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自名自然研究所

1.
2060年,言和大学毕业,像许多人一样,成为了社会上普普通通的人。

 2061年,言和找到了工作,是自己喜欢的工作。

 2061年4月4日,言和认识了在同一屋檐下工作的乐正龙牙,有了生命中的第一次。第一次这么讨厌一个人。

 第一次见面呃时候是整个工作室只有乐正龙牙一个人,他在办公桌前,靠着椅子打盹,一副光明正大偷懒的样子。言和那时候觉得这个人怎么那么不懂事不好的想法接二连三,而且后来这种想法日渐加深。

 乐正龙牙醒来时,是他第一次见到言和,他就在自己旁边的办公桌,上面很快堆满了资料以及各种手稿,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一副很有病的样子。乐正龙牙记得言和那天穿着墨绿色的卫衣以及黑色的长裤,刘海被黑色的发卡整整齐齐地别在一边,像是能提起精神来努力工作的样子,莫名的觉得……很幼稚。估计是被戏谑的目光盯 的浑身不舒服,言和扭过头白了一眼乐正龙牙,他眼神中高傲自大的神情更让刚刚萌芽的厌恶心理又增加了几分。

 真的很讨厌、非常讨厌,第一次看见这么讨厌的人。

 直到现在言和也很讨厌他,日就积累的感情总有一天会像火山爆发般汹汹涌涌。对一个人的初次印象是好的,那么拉开的距离会让它变成美好的回忆。永远留在记忆中的东西是无法改变的,所以才会带着不同的情感去珍惜。与一个人相处,越久就会发现他越多的缺点,越多的缺点会让人更加讨厌他,越讨厌他就越不想见到他。见到他就心烦,躲到远处想让时间冲淡着一切。

 “你在偷懒。”

“无所谓的事。”

“你这是不负责任!”

“我干了又能怎样,不是还有她吗?”乐正龙牙靠在回转转的座椅上,懒洋洋的指了指电脑屏幕上刚刚弹出窗口的人工智能。那是一个白色短发的女孩子,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倒是你,自己一个个个过目无不无聊啊?”

言和没有直接反驳他,只是盯着屏幕发愣:“你是怎么做到的?”

“只是换了个皮肤而已,只会利用机器的你当然不知道。”这句话乐正龙牙说的很自豪很霸气,然后在一旁观察她的反应。

“为什么弄成我的样子。”

言和与人工智能对视了半天就像照镜子一样,莫名的觉得很神奇。

“昨天那场雨搞得我都不敢出门,一股灰尘味。”

乐正龙牙摆出一副不想回答问题的样子,开始从她无法拒绝谈论的话题入手,有时明显是自己找骂类型,目的确实是为了让言和骂自己。

“还不都是你这样的人,对周身环境漠不关心造成的!”

“关我什么事,灰尘又不是我生的。你说我哪里做错了?”

“我至少还在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而你有什么理由推脱!”

“你像个傻子。”

“你才傻呢,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现在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你却还在这里偷懒!”

两者根本没有直接的联系,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要总而言之一下,说明错误都是他的。好在乐正龙牙貌似已经习惯了她这样的行为,每天来那么几下,见怪不怪了,重要的是吵架时不想轻易放过她,因为想看她生气的样子才故意和她吵架。

“你生气的样子真可爱。”

“你!”

调戏也是为了让她更加生气的日常而已。

言和转身不再搭理他,继续工作才能平复现在的心情。她的样子很有趣,所以才移不开视线。

那样就能达到目的了吗?令人无法理解的理由。

2.
她走在马路上,是回家的路途,是少有人在的地方,是市中心的特殊代表。所以她只是一个人走着,背影看上去很孤寂,像一只病弱的小猫,走路摇摇晃晃。

因为积累了一天的疲倦,言和现在脑子里充满了想要快点回家的念头,甚至能够想象出倒在睡床上安心入睡的样子,紧接着迎接新一天的太阳,继续起床,上班,开始工作,下班、回家、吃饭……这样的日子过去了两年,正常人早该厌倦了,她却从来没有逃脱这篇苦海的想法,该说她是认真还是傻?或许是两者皆有吧。

言和不知道别人为什么要说自己傻,其中的代表就是乐正龙牙。平时的好闺蜜也说自己傻,但那是关心,顶多也只是开玩笑似得回驳她们的看法,然后不明不白的看着她们摇头叹息的样子。乐正龙牙经常说自己傻,他说的傻是带有恶意地贬义词,绝对。所以言和才会经常和他吵架,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一种方式。

雨滴打脸,言和不想抬头看天空,从出生以来它就几乎是灰色的。儿时从课本上得知它本应拥有和颜料一样的湛蓝,一度以为那是骗人的,换做现在是心情沉重。因为言和觉得自己的行为可以拯救这一切,所以乐正龙牙是烦人的阻碍者,处处与自己做对,异类中的异类。

城市可能永远都是这样,它们培植成很多很多块绿化带,做着漂亮的无用功竟然会引来啧啧赞叹。这个世界到现在有太多太多问题:资源殆尽土地问题暂且不说,科技的发展导致纸张的需求量减少,它们迅速消失成为珍惜物品,被冠上“污染”“浪费”的标签抛弃。这究竟是好是坏?地质结构的改变,人类在探索未知世界时对它有意无意造成了巨大破坏,触目惊心。如果哪一天世界都被破坏,人类将无法生存,所有的生物该何去何从?怀着好奇心用暴力的钥匙开启大自然原本封死的门,同时带来对自己的暴力惩罚。于是人们开始害怕,得到惩罚是害怕的根源,终究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啊。这几年人们利用高速发展的科技妄想全面解决自然地问题,纸上谈兵就算了,简直是天书奇谈!

不想再去思考这些问题,意识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混乱,体温上身,仿佛失去了重心一般……

只能看见黑色,什么都看不见。跌入看不见的泥潭,渐渐全身被包裹,皮肤变得无法呼吸,沉重感逐渐增加,将临窒息的边缘,只有痛苦的折磨。

世界也陷入了这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那是因为失去了所有颜色,灭绝的信号,但同时也是新生的证明。彷如盘古开天地之前的混沌世界,淹没在黑暗之中悄悄孕育着无数新的生命,还未被染上色彩,它们安静的等待着新生的开始。

如果这一切都是不神话传说的话。

“……你醒了?”

梦境过去既是现实。一张熟悉再熟悉不过的脸,恨不得一拳打上去的脸。此时此刻他少有的露出焦急的表情,是因为自己吗?

“这是哪?”

置身于陌生环境疑问是特有的第一反应。言和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大的床上,面对着一扇很大的落地窗,它被覆盖上遮光的窗帘,只投下朦朦胧胧的星星点点。房间很整齐,像是什么人经常生活在这里,她猜测这是他的家。

“我家。”

果然。

右手触碰到比被窝更加柔软的物体,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是一只巨型熊猫抱枕,像可爱女孩子的玩具。

“……”

“喂,你的眼神很奇怪啊。”

乐正龙牙确定自己没看错,对方露出了一丝笑意,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

“你就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意识到这样的话题下去会很危险,依旧是先下手为强。

“为什么?”

为什么?还能因为什么,自己在回家途中晕倒了,后来的事她大概猜到了。

“你晕倒在我家门口了。”

原来经常路过的那扇铁门是他家啊。曾经也想象过在那样漂亮的花园里生活,小时候的梦想像公主一样,现在却早就被击垮。想触碰花丛却只能远观,遥不可及。曾经有过的种种行为被揭穿了真相后……好丢脸,这种事情一定不会跟他说。

其实乐正龙牙很早以前就发现蹲在自己家门口发呆的女孩,他没有选择过去搭话,因为一定会以不愉快收尾。

“你发烧了。”

乐正龙牙摸摸她的额头,仅仅是这样没有被拒绝,以及脑袋确实昏昏沉沉。

“……你可以直接把我扔在医院里。”

吃力不讨好的活几乎没人愿意干。

“看着你生病很有意思,就没那样做。”

这样啊。在不被注意的角落里,原本还有一点小小的期待,让她看起来是有自己小情感的女孩子的期待。如果花朵在绽放前就枯萎,那是期待开花的人已经没有期待。

乐正龙牙好像不知道。一直以来的相处状态让言和没有机会了解他。平日里怒火总是会燃烧掉一切,憎恨则会扭曲一切,就连他平日里做了些什么事都不知道,更不用说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第一次放下心里思考这些问题,让人感到惊奇而又差异。心改变了就能改变一个人的态度与行为,或是暴露缺点,将伤口赤裸裸地呈现在面前。想要这样表现出来却被名为“脸面”的坏东西阻碍,它是赶不走的焦虑。

“是吗,那还真是麻烦你了,所以我该怎么感谢你?”

“这是个人兴趣,不用感谢。”

她有点生气的样子,因为自己的话。但这次意外的没有吵起来,乐正龙牙以为言和会很生气地说出“你怎么这么恶心”等等之类的话,所以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以为已经对她了如指掌到了可以肆意玩弄的地步,但这次出乎意料的被打了脸。如果她不生气,该怎么继续有她在的生活呢?换一种说法,平日里因为吵架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对方,但真正心平气和地说话却发现连这都无法做到,不是可悲吗?

“……让我穿这种粉红色儿童睡衣也是你的个人兴趣?”

“那是我妹妹的,衣服是她帮你换的。”

“是吗,我刚想说你是变态呢。”

“对,我就是,你来打我啊。”

“没力气。懒得打。”

言和说完转身只留给对方一个背影,然后将脸埋在枕头里。就算是再柔软的布料,在发烫的脸颊面前都显得多余。此时此刻言和只想好好睡一觉,只是借用了一下他的床而已,不会生气的,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

曾有一群人为一个共同目标努力着,埋头苦干。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自己做的是无用功,最后只剩下一个人在其他人纷纷放弃理想之后仍苦于工作,她是不是傻子。

“你确定?就这一次机会,不觉得可惜吗?”

欠揍。

“我困了,别打扰我休息。”

“这可是我的床……”

“睡的就是你的床,你想怎么样?”

“来打我啊。”

“……你有病啊!”

希望被别人打确实有病,脑子秀逗了才会干出这种事。乐正龙牙的真实希望是看到她打了自己之后道歉的样子,毕竟自己没动手,动手的人是冲动,冲动是魔鬼。到了那个时候就可以好好嘲笑她一番,看着她努力克制自己拳头的样子特别的可爱。

喜欢把这一类的人称为变态,但变态从来不觉得自己变态,他们只会觉得别人才是不正常。

“那你先别睡,陪我说会儿话。”

“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啊!”

“你还没吃药。”

“你才没吃药呢,脑子长蛀虫啦?”

乐正龙牙想说的是退烧药,不是那个变态的红白胶囊。

“那你就陪我聊天,我刚才在这等了好半天你才醒来呢。”

“又不是我让你等的。”

“把你抱回家的也是我呢。”

“变态。”

“你好重啊,每天吃的很多吧。”

“我才四十六千克……”

“我喜欢你。”

“……这话你说过多少次了?”

“不多不少,正好三十次。”

喜欢是因为了解到对方身上有能吸引自己的闪光点,乐正龙牙说不清言和身上的“闪光点”是什么,他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行事。言和根本就搞不懂为什么乐正龙牙会喜欢自己。从上个月开始,第一次告白就像初中时青春期小男生的青涩差点没把她吓瘫。言和觉得纠结于情与爱这种事并不应该发生在自己身上,但却没有办法阻止。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心里像住进了另一个人,她占据自己的大脑,霸占自己的思维。喜欢是被埋在雪地的珍珠,显露出来后是那样耀眼,没有办法把视线从它身上移走。言和说自己不喜欢乐正龙牙,一定。

翻滚时压倒了那个巨型抱枕,言和觉得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

“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在床上放这东西?”

略带嘲讽的语气。言和选择了聊天,聊天可能会更加轻松。

“不觉得它和你很像吗?”

“……应该是和你很像才对。”

特别是配色简直神似,体积也差不多。言和估计这就是所谓的同类挤在一起睡觉会有安全感。

“不,因为它像你才会出现在我床上。”

“……”

言和想说我们语言不通所以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变态。”

“如果你很介意话我可以扔掉它。”

“送给小朋友比较好。”言和心想着别浪费了看起来挺贵的。

“但那需要你去取代它的位置。”

这样的说法和“我想每天抱着你睡觉”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间接性地传达想法的一种方式。

忽然之间就沉默了,没有树叶的沙沙声,也没有鸟叫,陷入寂静的局面。言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因为另一个人占据了大脑,用纠结的思维模式,多愁善感起来。

在这之前一直没有因自我安排的压力而喘不过气,不间歇的工作居然乐此不疲,直到身体发出警告才稍稍去享受了轻松地感觉,那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工作室那样辛苦。把恋爱看做对自己放松的一种方式,所以她不会去回应乐正龙牙。一旦恋爱就会分散自己的精力,分散了精力工作就无法继续。一旦享受了放松的过程就会着迷。言和自认为自己的自制能力还算好的,所以才敢挤出一丁点时间让自己放松。

“你喜欢的话就做吧。”

像从大地跃入云端世界,身置于其中是一种放松。

“你可要考虑清楚。”

乐正龙牙有些惊讶的样子,但还是不变之前欠揍的口吻。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言和皱了皱眉,“我知道你一直很想做了……就这一次机会。”

“……”

“唔、唔唔?”

“……”

“你干什么啊!”

直接把压在身上的人一脚踹开,刚好击中他的腹部,力道足够受害者疼好一会儿了。

“是你让我做的……”

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不知道这家伙是智商低还是真不知道,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乐正龙牙说自己就觉得是第三种,言和说的那些话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

“我像是那种会说‘正面上我吧’的人吗?”

“像。”

“变态!”

生气的人非常生气,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扑在熊猫身上瑟瑟发抖。

乐正龙牙锁定目标后将其扑倒,企图扯开目标身上的被子。目标表示不甘示弱挣扎着发出不满的抱怨最后变成咒骂。

“混蛋!变态!下流无耻!”

滚到床边,机会把握在手中,一脚把进击的神经病踹到床底下,然后迅速起身扣好胸前被扯开的红色纽扣,肌肤上有被他过于暴力的行为印出的淡红色。

言和觉得自己实在不想搭理乐正龙牙了,无论怎样都不想去。只想着能安安静静地睡一觉,一觉起来就什么都忘却。睡觉能帮助自己整理好思绪,一切重新开始。

“……我就抱抱你,什么也不做。”

“……”

沉默给了乐正龙牙动力,而且这次没有被拒绝。虽说这句话经常被认为是谎言就是了。

被夹住的感觉很不爽,就像整个人被塞进了封闭的空间。但它们带来的居然是温暖,舒适的身体的正常温度包裹着自己。

乐正龙牙握住她的手,咕噜了几声不知名的话语后像只小猫一样心满意足地靠着她的后背睡着了。

于是第二天,乐正龙牙没有再起来过。

3.
“去约会吧。”

“我很忙,没时间。”

“去散步吧。”

“我很忙,没时间。”

“去……”

“说多少次了,我没时间!”

“结婚吧。”

“……为什么。”

“除非你能接受婚前性行为。”

“不能。”

“那就结婚。”

“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要结婚。”

“……”

“十——”

“只有结了婚我才能和你做。”

“呃……”

“只有结了婚我们才能生小孩,不是吗?”

“是是是,但是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因为爱情。”

“……我换种说法。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可以光明正大的做、生小孩,还可以领结婚证。”

“你笑的好恶心。”

“更重要的是,我就不必无缘无故地骚扰你了。”(就变成光明正大的了)

“特别实惠,要不要考虑一下?”

“……”

“我们可以成立真.拯救地球.自然的保卫者.超级生物研究所。”(其实就是说在一起研究生小孩)

“好。”

4.
因为时间无形冲散一切,所以大家都喜欢时间。

言和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不仅仅表现在外表的成长,还有更为重要心理。

仅仅一年的时间生活中的一切不能说翻天覆地的改变,但令人惊讶的变化总是有的。现在的言和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她不会和乐正龙牙争论,不回去强迫他认同自己的观念,所以吵架的次数明显减少。乐正龙牙本来的计划就是吸引言和的注意力并趁机接近她,这样曾一度认为已经达到了的目的,最近又出现了新的问题。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可怜的小猫,要么跟随,要么默默等待主人的归来。

有时言和回去的很晚,想上前欢迎却被当成偷袭变态一脚踹开。

“那是因为你表现的就像是一个变态。”

绝对不可能,明明想要表达的感情那么真实。

“就不能顾家一点吗,像个正常的女人?”

“我可不认为你没有能力照顾自己。”

不,不是自己不能照顾的问题,这是两人心灵距离的问题,距离远了心灵就会生疏。坦白了说,乐正龙牙更喜欢由自己主导家庭生活,她甚至可以不用工作 ,做一个家庭主妇这样的设定其实也挺不错。但如果言和一开始就是那样的人,她所拥有的闪光点又会是什么?

“那就创造出一个……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个小孩吧。”

“不要。”

“为什么?”

“很烦。”

对话很简短,她也心不在焉。

大概是因为过于疲劳的原因,很快她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失去灵敏的触觉,没有感觉到自己被抱起来,然后世界都寂静了。

5.
“回家。”

“我很忙。”

“回家,我帮你。”

“不用。”

“回家,不然我就把你绑回来。”

“你敢。”

确实不敢,也没有真正这么想过。所以仍由对方挂断了电话,她应该很生气吧。

乐正龙牙追求的是和许许多多人一样平凡的生活:和自己爱人在一起的日复一日的生活。重要的是心,将爱人装进心里,理性变成感性,本应在冷酷之中学到许许多多温暖的东西,但是连那都遥不可及。他该怎么样评价言和?也不能说她是脑子有问题,只不过是思想有些奇葩,特别特别傻而已。从相识的第一天起询问她努力地原因居然得到“我要拯救世界”这样的答案。乐正龙牙当时说你在开玩笑吧你真幽默,结果是对方很生气,才会留下那么差的第一印象。

不作死就不会死。除了乐正龙牙外,言和对待身边的人都是如出一辙的好,被当成例外的自己不知道是该伤心还是该高兴。那个女孩拥有独特的魅力,想要关注她的同时也想要被她关注,于是吵架成了最好的办法。在无尽的嘲讽之中她会认为他在侮辱她的梦想,像是燃烧的一把火,火上浇油,为了达到目的而付出相应的代价。

乐正龙牙无法理解她所谓的理想,也曾劝导过她放弃——换一种心态而已,却磨磨唧唧到现在。她自己不愿意改变,不仅仅是因为对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这一点深信不疑,还有奇怪的心理在作怪,比如特意去针对乐正龙牙的心理,说到底也只是个人感觉面子上过不去罢了。

“回家吧。”

真正见到她时,看见她身边站着紫色长发的女人。她没有搭理自己,只是一脸不满。

看样子那个女人是她少有的同类,话题中偶尔传达出自己理想世界的奇怪构想之类的话题。虽然是不着边际的二,但却令人羡慕。但是,这样的讨论能让人开心,但又能真正改变什么?

“为什么你就没办法理解我呢?”

“我太烂了,智商低。”

“……”

因为没有反驳,所以言和首先沉默了,她觉得心里有点难受。

“龙牙。”

“嗯。”

他没有回过头,也没有放开手。

“我们要个小孩吧。”

“……你病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自己的小孩比较好用而已。”

“所以你的意思是希望把他们培养成和你一样的为世界献身的英雄?”

“我不是英雄,但是他们可能是。”

乐正龙牙无奈地摇摇头:“等你真正生下他们就不会这么想了。”

“我会的。”

“你不会。”

“会。”

“不会。”

评论
热度(4)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