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欢迎回家

1.
新学期终于换来了新的座位表。这是个好消息,终于要早已经令人乏味的坐标地址,迎接新鲜感的到来。这里是高三十八班,即将度过最后一个学期的紧张气氛还未显露出来。大家依旧吵吵嚷嚷叫人心烦,但心烦的只有一个人罢了。

言和默默收拾好位于第三排中间位置的课本,默默走到了第五排,默默放下书,默默坐下。

“呦,学霸,无聊也会来这里玩啊?”

“刚好换到这里。”

言和白了一眼现在的同桌,用最简洁的方式回答了他真正想问的问题。这里是高三十八班,传说中的学霸级理科班,稍有大意排名便一了落千丈,失去宠爱只得默默地滚到一边。座位就像成绩单,出现在教室前方正营的总是分数高的学生,所以言和实在不明白为何品学兼优努力刻苦五好青年三号学生的自己会被分到这么个座位。不管多么好的班总有那么几个学渣,他们以乐正龙牙和徵羽摩柯为代表,形成了后方阵营主力军。他们做到后排也就算了,自己也在就有点不对劲了。徵羽摩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天才,被说是拖后腿是因为他逢考必睡,无论是发卷还是收卷都是白花花的一片。至于乐正龙牙嘛……反正有爹可拼,没什么好怕的。乐正龙牙是言和现在的同桌,两个人一起坐在最后一排。

“这地方多好,适合幽会……”

拜托,就算班上人再少,也就那么三十大几个人,言和说自己看不出来这里哪里适合幽会了,同时也看不出来这里哪里好了。

“这一排就我们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前面的傻逼都看不见。”

乐正龙牙说这话的时候冲着斜对面的徵羽摩柯打了个暗号,估计下午就看不见他们了。

虽说是从分班就认识了,但言和也说不好自己到底了不了解他,庆幸的是换座位的第一天没有太过尴尬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以前习惯了对方时不时骚扰的缘故,并不影响正常学习。乐正龙牙在高二就提出过要和言和交往,经过一番莫名其妙不知其所以的交流之后这个想法像美丽泡沫一般破灭了,大概对话类似于:“做我女朋友。”“我为什么要做你女朋友?”“不为什么,做我女朋友。”“我为什么要做你女朋友?”“……”一来二去两人都烦了,言和尤其觉得神烦,乐正龙牙可能是觉得没什么兴趣也就主动放弃了,真是谢天谢地。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模样一点也没变。”

言和心想着简直废话,才刚刚过去一个寒假,就算有变化也发现不了吧!

“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乐正龙牙把脸贴在新课本上,说话语气懒洋洋地,“还记得吗?以前我跟老班说想跟你同桌她都不同意。”

“所以你现在如愿以偿了很高兴?”

“不不不,我现在才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意思,甚至有点失望。”

现在是上课时间,言和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走神了十分钟,真该死!一旦她开始听讲,无论乐正龙牙怎么骚扰她都不会理睬。言和对乐正龙牙说的事一丁点儿兴趣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是厌烦,有时出于礼貌会回应他,但日子就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不会有人愿意管乐正龙牙这样的极品,他无论干什么,比如说上课睡觉,光明正大地使用电子产品,甚至是旷课逃学统统被当成空气,后果顶多是风拂过表面,不痛不痒而已。在老师的要求下他勉强做到了涂涂答题卡这样简单的工作,所以不至于像斜对面的某只落到年纪第一的地步。

听乐正龙牙说那过去的事情,据说他以前也是个好学生,不仅文化成绩好,还是德智体美劳请棋书画样样精通,是老师眼中的好帮手、同学们的好榜样。至于为何会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无人所知了,据乐正龙牙自己说是因为无聊。

“最后几个月了,好好学习吧。”

言和经常这样劝说同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反正没用,你说那么多遍干嘛?”每当这个时候乐正龙牙总是想调戏一下她,语气在下一秒就变了,“难道——你很关心我?”

“再见。”言和白了一眼一旁笑得恶心的人,埋下头继续学习背书。

“喂,别找不到适合的借口就逃跑啊。”乐正龙牙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轻松抢走了笔记本,“陪我聊天怎么样?”

笑容愈发灿烂,当然,这只是乐正龙牙的个人观点,在言和眼中她觉得同桌的笑简直越来越恶心诡异了。

“还给我。”

想在对方没有反应归来的情况下夺回笔记本,最终却以失败告终。言和死死盯住眼前的敌人,就像在思考如何搬走喜马拉雅山。乐正龙牙一副“我就是不还有本事你来抢啊”的表情,简直欠揍。于是言和发动了第二次抢夺战争,对方站起来将俘虏高高举过头顶,想要凭借着身高占据优势。言和觉得乐正龙牙这种做法简直弱爆了,以自己的身高只要跳起来……

“啊!”

惊叫中带有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它吸引不少同学的火热目光。及时是下课教室里的人也很多,他们回过头后看见举着笔记本的乐正龙牙和即将够到笔记本的言和,画面定格了几秒钟两人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有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坐了下来。

“变态……”

言和不想搭理变态,也不想和他计较,笔记本没了还有课本,摊开书本照样能继续。

“不会吧,才摸了一下你就泄气了?”

“不要理我,变态!”

这次是带有责备语气的变态,言和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生气上。言和希望变态能远离自己给自己一个安静的能学习的环境。乐正龙牙想凑近她的脸被一把推开,乐正龙牙捂着自己的脸轻声嚷嚷着。言和别过头不想去看这个变态,顺便抱走了课本。

“你是不是脸红了?啊哈哈哈哈?”听上去很开心嘛。乐正龙牙伸出手想让她面对自己,被打掉后依旧兴趣盎然,“摸了一下而已,又没摸奇怪的地方……至于么?”

“滚!”

言和留给乐正龙牙最后一个字,不带任何表情。

“……”

最终变态还是将笔记本还了回来,悄悄放在她桌子上的样子让人联想起可怜兮兮的小仓鼠。变态围绕着同桌减速运动,上上下下打量也捉摸不透。言和直接无视变态无声型的骚扰,中性笔划在草稿纸上歪歪扭扭的痕迹,带来了纸张的撕裂。

言和停在那一刻数秒钟的时间,变态也停在那里数秒钟的时间,言和翻开笔记本回忆模糊不清的公式,变态在一旁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你生气了吗?”

“……”

“反正你迟早都会被人摸,被我摸一下怎么啦?”

“……”

变态的脑子可能出了问题,言和不想和有变态脑子又出了问题的人说话。

乐正龙牙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他有些沮丧地用手指轻轻抓了抓她的衣袖,然后把脸贴在桌子上,对着同桌做出一副复杂而忧伤的表情。

“对不起……”

最终还是心软了。言和停下笔后长长叹了口气,转过头看他的时候产生了一种看见一只老弱病残的仓鼠扒在笼子边缘看着自己的错觉,心里就像是多米诺骨牌被推翻了一般第一反应居然是差点没一掌拍下去。

“重点不在那里。”言和刚才想了想,一是尽量让自己想不发火的思考模式,二是似有似无的安慰,“你总是那样很烦人,知道吗?”

乐正龙牙趴在桌子上点了点头。

“知道了就好,以后不要打扰我学习了。你也是,最后几个月了,好好学习吧。”

乐正龙牙无声地笑了:“那么也就是说,我可以在不打扰你学习的情况下摸你咯?”

2.
乐正龙牙的桌子不同于垒砌高高书塔的学渣,也不像摆放整齐的学霸。一般情况下乐正龙牙的桌子上什么也没有,上课时桌子上有乐正龙牙的胳膊和头,有时只有胳膊,或是只有头。抽屉里除了少量课本和杂乱物品外还有一张言和高一时参加学校义工活动,本应存在某位女同学手机里的照片——它在乐正龙牙胡乱翻找手机的时候掉了出来,言和抢在乐正龙牙之前捡起了它,照片上傻笑的脸看得言和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我没收了。”

言和将照片夹到笔记本的一页,默不作声地继续正事。

“还给我,我还没看完。”

“一张照片,有什么好看的?”

而且还是自己的照片,而且还是自己笑得特别傻逼的照片。不知道乐正龙牙从哪个小姑娘手里弄到了这张照片,总之很毁形象就是了。

“因为是你,所以很好看。”

好看个毛线!

看着乐正龙牙像说广告词一样说出这句话,言和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不知这家伙是傻了还是故意黑自己,总之言和绝对不允许这张照片再次落入任何人手中,被瞧见简直是奇耻大辱。

“我就坐你旁边还没看够?”

说出这句话言和就后悔了,她发现乐正龙牙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便知道大事不好。

“不够。”刚才还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的乐正龙牙立马来了精神,“还没看过里面。”

目光从头顶到脚尖,让言和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狼盯上的猎物,困于危难之中,想逃逃不走。

乐正龙牙曾经评价过言和的胸部简直是飞机场,不过当时也没怎么在意,直到高二他做出类似于变态的举动就一直对他加以防备,尽量避免有关胸部的话题。

“怎么感觉你的胸部就没长过?”

“变态。”

被这么说的言和还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然后环视了周围少有的女同学,想骂人的心情顿时大大削弱,她觉得自己简直弱爆了。

“我的胸部跟你有什么关系?”

言和发现抬头发现有个变态居然也跟着自己盯着看,抛下这句话后不再理睬他。

没错,就不应该和乐正龙牙,不不,就不应该和所有男性讨论胸部问题。言和不能理解班上熊孩子们为何能光天化日之下讨论敏感问题,吃了百科全书吗?他们有些比女孩子要更了解女孩子,乐正龙牙说这有什么了不起自己也很了解言和啊比如我就知道你来大姨妈的时间,言和把书砸在了他头上也没有闭嘴最后被狠狠踩了一脚才终于因疼痛结束了这个话题。

安静的学习时间总是短暂的,才刚过了一会儿乐正龙牙便又凑上来跟她搭话,这让言和觉得自己以前认真跟他提的意见都白费了。

“你就不想知道怎么让胸部变大吗?”

“你说,我听着,说完了哪凉快哪儿呆着去。”

言和知道这个时候反驳他会引发一场无休止的辩证会,干脆让他说完了就不要再烦自己了。乐正龙牙听到这样的回答后大有势气减弱的样子,但并没有放弃,至少她还是有兴趣听嘛……

“那就是,你……”乐正龙牙压低自己的声音,靠在她耳朵边轻声细语,呼吸如热浪般扑打着她的肌肤,“你每天让我摸一下,摸着摸着就大了。”

“滚。”

言和狠狠地打掉他的手,狠狠地回给对方一个极度鄙视的表情。言和汇总与明白自己就不应该期待乐正龙牙会说出什么好话,搞不清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别生气啊这是真的!”

“不要跟我说话!”

“……那先把照片还给我。”

3.
“龙牙,你知道现在几月份了么,去看看日历吧。”

“四月份,我又不是傻子。”

言和看着乐正龙牙,就像在看着生命垂危的孤寡老人,带有怜悯的色彩。

“对了,跟你说个事。”乐正龙牙把手机扔到一边,颇有兴致的样子让言和产生了他会说出好话的错觉,“等你们考完了我就去国外了。”

这很正常,只有有钱哪里都能去。言和甚至听多了这样的例子,并没有太过惊奇。其实她早就料到了会这样,就算真的发生了也见怪不怪,但出于礼貌多问几句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是同班同学,孽缘深重,对方可能已经成为了自己记忆中不可抹去的重要纪念。

“去哪儿?”

“不知道。”

“以后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

“留学还是定居?”

“不知道……”

一问三不知,言和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耐心,大概是乐正龙牙在和自己开玩笑,这样想就没有任何烦恼了。

“我知道你问我月份是担心我,但是没关系,我有的是去处,不在乎那场考试。”

言和很僵硬地笑了笑,觉得乐正龙牙中二病没毕业,但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乐正家有钱,有钱可以干很多事,有钱人可以花费比穷人更少的时间干更多的事,有钱人可以话费比穷人更少的努力获得更多的荣誉。有钱真好,仿佛什么都可以干。有钱人面前是宽广的大道。言和鄙视这些人的同时又可怜这些人,所以言和可怜乐正龙牙,可能一辈子都不曾拥有自我奋斗美景的人,感受不到辛苦换来胜利果实那一刻欣喜的人。

看她好像陷入了沉思,乐正龙牙自我脑补着是在为自己的即将离去而感到悲哀吗?脸上得意的神情渐渐浮现。

“我马上就要走了,不好好珍惜现在和我在一起的时光吗?”

如果乐正龙牙是很重要的人的话,言和确实会那么做。

“你不考虑送些什么给我当做纪念吗?”

“我又不知道你喜欢些什么……”

这是实话,三年下来乐正龙牙压根没有便显出对某些特定东西的喜爱,也没有人给他送过礼物。这样想想便觉得他很可怜,他的朋友究竟有多少呢?

“做我女朋友吧。”他在笑,不知道是真是假。

“你疯了吧,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

从刚才开始心跳就加速,言和觉得立马拒绝他才是真正的自己,但这次她没有发现错重点。如果不是因为近期的温暖气候,早就差距到脸部温度的异常了。

“没有疯,言和,我是真的喜欢你,万一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怎么办……”

左手被他握住,无论怎样都挣脱不开。围观的人开始多起来,也有的开始起哄,啪啪啪啪地掌声听得言和头疼,这时她才想起乐正龙牙可不是消音喇叭。

言和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怎么也想不出了解这事的办法。人群中貌似混进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他们将一大坨复习资料递给了乐正龙牙。

“和我交往吧。”

乐正龙牙捧着那一大沓复习资料,认认真真地说出这句话。言和表现得比刚才更不知所措,她本应对乐正龙牙愚蠢的行为习以为常,但没有预测到他会做出如此蠢到极致的行为。乐正龙牙的眼神仿佛在说“做我女朋友这些资料就都是你的了”,言和不知道这家伙是太了解自己还是一点也不了解自己。

“这种事你以后再说啦!

言和在跑出教室前留下来这样的话,她觉得自己的思维完全乱了需要清理一下,说着“再见”便一路小跑向卫生间。

4.
接近凌晨的夜市依旧喧闹,尽其所能向人们展示着这座城市与白日完全不同的、独有的一面。白色的帷幕帐起灯火的橙,数十人影晃动,行如流水,静如止水。吵吵嚷嚷的是说话声、鸣笛声,放肆地像在耳边爆炸的鞭炮。

错乱的树影在寂静无人的时候是鬼,心理作用被热与心安压垮,剩下的只是影子。言和踩着脚下的人影一步一步前进,安静地给人感觉是听话乖巧的猫咪。

数十盏灯火,数百个人。数万只影子。众多影子里,找不出特别的两条。

之前乐正龙牙问言和要不要去自己家但被拒绝了,言和觉得随便去男同学家不好,而且还是凌晨去男同学家,简直恶劣。

言和不愿和他并排走,因为靠的太近看起来像情侣,反正她是没想到这样看起来更像吵过架的情侣就是了。

夜晚失去了白天温暖的体温,甚至带有寒意。乐正龙牙时不时地回头看或是直接向她搭话,进本都是废话,基本都是问句。

“你冷吗?噢……你的手好冷。”

乐正龙牙自顾自地一把抓住她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被风吹过后像是硬邦邦的冰块。

“你平时不都准时回家的吗,这次家里人同意了?”

“妈妈出差了,不让她知道就行。”

平时言和在校是好学生,在家里是乖小孩,这样的形象已经深深印在了大家心中,这种夜不归宿的事说出来也没人信。言和是这样想的,不经意间露出一丝难堪的笑。

言和的口袋里传出一阵铃声,八十年代的经典爱情歌曲让她慌慌张张地掏出手机立马接听,她暂时无视掉乐正龙牙嘲笑般的表情。

“喂……啊,妈妈。”

一旁的乐正龙牙正在努力忍住笑,嘲笑的对象是他经常路过广场时大妈们跳的潮歌。言和在他背上狠狠锤了一下依旧停不下来,他就是想看她又气又急的样子。

“是,我在外面……买完东西就回去。”言和说这些话的时候结结巴巴,“……好,再见。”

她挂断电话后长吁一口气,她不擅长说谎,这次纯属意外。

“你说谎了。”乐正龙牙又想乘机取笑她,“想不到你也会说谎啊,明明正在和一个大男人约会。”

“总觉得你是在损自己……”

乐正龙牙也许根本没听见言和刚才低声的吐槽,他开始自顾自地重复哼哼着刚才的手机铃声,让人忍不住想揍他。

“美眉叫你接电话啦美眉叫你接电话啦美眉叫你接电话啦帅哥美眉叫你接电话啦帅哥美眉叫你接电话啦帅哥美眉叫你接电话啦你接不接电话啦帅哥你接不接电话啦帅哥你接不接电话啦帅哥……”

“……”

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了,唯一的热点聚集在乐正龙牙的手机,路人甚至投来异样的目光,仿佛他们不存在于同一世纪。言和庆幸他早就换下了校服,不然肯定丢学校的脸。

乐正龙牙意识到该打破这沉默。不能像想象中那样摔手机,于是他愤愤地接了电话。

“喂你谁啊!”

“有礼貌点!”言和在一旁好心提醒他,就像在责备一个犯错误的孩子。

“…….啊、啊是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我在干嘛?”乐正龙牙转过头看了言和一眼,“我在约会啊。”

乐正龙牙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摸了摸快要炸毛的言和,她看上去很生气可能会爆发。

“你怎么知道的?啊……啊我还没求婚呢你先等等。”

言和被乐正龙牙的目光盯着就像是即将被吃掉的小羔羊,成为盘中之餐。她光是听回答就能猜到两人说了些什么。有些生气便朝着放在眼前的手掌一口要下去,捕食者在一秒钟之内转变成被捕食者,乐正龙牙痛得差点叫出来但是只能忍受,脸上露出的痛苦表情让言和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

天桥一边的小吃摊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作料的味道无法被汽车尾气掩盖,混合着一同进入鼻腔,没忍住的就是一个喷嚏。乐正龙牙带着言和就像带着女朋友,挑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夜深时分最适合讨论人生哲理了,况且对面坐着的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做我女朋友吧。”

再一次的重复,不同的是这次可以期盼她的回答。

“不……你明明知道要高考了不可能的。”

“言和不喜欢我吗?”

不敢抬头看对面人的表情,他一定会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让自己心软,在一来言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不知道自己对乐正龙牙朦朦胧胧的感觉是不是喜欢。

“不……”

“不”的本来意思是“不知道”,言和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没有说完,故意引出他接下来的话。

“那么就是喜欢——”乐正龙牙想拥抱住眼前的人,可惜隔了一张桌子没办法做到,“言和,我们交往吧,不会打扰到你学习的,我保证。”

乐正龙牙跑过去坐到她身边,对方只是条件反射似的往旁边挪了挪。

他开心的时候就像小孩,得到了美味的糖果就会高兴。他是让人舍不得用使用暴力的人,总觉得稍稍把握不好力度便会支离破碎。言和以前就评价过他像小孩子,但乐正龙牙满不在乎地回答说因为没有遇到有资格见到自己成熟一面的人。乐正龙牙对言和说想要关心她,就像任何男人对待他们的伴侣那样,正因为知道他是认真的,所以才找不到最最最适合的话去回答他。徘徊在暧昧的边缘,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改变结局。

“那么就试试吧。”

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各种补刀,言和规定说乐正龙牙不能以任何方式打扰自己学习不能在公共场合暧昧不能接吻更不能上床。最后一点是乐正龙牙询问过后得到的回答,他没有理由做任何反驳。

5.
很早以前言和就选择放弃午休的时间留在教室里学习了,近几个月这样做的人数量开始增加,即使如此正午几乎无声的教室仍旧显得萧条,窗外的细小动静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更早以前乐正龙牙很不满意用午休时间学习的人,他认为这完全是在浪费休息时间,践踏美好的青春。平日这个时候乐正龙牙应该早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这几天出人意料地主动留在教室——倒也不是学习。

“言和,你在做什么?”

“……看不出来吗?我再做练习题啊。”

“言和,题目很难吗?”

“嗯。”

“言和……”

言和拿胳膊肘捅了一下身后的人,他很快就明白了闭上了嘴。

“能安静一会儿么?要吵去外面。”

“……”

乐正龙牙把脸靠在她背上蹭了蹭,一声不吭的样子比刚才乖多了。

没有人有闲工夫在这段时间去理会别的事,前面几排的同学都在认认真真搞学习,那样子只能用乐此不疲来形容。每次看到这种学霸班的雄壮场景都让言和觉得压力山大,不过也只有在这里,没有人会在意最后一排干了什么。言和回想起开学的时候乐正龙牙说这个位置适合幽会,难不成真说对了?

在平时言和一定不会允许乐正龙牙公然抱着自己这样的事放生,这次是个意外。越来越短的时间让她没有精力去理会别的事,乐正龙牙便死皮赖脸地抱着她不放,自己总不能死皮赖脸地非要赶走他吧。就在刚才言和问过他能不能放手并且把之前的规定重复了一遍,但是没一丁点儿效果。乐正龙牙还是紧紧的搂着她,悄悄扩大着身体接触面积。

“你……”言和想起了什么想要说出来,最终也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开始言和让他放开是因为他喜欢到处乱摸,打掉他的手后还是喜欢到处乱摸,提出让他一边去后终于安分下来。

靠近脖颈的呼吸把她弄得很痒,直接推开他的头又会立马找到新的落脚点,怎么弄怎么不舒服。

隔壁高十七班的乐正绫刚刚洗完手买了杯冰镇可乐回来,路过十八班的时候特意向里瞟了两眼结果吓得把嘴里的可乐全部吐了出来然后抹了抹嘴巴冲进教室爪子拍在言和的课桌上如同猛虎落地。

“……”

言和被乐正绫盯得脸红,像是捉奸现场而乐正绫是小分队队长,言和推了推乐正龙牙的手示意他放开但对方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得继续蹭来蹭去。

“啊、啊绫,吃饭了吗?”

支支吾吾居然问出这样的话,之后言和看着乐正绫表情不变的点了点头,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得愣了半天,最后大概是想明白了什么若无其事地走了。

6.
乐正龙牙总是会以自己快要离开为由,像威胁一样对言和放出不算狠的狠话,不知道是底气太足还是心有不舍。这段时间他不敢提起这件事,乐正龙牙只希望言和能够安心开始,把心放在她自认为十分重要的考试上。

乐正龙牙没有参加高考,他在大街上闲逛,等待着每一场考试的结束。乐正龙牙不敢联系她,怕她烦心。

“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找你。”

“……”

这是乐正龙牙考试几天第一次见到言和,她站在眼镜店的广告牌下,穿着淡蓝色的连衣裙,批了件镂空的小马甲,一时间比校服要暴露出很多的肌肤让乐正龙牙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夏天的时候她的身体也是凉凉的,牵着手的感觉相当好。

聊天的内容集中在考试上。言和说她有点失望,长久以来一届又一届的考试让每个人都摸清了它的规律,针对性就像雷达,自己要做的不是思考,而是从大海中捞出本来就存在的珍珠。乐正龙牙笑着对她说你的意思是自己考得很好喽,言和说大概是,能做的题都做对了才是。

最后一天结束的时候却异常宁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言和整理着那一沓沓复习资料和笔记,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把夹有自己照片的笔记本送给了楼下可爱的小学妹。言和不好意思再跑过去把照片再要回来,她答应了乐正龙牙会送给他一张新的照片。

乐正龙牙不知道是身上哪个孔吃错了药居然问言和要不要去宾馆开房言和说高中都毕业了你中二病一直没毕业。

六月下旬就是乐正龙牙离开的时候,他自己没事可做,他知道言和要做很多事,所以自己的离开越早越好。

“什么时候走?”

言和坐在餐桌对面,吸管搅拌着刚刚榨的新鲜橙汁,颜色漂亮的就像太阳。

“下周,也许是明天。”

“这样啊……”

乐正龙牙悄无声息地覆盖上她的手,像地下室的矿泉水一样凉凉的,如果尝试加热它们就不好喝了。

“言和,要不要跟我走呢?我们一起……”虽然说的是一些天马行空的话,言和依旧认真听着,“我们一起去加拿大,然后在那里结婚,啊对了……”

言和很认真的听他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她知道他想说的话太多了。乐正龙牙说完他的人生理想未来规划后开始会议这几年来与言和在一起发生的事,比如在上课是如何如何让调戏她以及一些言和都没发现的小细节,或是东西失踪后不知名的凶手以及流言蜚语的制造者。乐正龙牙越说越多,说得越多言和越想揍他,但没有理由下手。

“龙牙……”

他依旧说这些什么,听不见。

“龙牙,抬头看看我。”

言和抓住他的肩膀,凑上去贴紧他的唇。

她大概也想过很多吧,无论那时什么样的记忆或是新生的感情,想要传达的东西总是最珍贵的。

7.
乐正龙牙说等他自己能主宰人生了就回来,言和说要是我等不了那么久怎么办,乐正龙牙说那就把她抢过来。

“对了,这个给你。”言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昨天刚刚拿到手。”

“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乐正龙牙难得露出惊讶的表情,他没想到言和会把她在自己怀里一不小心睡着的照片送给自己,而且拍照的人是个谜。

“一个叫SEV的神秘同学拍的,他不愿透露姓名。”

那谁啊?班上有这人吗!

乐正龙牙很小心地将照片装进衬衣口袋,就像对待刚出生的婴儿。他已经失去过一张照片,不能再弄丢了。

“祝你好运。”

不是在做梦,乐正龙牙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三年的时间明明就像在做梦!

言和第一次体会到如此深的电影般的感觉,情思就像浪一样汹涌而入,水位疯涨。乐正龙牙伸手去抚摸她的脸颊,眼神里从来没有带着那么沉重的东西,看得言和眼睛痛。跟随爱神指引的方向她慢慢靠近,乐正龙牙吻住了她,传达着一波又一波的感情。言和抱住她的后背,像安抚似得轻轻划过,肢体动作无声地诉说。

他不断加深这个吻,像对新奇事物充满好奇地顽童。他能听见她似有似无的呼吸声、靠近心脏彼此一同跳动。问最后带来了藕断丝连的痛,牵扯出的是无数的记忆碎片。

“这个送给你。”乐正龙牙像变魔术一般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漂亮的小盒子,“当做我们订婚了。”

“你想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然后远走高飞?”

“不是!”

言和说出那句话真的是在开玩笑,她笑了。

言和收下了那只小盒子连同它里面的宝物一起:“不过我可不会戴,又不知道要等你多久……”

乐正龙牙低下头,仿佛能听见他似有似无的叹息。又不可能让她一直等着自己,她和自己都是普通人,她的生活中会出现其他人,自己也是。戒指不是项圈,能套住的只有手指和约定。

“我会等你,但如果你哪一天后悔了,你随意。”

他不喜欢言和总是把自己放在最低的位置,但又不得不承认她的理性思维,从爱的热浪中清醒过来。

时间的沙漏即将倒转,表盘的指针走到十二点的刻度线,他们的命运重复无限循环,但是乐正龙牙和言和都做不到,停止不了。

她独自一人在小巷口徘徊,踏过水泥路面,温度反射后在空中凝聚,让额头渗出汗珠。

该消停了吧。

这些日子与他在一起留下的美好会议已经过去,微笑才是面对明天的表情。他和自己即将到来的人生都是全新的。

客厅里很吵闹,但是没有人。

这是耳朵不好的母亲的习惯,她应该是出去了,忘记关电视。

正在播放的是午间新闻……

言和一瞬间感觉自己在做梦。

言和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疯狂地跳动,最后什么也听不见,然后用比平时更快的速度跑到卫生间忍不住地呕吐。

评论
热度(7)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