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周一生物研究

前言:肉肉出没注意!OOC注意!夫妻设定注意!作者脑子糊了注意!
 
 
 
 
 
今天星期一,阳光明媚万里无云。言和中午下班骑自行车回家,烤箱热度似的太阳光差点让她中暑。进门实在受不了了立马奔向卫生间,干呕几声后洗把脸完事儿。
乐正龙牙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大门开着地上鞋子一团糟以为家里进小偷了,于是他转回厨房挑了把最快的菜刀,以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喂,你在干嘛?”
言和觉得今天真是糟透了!首先是上班迟到被上司痛训了一顿,好不容易忙完工作回家路上差点晕倒,回家后还看见家里有个神经病拿着菜刀到处挥舞。那个神经看见是自己后表情似乎放松不少,他把菜刀放回厨房,跑上前来想亲热一番。
“你等一下先别烦我!”
言和一把推开身上的神经病变态,她不均匀地喘息着,看上去真的应该先休息休息。吃饭的时候言和忍不住把一肚子苦水吐了出来,乐正龙牙就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帮她夹菜。半年多的时间里,乐正龙牙觉得自己俨然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家庭煮夫,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装修搬运通马桶信手拈来。他知道今儿个天热特地自制了冰淇淋就等着老婆下班回家享用了。
半年的时间,言和甚至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就是多了和乐正龙牙住一起顺带每天晚上被人当抱枕的烦恼而已。刚开始的那段日子言和简直觉得生不如死,甚至产生了对待性欲旺盛的人直接踢爆他的蛋蛋这样的想法。当然现在好多了,基本上是言和不让他碰。
“好吃吗?”
“冰淇淋不错。”
看着他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言和也稍微放松了下,有了那么一点点回到家里更加轻松的感觉。
“对了,你别吃太多。”
“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想做。”
言和拿起餐桌上的青椒砸在乐正龙牙脸上,然后看着他捡起来收好等待着解释。
“别生气嘛……我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想什么时候不想,你说是不是?”
说着凑过去揽住她的腰肢,咬住她的脖子到处涂抹自己的痕迹。言和一个巴掌过去把他的脑袋按到桌子上,一本正经的告诉他现在是吃饭时间。
“再说我等下还要去上班。”
“我不管那么多……”
乐正龙牙看她吃的也差不多了,想着自己好不容易任性一次也会被原谅的吧。于是他直接横抱起正在喝纯牛奶的人跑进了卧室,直接把对方扔在床上窗帘也没拉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言和拳打脚踢都没用,对方是铁了心要跟自己斗到底。乐正龙牙扭动她的手关节发出咔啪一声,痛的言和眼泪都出来了。他用腿抵住她的膝盖,直到对方一动也不能动后才下嘴。在不知多少次斗争中几次差点咬到舌头,被暴力似的行为狠狠压了回去,乐正龙牙听着她细小的呜咽声流露出愉快的表情,比吃货看到大餐还要开心。
如果说爱人的吻满载温柔,乐正龙牙那简直是咬。在衣服遮不住的地方种上小草莓,故意让她难堪。言和至今还记得不知哪天被他在脖子后面咬了一大块,同事看到了指指点点自己还不知道发生了啥,不过那件事后乐正龙牙也得到了相应的回报,不许上床睡觉比跪搓衣板还惨。
“你够了!”
言和把全身的力气集中在右脚上,一个暴击踢中他的下巴。乐正龙牙大概也没料到到了这一步她仍旧会反抗,所以这次的突袭他一点儿防备也没有,成功对他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趁着乐正龙牙痛苦叫唤的时候言和翻了个身逃离他的攻击范围,靠在床头一个劲地喘气:“你不能先去关窗户么?”
明显隔壁楼几个大妈已经站在窗前准备好老花镜向这边观望了,言和心想自己可没乐正龙牙那么开放。
古人云:“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还会怕死么?”言和身为一个已经死过无数次的人她表示无所谓,行者怎么去应付乐正龙牙手到擒来。在他忘乎所以的时候在他背后抓啊挠的,没反应干脆咬上一口,看着乐正龙牙痛苦的表情言和就觉得开心。每当这个时候乐正龙牙总会回忆起中学时期上课打真人CS的时光,痛并着快乐,最终目标击败敌人就是胜利!乐正龙牙不喜欢言和用自己的肩头肉堵住嘴,所以每次都会分点儿小心思时时刻刻注意着不要被她咬到。对,自己就是变态,就是重口味,就是喜欢听她发出羞耻的声音,看着她又气又急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已经胜利了一半。
到了后半场她也懒得去反抗,不得不说自己已经堕落了。乐正龙牙对此很不满意,言和这样做简直是偷懒。好几次完事儿后他都抱怨她没有用心简直不公平,对方理都没理自己一头栽倒就睡了。乐正龙牙抓住她的角落,暴力行事,无任何征兆。言和皱起眉头咬住嘴唇,一脸愤恨地看着乐正龙牙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表情。始终坚持自己主观的言和并没有动摇,她想着就随他去吧一路上遇怪就躲躲完还不知道自己干了啥,一直到乐正龙牙狠狠地在她胸前咬了一口才猛地睁开眼睛看见对方堆满笑容的脸。
“很痛吗?痛就来咬我呀。”
“滚!”
言和朝着他的脸就是一拳,半途被乐正龙牙一掌接下又把她按了回去。他现在也懒得捆住她的手把她绑在床头了,一般叫唤出声的时候基本就失去了反抗能力,这次是个例外。她好像还有什么想说在一阵黑云翻滚之后早就忘记了,取而代之的是呻吟声、尖叫还有啪啪啪啪啪,乐正龙牙甚至还想她在身下一动不动肯定爽多了。让他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到了战斗高潮她还是在不经意向自己屈服,那时候捏捏她小蛮腰上的肉肉也很就满足了,很听话、很愉悦。言和有时会努力睁开眼睛,透露出先是不甘心的表情但很快被情欲覆盖,最后乐正龙牙才意识到对啊这家伙还是个女孩子呢,自己怎么在对待女孩子啊。但是想想她强烈的自尊心受挫的样子乐正龙牙就觉得兴奋,他忽然想到在她眼里自己是不是很恶心很变态?不过这个时候他根本没办法分心为思绪困扰。言和说她最烦乐正龙牙了,最不想看见自己了,最喜欢自己了……
把她放倒在一边她会自己抱个枕头呼呼大睡,乐正龙牙把头发扎成一束高马尾在一边看着她:“你刚才说什么?”
“唔嗯嗯……”
言和翻了个身,他看清她的眼睛是闭上的,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就估摸着她根本没听见自己问的什么。乐正龙牙百般无聊看到她的手机亮了就翻出来,短信显示是一个叫言声的,一看就知道是个男的。
“你怎么还没来?”
“卧槽你谁啊?”
“……我是她哥,倒是你是谁啊?”
“我还是她老公呢!”
乐正龙牙一脸鄙夷地将此联系人移除了言和的手机。什么哥啊哥啊,乐正龙牙从来没听说过言和有个哥哥叫言声,一看就知道是社会上一些不知名的小渣渣不知怎么弄到她的手机动不动就骚扰她。乐正龙牙觉得自己做了件很伟大的事,很愉快地撩了撩头发,摇晃着她的肩膀看她有没有睡着,最后只好一骨碌地跑去卫生间冲了个澡。
那部手机依旧闪亮,乐正龙牙回到卧室看见上面显示了一串未知数字,未接电话六个,乐正龙牙想都没想就回拨了去。
“喂你谁啊!”
“……我真的是她哥哥。”
“告诉你别老骚扰我老婆。”
说着乐正龙牙挂断了电话,对着手机捣鼓了半天把那个号码拖进了黑名单。嗯,世界清静了。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乐正龙牙特地把手机关了机,然后抱住言和蹭着她的后背,听见对方发出猫咪似的咕嘟声很是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街道,不为人知的小店里,叫做言声的家伙尝试拨打了三次电话后终于放弃了,紧接着他从包里找出一本小小的电话薄,翻了大半天拨通了乐正龙牙的电话。
“我是言和她哥……”
这人烦不烦,骚扰了言和还要骚扰自己。乐正龙牙没听完他第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果断关机,所以他没有收到后来发来的一条又臭又长的短信。不只是被吵醒了还是什么,言和发出不满似的细小呜咽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把头埋进了枕头。乐正龙牙把她从枕头里拔出来然后抱在怀里,像是抚摸宠物狗那样摸了摸她的头。
 
 
下午四点,太阳耀眼的程度稍微减弱了那么一点点。言和一觉醒来屋子里一片麻黑麻黑自己和乐正龙牙都没穿衣服以为是还是早晨,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时间发现关了机,乐正龙牙的也是。言和默默地盯着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乐正龙牙,她在想自己之前是不是做了噩梦,直到看到显示的时间滴答滴答流动和一连串的未接来电才让她的梦破灭了。
言和穿好衣服后一脚把乐正龙牙踹下床,咚的一声某人应声落地翻了几个圈后捂着脑袋爬起来。
“你折腾什么啊现在还这么早……”
“早个球啊!”
言和把手机放在乐正龙牙眼前,上面清清楚楚地显示出下午四点零八分。乐正龙牙看了看手机屏幕,又看了看上方的人,然后拉住后者的手腕猛地用力,言和一个没站稳就摔倒在了他身上,被乐正龙牙抱着在地板上打了好几个滚儿。
“完蛋了!”
言和猛地坐起身来,把乐正龙牙推到一边,从未接来电开始到短信挨个儿看了个遍。
“阿声打电话来了?”
阿声?那个叫言声的家伙吗?等等为什么会叫得这么亲密啊。
联系人里不见了言声的名字,言和在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是乐正龙牙趁着自己睡着干了些什么,于是她狠狠地瞪了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的乐正龙牙,在床头翻翻拣拣一阵后才拨通了电话。
“他说他是你哥哥……”
“你们要干什么啊……”
“言和,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啊……”
电话通了,言和只是瞟了一眼乐正龙牙然后将精力放在了通话上。
“阿声对不起,龙牙他最近心情有点儿不太好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你不要在意。”
后来言和拉着乐正龙牙上科普课,说乐正龙牙其实认识言声的,就在他去年死缠烂打终于去了言和她老家见到岳母的时候,除了她老人家外还看见过一个蓬头垢面的白毛小子,他被背上的柴火远远扔在墙角然后拍拍裤子进了屋。吃饭的时候倒也洗的挺干净,随便漂亮两眼长的和言和真的挺像的一看就知道是兄妹。但那个时候乐正龙牙没听见说他叫言声,她老人家一直都喊的“二狗蛋儿”。其实说真的乐正龙牙那次去压根儿没放一点精力在言声身上,他一直在意的除了言和,还有农村的环境是有多糟糕,比如茅坑里有多少虫子、当天晚上睡的木板床有多硬……乐正龙牙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山旮旯里是怎么长出言和这样的漂亮姑娘的。
回到正题,乐正龙牙音乐感觉自己坏了什么事,看着言和对着手机解释了一大通话后开始害怕起来,他最后扑上去询问被一把推开。言和看上去是生气了,她没理睬乐正龙牙直接收拾了点东西出门。
 
 
四点三十,言和在街角的咖啡店遇见了言声;四点三十五,两人乘上了出租车;四点五十,出租车停在了医院门口,两人下车……等等,医院门口?
谁谁谁出事了?乐正龙牙的脑海中迅速闪过无数种可能:她老人家病了?哪个领导被人打了?二狗蛋儿浑身不舒服?还是言和她自己……她怎么了?
乐正龙牙电脑都没关冲出家门拦上一辆出租车在五点十分的时候抵达医院,心里想着言和就这么不信任自己出了什么事都不跟自己说。想着想着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回忆往昔被冷漠对待的岁月,日子就像流水一样拦也拦不住。乐正龙牙忍住了不抽泣跑了进去,刚好撞见言声那张很相似的脸。
“她呢?”
言和慢吞吞地从言声身后走出来,见到满头是汗的乐正龙牙露出一脸惊讶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对方一个大熊抱拥入怀中拼命地蹭来蹭去。
“你、你来干嘛!”
言和按住他的头把他推开,对方依旧是死死抱住自己不放:“你什么事都不跟我说……”
言语之前带有哭腔让言和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乐正龙牙把脸靠在她的肩膀上,那地方痒痒热热地弄得言和很不舒服。最后是言和拖着乐正龙牙像领小孩一样把他领出了医院,再一回头的时候言声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你到底怎么了?”
这已经是乐正龙牙第N遍询问了,言和满脸通红看上去是愤怒的样子恨不得像拍死苍蝇那样拍他。
“……只是去检查一下。”
检查?
“检查一下,有没有怀孕。”
“……”
沉默了半晌后乐正龙牙一把抱住言和不顾她的解释一口亲了下去:“我好开心,言和,从今天起我会好好照顾你还有我们的孩子的,我保证!”
“……我没怀上小孩。”
“诶诶诶?”
“医生说我是月经不调。”
“啊啊啊啊…….”
乐正龙牙瞬间就像是被霜打过的茄子,连说话都变得有气无力。言和狠狠地踩了他一脚以表自己的不满,然后加快脚步甩掉了身后的人。
对,就是不满意他刚才的表情,自己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平时的自己就不该得到重视吗?言和是这样想的,她既想不被人注意又想做出吸引人的事,她没有发现自己已经陷入这个矛盾,糊成一团,叫别人怎么看也看不清哪里是真正的她。乐正龙牙也是,一直以来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在思考,是不是被抓去做过大脑实验,已经非常人了。

评论(3)
热度(24)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