉就能浮想联翩。第一次毫无顾虑地触碰她的肌肤,顺着脊背的曲线从上到下温柔地袭过没有遗忘任何地方。言和有那么一瞬间什么都不想思考,抛开一切顾虑会让人觉得轻松愉快,但避免不了她去想关于乐正龙牙的事。比如他还有自己的家庭,比如他还有自己的工作,比如他可能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
不知何时焦躁起来,言和开始尝试挣脱眼前人的臂弯扑倒他却被死死按住,不甘心的余地钳住他强制地亲吻。乐正龙牙觉得自己是被咬的那一方浑身不舒服心里暗自不爽,用上点力气就把她按压在床上回报以更激烈的行动,这样一来企图反击就被打破,言和从刚开始的顺从变为略微暴力的挣扎。乐正龙牙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还算是有经验(?)比起言和完全小白占大大的优势。不过现在的女孩子都很奇怪,比如说自家那个抱着屏幕舔的妹妹,说荤段子的能力堪比游戏宅同事徵羽摩柯。
拉上窗帘的房间变得昏暗,模模糊糊也看不清具体。乐正龙牙趁着她把精力放在含含糊糊的温热一片混沌当中时手顺着胸口往下力度刚好能刺激她的神经,言和轻微抖动着身体不用上劲儿 ,乐正龙牙对她施加的力是平时的好几倍,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女孩来说还是太沉重了些。
“唔……”
她从频频加快的心跳中发出不愉快的声音,喘不过来气渐渐的脸颊浮现红晕。乐正龙牙看着她的挣扎变成暧昧的推推搡搡一个兴奋过度就用力过大。言和因手腕传来的疼痛而呻吟,刚刚舒缓的眉头重新紧皱,她努力让自己睁开眼睛,炽热起来的温度刺痛了她。言和觉得乖乖呆着不像自己的作风,按计划来应该反扑倒对方才对。她没有想到到了实战的自己会是这样的无力,全身上下无一不去他所愿,四肢无力皮肤泛起可爱的淡粉色。
像在黑暗中匍匐前进的人一样,抬起头来都不知自己到了各种境界。言和发现发生着的一切不如自己所原,懊悔之余更多的是愤怒。她趁着乐正龙牙流连于身体秘密的时机开展近乎疯狂的反击战。
“啧,你……”
乐正龙牙按住她集中力量的手臂下压,瘦小的让他有些心疼。貌似这家伙不是因为自己在连饭都不会好好吃吧……什么都不会不能照顾自己,真不知道她是怎样一个人过到现在的,而且还有这样的力气……就像个疯子。
第一轮反击战失败后身下的人貌似没打算停止,肢体被束缚的言和狠狠在他肩头咬了一口,渗出腥甜的血液。乐正龙牙强制性地掰开她的头,手指开始不安分行动,与她柔软的肌肤摩擦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反应。言和的注意力从对他施加压力的手指上转移,发出令人羞涩的吐息。
不对……
不应该是这样。言和怎么想都无法说服自己处于被动的状态。想要的东西一定要自己亲自握在手中才能满足,以及想要毁灭的,经手才能带来自己追求的那种意想不到的快感。
颤抖逐渐变为抽搐的同时让言和产生了一种放任自己一次的想法,这让她忽然害怕起来,怕自己那时候会忘记最终的目的。乐正龙牙抢先一步对她身体施加刺激超出了言和的意料,完全处于弱势身体跟随他的意愿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感觉像置身柔软棉花的海洋,它们让言和产生了乏力感。
“混……”
“知道你很不适应。”
乐正龙牙堵住她的嘴唇,伴随着风拂过花朵的声音愈发加深这个吻。言和只觉得理智快要掉线,控制不住自己闭上了眼睛。
乐正龙牙貌似很满意她的反应,轻轻啃咬她的脖颈或是触碰那份难得的柔软,和她的性格完全不一样的身体触感十分舒适。言和稍稍侧过身子想掩盖住自己羞红的脸颊,但与其差异太大的温度反而让她更加地……兴奋。兴奋到身体都随着他的节奏收缩,虽然只是餐前小小的水果点心也意外的高兴。乐正龙牙忍不住将这个吻扩散,在属于她的柔软地盘上肆意妄为,把她含在嘴里渐渐浸湿,小心翼翼对待着。言和把他抱得死死地,发出小动物一样期待被满足的声音,随着愈发的湿润她抑制不住夹紧了双腿。
“哈……”
“放开,听话。”
她一副才意识到的样子,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乐正龙牙模糊的表情,似乎苦恼着什么。粘稠的感觉让她不太愉快,静待的时候什么都不去想直到涨塞感填充自己的每一根神经。喉咙里仿佛只能发出那些令人羞愧的音节,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言和像小猫咪那样抓挠着他,因不适应产生的疼痛让她不太高兴。
温柔的吐息萦绕在耳旁,他低声细语说了些什么后来也忘记了。言和趴在柔软的枕头上只能听见自己的喘息声,温柔的力道抚过脊背,极度敏感的身体难以承载。乐正龙牙俯下身子舔舐触感舒适的肌肤,像娇嫩的花瓣一样携带着淡淡的体香。它们在微弱的光芒下散发着模糊的光,和着汗水朦朦胧胧让人感觉快要融化掉。贴上她的身体炽热相交的瞬间恐惧感再度袭来,看不见她的脸只能猜测她此时的表情。
“你……”
我想怎么样?乐正龙牙捂住她的嘴巴,再一次闯入那份温暖。突如其来的冲击不仅仅点到为止,连续不断是又一轮翻云覆雨,让言和产生了一种久违的冲动。
“等……你这个……”
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为什么要碰我真的好恶心。
第一次相见的场景在眼前回放,他握起自己肮脏双手的时候,从手心传来的电流穿过全身。下意识地甩开他的手,像狼看见持枪的猎人。
他碰到了自己,他好恶心。
言和从一开始就偷偷摸摸干着谁都不知道的事,像沉醉于自我梦境的伟大艺术家。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不留踪迹,涟漪在一阵荡漾过后不见了踪影。按乐正龙牙的话说,言和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她看见的东西好像和别人不同,有时候真是错误到极致。所以乐正龙牙想做指引她的那个人,这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从开始被她甩开到能够拥抱她的过程是多么奇妙,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想着“就这样吧”的乐正龙牙觉得自己应该是被她磨灭了心中某些重要的东西,但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
在发觉自己对目标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感情后仿佛一切都变了,乐正龙牙觉得这是多么奇妙而又可憎的事。
我被你带坏了。
几乎能猜测她在想什么,几乎能想到她下一步会怎么做,这样可怕的程度。但是言和觉得自己被他弄脏了,一定是他做什么奇怪的事,她都能感受到有时候加快的心跳,和平日被温暖液体浸染时的兴奋完全不同。想要触碰他,想要拥抱他,想要亲吻他和他结合的心愿如此强烈。但是,该怎么做呢,怎样让他注意到自己?言和偶然的机会在他面前犯错,他由惊恐变为平淡的眼神拨动自己的血液开始沸腾。每一次都是这样,让那样正确的人看到自己如此羞耻的样子,不仅仅是内心,连……也……
言和咽下一口唾沫,难受地扭动腰部,明明应该是空白的光明时间,信息在大脑爆炸。
他没有说过主动来找自己他没有说过摸摸自己他没有说过想要对自己干什么哦。果然自己的行动是正确的。言和看着他的眼睛,那是与自己与众不同的澄澈。
乐正龙牙就在她身边不知说过多少遍“这是不对的”却从未阻止她做任何事。但言和可不觉得他有多了解自己,他一直做的只是多管闲事照顾自己罢了,比如强迫自己准时吃饭,每天帮忙收拾一团糟的房间,按时守着睡觉,非要把自己弄得和他一样。
但是。但是他是最接近自己的人了,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更长时间的舒适体温,稍微体会到了休憩的感觉。
某日某时想要亲吻他熟睡着的脸庞却咬破了唇,言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样做,大概是因无法忍耐迈出的第一步吧。
在温暖的怀抱里沉睡,睁开朦胧的双眼,均匀的吐息触碰自己的鼻尖。这样的感觉不止一次了,不知多少个不被注意的夜晚,克制不住颤抖的双手想要……想要杀了他。
紧紧抱住他贪恋温暖的气息,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他身上还有多少秘密?自己是否真正了解他?他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帮助自己为什么要和自己在一起为什么要抱着自己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你就可以安心睡着!
这家伙是敌人啊,哪一天像路边石子一样把自己绊倒。他的到来不知给自己带来了多少麻烦,没日没夜所剩无几的精力都在思考这些问题,言和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对,因为你好烦人啊,所以要杀掉你。
尝试用这样的想法将那些复杂的思绪搪塞过去,但是……每次都在未行动前结束。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安静的只听得见呼吸声。
“唔……”
乐正龙牙痛苦地看着怀中的人,捂住流出温热液体的腹部。
蓝色的瞳眸紧缩,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乐正龙牙贴上她的额头,摩擦肌肤时带有亲吻和吐息。言和正在试图努力控制住自己急促的喘息,抬头就迎上一片暖湿温热。
意料之中……也许吧。
“你、你怎么这么烦啊。”
在我左右徘徊介入我的生活都是无意义地增加大脑的负担每天都要拿出多少力气来思考你究竟是怎么样的没人看得见我这样疲劳随时奔走东西你又干了些什么为什么不阻止我为什么说我是特别的为什么什么都不做为什么你就能无所事事一个人轻松的要命我却非要想你的问题想到快要疯掉想到快要疯掉想到快要疯掉想到快要疯掉想到快要疯掉想到快要疯掉想到快要疯掉想到快要疯掉想到快要疯掉。
她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也没有心情去强迫他理解自己的话。乐正龙牙很安静地听她讲完一长串不知其所以的话,大概是说有多么多么讨厌自己多么厌烦憎恨。
你知道吗我现在好开心。
因为你很久之前就想这么做了。
言和抱住熟悉的身体,感受他温热的液体逐渐浸湿自己,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耳边他急促的喘息,就像……一样快要到达高潮。
如果他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就不能这样好好抱着自己了。
自己绝对不是喜欢他,因为被喜欢的人自己都了解透彻了,所以一定是很讨厌他,非常讨厌。
杀死讨厌的人原来比了解喜欢的人开心吗?
这样想想就觉得很兴奋。言和蹭上他的肩膀咬破肌肤,暖湿沾染了自己。谁都喜欢被温暖包裹,就算只有那么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满足。
-
“……”
“……”
“……”
现在世界安静到只剩下自己的呼吸,
忍不住抚摸了那个人的脸颊,表情安详到让人觉得可怕。
“抱歉,因为……”
你最终会落在他们手中吧,那样会很痛苦……安安静静睡个好觉吧。
乐正龙牙亲吻爱人的脸庞,把她拥在怀里。他没有发现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自己越来越像她。从能猜测到她想些什么开始,渐渐能理解她的想法。按照那样的想法思考,自己就变成了她。就连这次也是,学着她“亲手给爱的人戴上枷锁”乐正龙牙觉得这是自己最正常不过的思维了。




后记:写完发现完全没写出当时想的那个心理病态的感觉……比如言和其实喜欢龙牙,但是她一直否定。言和喜欢亲手杀死自己喜欢的人,但是每每面对龙牙却下不了手,于是她认为自己一定是讨厌他,讨厌到想杀了他,其实是因为她对龙牙不是单纯的喜欢而是爱了,才激发了她“下不了手”的本能。觉得恶心是因为对于被动地位无法逆转本能地感觉厌恶,这个地方写的很糟糕,不如我所想,所以哪一天多修改修改吧。

评论
热度(15)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