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周二生物研究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幸福感满溢的时刻,比如双休放假没作业的时刻、第一次戴上烈士鲜血染红领巾的时刻、抽走小伙伴凳子的时刻,还有给对面新娘子戴上戒指看着她满脸幸福的时刻。

        他牵起她的手没有任何表情,宣词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表情,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表情。整个婚礼带给乐正龙牙的只有爆满的严肃和被厌恶感,他心想言和又不是面瘫性冷淡为何偏偏这时候一丁点儿反应都没有。乐正龙牙才不会相信“我害羞”这样的理由,那么唯一能解释通的只有言和不愿意结婚……不,不可能的。

        “喂,好歹对大家微笑一下?”

        凑近时在她耳边这样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松一些。言和哦了一声然后艰难地冲着乐正龙牙挤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

        算了随她去吧。乐正龙牙心想反正她已经是自己的了牵着她的手一眨眼的功夫就从大家面前消失了。

        乐正龙牙发现言和最近蓄发,哪里看哪里不习惯。她也是,被细碎的略长的发梢刺激地痒痒,一抖一抖的几率比平时增加了50%......死命逼问之下言和最后说要结婚了留头发像女孩子一点不行么乐正龙牙说不要我就喜欢你以前那个样子二话不说两剪子给她咔嚓了。

        “到时候你可别后悔,说我像男孩子。”

        “不会的。”

        乐正龙牙说这些话的同时正一只手仔细把她胸前的纽扣一颗颗解开,另一只手闲不住摸来摸去,言和觉得处于被动的状态非常不自在,要知道当年自己可是全校最受女生欢迎的浪漫总攻小王子,随便抱抱抱摸哪个妹子有自己全权掌控。总之由于各种原因和乐正龙牙在一起言和有一种深深地挫败感,之前她捶胸顿足十分懊恼地说都怪乐正龙牙掰直了自己然后把空酒杯扔在一边扑进乐正龙牙怀里吐了他一身。到最后是乐正龙牙背着她一步步走回去,至于发酒疯的人说了些什么,乐正龙牙觉得只要自己心里明白就好。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但感觉到肌肤触碰热热的碰到凉凉的小裤裤被拉拉扯扯时言和终于有些烦躁一把抓住他的手。

        “怎么了?”

        开始乐正龙牙默认她是太害羞了便想安慰似得亲吻她却被一把推开:“你非要现在……吗?”

        声线中竟然带有哭泣的残留物,一震一震搞的乐正龙牙一愣一愣以为自己就是欺负小萝莉的怪蜀黍啊等等眼前这个连自己性别都傻傻分不清楚的人怎么可能有人畜无害小萝莉体质……没错这是个骗局,当她是害羞就成了。

        “都登记了还害羞个啥?”

        “放开我……”

        乐正龙牙咬上她的脖颈顺势一路向下不了被对方一拳击中额头险卒。那一拳把乐正龙牙打得云里雾里想起了刚认识时候的她因为被调戏对自己大打出手搞得乐正龙牙现在都觉得委屈不就是要了个电话至于么?言和看着乐正龙牙捂着额头,摇摇晃晃地移动到床边,从衣柜里拿出一条长围巾瞬间危机感爆发:“你要干嘛?”

        “听话,别跑了……”

        语调359度大转弯让言和条件反射似的后退了几步,在她想要抄起手边的枕头砸下去之前对方便像饿狼一般扑上来压在她身上动弹不得然后以光速把她的双手捆绑在一起扎成一团大麻花。情急之下言和一脚踹过去反被攥在手心,顺着她的小腿抚摸上大腿,动作轻得让她觉得麻痒。乐正龙牙亲吻她的脚背,然后半强迫地压上她的身体,瞳孔中印射出逐渐放大的危险笑容,接着便真切的体会到江间波浪兼天涌的感觉。言和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用上了在幼儿园踢小朋友的力气踢乐正龙牙,但对方却是一副不痛不痒的表情。什么也不能阻止乐正龙牙,他现在已经进入一种超神的境界,他眷恋身下每一寸土壤,像春风一样轻抚过的地方不均匀的呼吸着,他亲手埋下的种子徘徊在破土发芽的边缘,跃跃欲试。当然与此同时言和仍旧反抗,被放开后传出恶意的咒骂,渐渐低沉下去后变为急促的喘息声,乐正龙牙好像很享受这个过程,慢条斯理乐在其中。

        谁也不能阻止刻意的挑逗,它们就像火上浇油、往炉子里添加柴火愈演愈烈。言和感到自己的身体变成软绵绵海洋生物的四肢,乐正龙牙还用力捏着它们但感觉只是像被戳了戳而已。感觉的万物初始之异物的存在身体瞬间变得异常敏感,却也只能无力地扭动身躯表达自己的不快。乐正龙牙很小心地先是试探,毕竟人家还像小菊花一样纯洁,招蜂引蝶的同时不至于被蹂躏地七零八落。

        “嗯……”

        估摸着她现在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自信满满地帮她挣脱开双手不了对方将缠成一坨的麻花砸在自己脸上,这始料未及的危机让乐正龙牙整个人都愤怒了。

        “你干什么啊!”

        睁开眼就看见言和一脸小受样的潮红脸,怒气瞬间被削弱了大半,不知为什么乐正龙牙觉得那表情在说“请正面上我吧”就觉得被砸了一下根本不算什么!

        “你就不能,呃……”言和的目光左右飘忽不定躲避着乐正龙牙的袭击,“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我……”

        说出这话乐正龙牙愣住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够温柔的了,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战术。然后第二反应是自己的行为已经潜移默化被默许了,这样想想就兴奋异常。乐正龙牙捏捏她的脸蛋,心满意足的感觉充斥在心头埋下头继续亲热,身下的人从开始到现在十拒然动,犹豫了一会儿后抱住了乐正龙牙。

        言和完全不敢回忆自己是怎样度过那天夜晚,风起云涌波涛惊人。唯一清晰的是对方像野兽一般撕咬,还有时对上他目光自己都快要蒸发的热度和带着喘息的热交替,同时粗暴的行为让疼痛占据大脑。言和皱着眉头感觉到他抚上自己的脸。以及黑暗之中好像快要擦出火花的暖湿,但最重要的还是痛前所未有的痛,刺激着神经直达指尖和脚趾。乐正龙牙自我满意,他认为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考虑周全,时时刻刻想着她如何如何这般用心。说实在话,乐正龙牙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老婆脸皮薄遇上啥事打死不说,以至于最后努力克制着的声音变成令她羞耻背德的呻吟让乐正龙牙以为这货一直挺舒服的。

        一条鱼上钩的时候水面总会惊奇波涛,此时此届言和觉得自己就像上钩已在锅里的水煮鱼,热、痛、波涛翻滚冒出大气泡。她不太喜欢黏糊糊的感觉,但又不能无视初次体验带来的新奇感,言和觉得乐正龙牙简直是放肆,他像松鼠一样对待松果自己,咬开坚硬的外壳把肉肉吃得干干净净……松果不愿承认自己被咬的时候的感受,虽然表皮没了,但是羞耻心一直牢记于心。最终抑制不住的忘我行为出卖了她,乐正龙牙借着机会煽风点火,一把把她连人带松果推进了火坑,剧烈燃烧后只剩下她一个人面色潮红、大汗淋漓、心跳不止、简直羞耻……乐正龙牙一把抱住她在床上翻了好几个圈儿,抓住她的手臂把她往自己怀里贴的更紧。言和有些不满和黏糊糊的皮肤接触,腾出最后一点点力气微弱的反抗,乐正龙牙捉住了她,像一个八爪鱼一样缠绕上去让人动弹不得。

        “…….放开,热。”

        “不放。”

        “不舒服……”

        “先睡觉。”

        睡着之前言和朦朦胧胧回忆起花朵儿不一定要靠蜂蝶才能授粉,还有自然风……但是那和自己一点都不像啊!

 

        今个儿一大早天还没亮房门就开始咚咚作响了,敲它的人很卖力很勤奋,听得出来有些焦躁。也许是太累了的缘故,言和被噪音从空白中拉回现实仍旧觉得自己需要再休息一会儿。她把头埋进被子里,抢走了身旁人所甚无几的遮掩。

        “开门查水表!”

        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是乐正绫八卦心理爆发在作怪,放她进来一定会闹得鸡犬不宁。乐正龙牙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试着去扯了扯多余的被角,但对方压得很紧根本拉不动。言和在乐正绫愈发过分的噪音骚扰下小声抗议着自己的不满,差点儿就滚到了地板上,乐正龙牙把她往自己这边拨了拨,穿好衣服开门。

        “我知道你在家……”

        “……她还在睡。”

        乐正绫迅速收起了张牙舞爪的姿势,老老实实地把手背在背后对着乐正龙牙露出一个纯真的微笑,趁他不注意往屋里瞟了两眼。

        “嗨,春宵梦做得怎么样?”

        乐正绫挥了挥手,笑的人畜无害,纯真的像只小白兔。白切都是黑的,乐正龙牙就知道她是没安好心来嘲讽的,自己妹妹自称扫黄打非小分队,扒开乐正龙牙就想往里冲。

        “言和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你等一下!”

        已经来不及了,猛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猎物的床,紧紧扒住企图扯掉她坚硬的外皮。乐正龙牙直接把猛兽拎起来扫地出门,然后锁上房间。

        言和胡乱抓了几把后发觉危险已经离自己远去便继续裹了裹被子睡觉,她的肩膀上有刚才被猛兽抓出来的红色印记,散发着微微热度。乐正龙牙俯下身撩了撩她一团糟的白发,然后凑到她耳边低声细语。

        “要起来吗?”

        “你饿了吗?”

        “饿了我帮你做早饭啊?”

        “……”

        有一种烦人叫做无奈,如果不是因为乐正龙牙没有恶意言和早就一巴掌拍上去了,与此同时乐正龙牙也太小看自己妹妹的毅力了,门外的乐正绫不知干了什么门发出吱吱吱吱吱吱吱吱的刺耳声音,让人想起粉笔滑倒在黑板,乐正龙牙怀疑她是不是在虐待自己的爪子……言和明显感觉到了威胁,她很烦躁地起身,裹上被子,一脚踹开门。

        “我知道你在家……”

        “绫。”

        一道丽影扑倒在地上,言和成功躲避了漂亮猛兽的攻击,然后蹲下身拉她起来。乐正绫看到开门的是言和很高兴地一把抱上去在她身上拉拉扯扯,有机会还乱摸一通。言和忍住了想说“怎么和你哥一样”这句话的冲动,看着乐正龙牙把自己身上的猛兽拎起来扔在沙发上。乐正绫好歹是个女孩子,总不能像对待乐正龙牙那样直接踹她几脚吧。乐正绫表示对这样的行为十分不解,她认为言和被哥哥抢走完全是从小天使手上沦陷禽兽的深坑,刚才扒开她裹着的被子就看见几道红……咳咳就知道。她已经幻想出少女被禽兽撕扯衣衫啃食着最后一干二净的场景,于是摇了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乐正龙牙关门的时候留给乐正绫一个很欠揍的优越感表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刚才切黄瓜时乐正龙牙不小心切开了自己的手指头,他说这很正常刀刀惊险自己失误也是难免,才不是像乐正绫说的那样愚蠢。之前乐正龙牙死缠烂打要乐正绫教自己做饭,那时候才知道抱大腿要趁早了。好不容易答应下来大好机会还把手给切了,乐正绫拍拍他的肩头以示安慰,并且表示家里那么多人照顾你不学也没关系的。

        “要是家里没人了怎么办?”

        说着乐正龙牙把鸡蛋扔进锅里,随即被狠狠击中后脑勺。

        “你要做煎蛋壳?”

        吃饭的时候虽然躲躲藏藏了半天但最终还是被她看见了手上的创可贴。言和以一种非常复杂的表情看着他,放下筷子好像要说些什么。

        “你受伤了?”

        “嗯。”乐正龙牙老实地点了点头,“刚才做饭不小心切到了。”

        “这样啊……”

        言和移开视线不去看他,这让乐正龙牙有些失望,他原本还期望着她露出担心的表情,关切询问,而不是明知真相还能淡定地吃饭。言和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面对乐正龙牙自己就是没有办法把一些话说出口,总会有挥之不去会丢脸的错觉,一旦关心起乐正龙牙自己就输了。言和甚至还幻想过自己说出那些话后乐正龙牙嘲笑自己的样子,说着类似“原来你也会关心我啊哈哈哈哈哈”等等之类,被抓住了把柄就逃不开了。言和没有发现在自己这样对待乐正龙牙的同时却要求这对方给予高一等的关心,这本身就不公平却一直没有被发现,所以导致的结果就是乐正龙牙非常怨念,他每次求安慰都被拒之门外,更别说抱抱了。与言和很相似又相反的一点,他也没有发现自己的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这样不公平的事,也许是觉得关心言和就很快乐了吧。这就是爱啊!

        但是还是会令人沮丧啊!

        至少说一句“没事吧”关心一下自己?那样伤口肯定不再感觉疼痛,美人加护好得快。

        洗碗盘子后言和走到沙发前拍了拍躺在上面懒洋洋看着电视的乐正龙牙示意他往旁边挪移挪,那个人定是出其不意一把抓住她的手倒在自己身上,然后翻了个身把对方压住。

        “恶心……变态,放手!”

        乐正龙牙皱着眉头看她:“我不是,我只是想抱抱你……”

        “让我起来。”

        “先让我抱抱,就一会儿…….”

        直接无视言和的所有要求乐正龙牙按下拒绝的按钮,然后用四肢捆绑住她,把头埋在她的脖颈,用手指缠绕上她的手指,安安静静地听着电视机里传来主持人甜美的播报。

        言和动了动发现根本动不了干脆闭上眼睛继续补觉。

        这样紧贴的时候乐正龙牙不知道她是否能听见自己狂跳的心脏,一想到像这样抱着她无比快乐的日子在未来比比皆是,心中的小火苗就开始跳跃并且愈演愈烈。如果言和知道这些大概会嗤之以鼻,她会呆在一旁看着乐正龙牙如何点燃了自己,如何烧得旺盛滚烫,如何只剩下灰烬,如何随风不见踪影……就像昨夜的小松果被推进火堆那样,热度只是那么短短一瞬间的事,随后火苗会渐渐消失不见冷却,这样的滋味是该让他尝尝才好!

 

 

 

Ps:我发现我写的太那啥好多人都没注意我想表达的脑洞呜呜呜呜呜……其实就是言和觉得龙牙对自己的关心不够就会怀疑他是否爱自己,这样想着就不再关心龙牙,也不想去为他做什么。同时这也因为是两人生活刚刚开始,因为之前相处模式一直都是冷嘲热讽言和还没从那个思维跳出来,但是乐正龙牙是已经准备好过日子的人了。最后言和以另一种方式发现龙牙对自己比自己对他好得多,但她第一反应就是去嘲笑他,而不是觉得感动。

顺便这篇是上次肉肉的前传。


评论
热度(19)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