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言】乐正龙牙是啥样的男人(๑‾ ꇴ ‾๑)

  有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跟疯了的兔子似的狂按门铃。正在准备早饭的乐正龙牙听到这接二连三响起的提示音,连放下汤勺去开门的心情都没有了。明明就在刚才,他还美滋滋的把切好的土豆和胡萝卜放进锅里,看着它们和柔软的肉类唱泡泡歌,他甚至悠闲地哼起了小调,因为这难得的二人世界时间而愉快。
  乐正龙牙的妻子可是个不得了的人,打得过小偷,斗得过流氓。从两人在一起开始,乐正龙牙就觉得自己是弱势的一方,养家糊口已经有她去做了,并且达到了他付出再多努力也达不到的高度,于是闲下来的人包揽了家务活,虽说他一开始感觉奇怪,但也已经看开了。妻子对自己很好,也教会了他很多东西,他不用成为事业有成的男人就能与她相配,这是妻子给他的自信。“又温柔家务又做的这么好的龙牙,已经是很优秀的男人了。”他想起妻子说的话,脸蛋不禁热了起来,要不是因为不速之客的尖叫,他差一点又要陷入幻想之中了。
   “阿和——开——门!”
  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她拖长尾音又像祈求的声音和拍门的节奏绝配。为什么说是年轻女孩?这声音甜腻到让他想起电视上经常播放的苹丝草莓牛奶广告,只是拍门的力气之大与其完全不相符,乐正龙牙的脑子里不知不觉浮现出一个长着可爱美少女的脸,身子却是腿毛肌肉壮汉的奇妙形象。
  这可不得了,再让她这么拍下去铁定被领居投诉。他叹了一口气,把砂锅盖上盖子,定好时间,然后扔下勺子去开门。
  没有想象中的肌肉美少女,这是当然的。门外站着的是一个窈窕的年轻女孩,只是她穿着与自己年龄极度不服的性感一字裙,肩上披着皮包大衣,长长的灰色头发披着能过臀部,发梢却卷起可爱的小波浪。两人看见对方的时候都愣住了,但随机又反应过来。
  “你就是阿和的男朋友吗?”
   什么男朋友,我是……
   他没能把想说的话说出口,眼前这个女孩正以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他,能看的出来她对自己第一印象并不好,但那张嫌弃的脸却因为年轻让他毫无压力感,甚至有点想笑。
  “你搞错了这位小姐,我是她的丈夫。”他自信满满的把这话说出口,然后在对方要动怒之前阻止了她,“阿和正在休息,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对方似乎对乐正龙牙的反应很不满意,小脸上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拧起的眉毛并不可怕,反而看上去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不认识我吗,阿和没和你说过?我在你之前就做阿和的闺蜜好多年了,了比你了解她多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屋里走,与乐正龙牙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听见她小声嘀咕着“阿和怎么能这样呢。”他稍微松了口气,看样子她的不愉快不仅仅是因为自己。
  虽说并不知道是谁,但他还是好好招待了她一番,摆上了果盘和点心,又呈上红茶,然后看着这位不速之客一边吃着东西一边东张西望,好像在打量自己新地盘的小兽。她的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又从没在言和公司见过,难道是言和学生时代的交情?
   学妹么?看上去比言和小很多,大概才刚刚进入社会吧,但她身上却散发出一股打心底的自信。
  乐正龙牙一边洗着昨晚的餐盘一边想入非非。昨晚他回家太晚了惹她不开心,抱着哄了好久才睡觉。这件事并不是单纯的烦恼,难得看到妻子别扭撒娇的模样,他现在想想还有些心动。晚回家也不是他自己决定的,乐正龙牙自己也有苦衷——那个抛妻弃子的混蛋老爹不知从哪听说他傍上了富婆,突然冒出来巴结他。想到这里乐正龙牙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那个男人怎能这么说他们之间的爱情?两人都互相深爱,并且在家庭中承担了自己的工作,这才不是谁傍上谁的事。
  虽然口头上说自己不介意,但客人明显没耐心等待,她一会儿抓着手指一会又掏出怀里的表翻来覆去的看。现在很少有人用这种旧式怀表了,可能是这件东西对她很重要,所以才一直带在身上吧。急归急,乐正龙牙也没有办法,只是在客人灼热目光的紧逼之下,才尴尬的开口解释自己的妻子昨夜很晚才睡,他想让她多休息一会儿,不想这么早就叫醒她,只是言和不接近正午估计是不会醒了。乐正龙牙已经在想该如何打发这位不速之客了,虽说这么想有点失礼,但他尝试了几次两人始终无法融入同一话题,他可不想在这么明显敌意的目光中老老实实待到言和醒来。
  什么闺蜜呀、心扉女友。听完客人这么介绍着自己,乐正龙牙还是不愿意相信,言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他毫不知情并且性情古怪的朋友呢?这个自称是和言和同穿过一条裤子的女孩,到底是为什么来找她,为什么这么突然?明明他们在一起了这么久,乐正龙牙却从没见过什么能称作妻子闺蜜的朋友。
  “这位小姐,如果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的话,可以直接去他公司找相关人员,言和已经休假在家了,并不管公司的事……”
  “呀,说了多少次了,我就是来找她的。”
  客人一副“你真失礼”的表情看着他,乐正龙牙见状,把刚到嘴边的“明明只有两次”咽回了肚里。
  是的,自己已经是言和的丈夫,是个即将负担起更多责任的男人,做的事情一定得配得上自己的身份。这种劝勉的话一旦出现在脑子里,他都不知自己究竟领悟了没有,究竟该开心还是该难过。
  如果是为了工作上的事,乐正龙牙只能说她来的不是时候,就在一周前,言和已经休假在家了,公司的事去找她可靠又可憎的哥哥比较好。他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张非常欠揍男人的脸,忍不住把不开心的表情挂在了脸上。
  “你,你看起来对我很不爽啊,是不是?”
  被发现了。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是自己刚才扭曲的表情被她见到,才让人误会了,两人再次面对面时,乐正龙牙已经恢复了一副毫无波澜的沉寂表情。
  “我知道,你是阿和的男朋友,所以才觉得她会向着你。但要是真的和我发生什么矛盾,她会因为你而为难的。”
  “我……”
  我没有,我不是,我才不那么做。
  乐正龙牙在心里呐喊,为什么自己因为一个表情就莫名其妙被批评了。且不管这个人是否真的是言和的闺蜜,他已经看清了她是个不好相处的主,再过一会言和还不起床就打发她走好了。现在的她身子那么娇弱,被这样一个说话神奇的家伙围着肯定不好受。
  正这么想着,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两人刚好都沉默着,所以这声音格外明显。
  “阿和?”
  两人一同望了过去,他们争论的主角出场了。言和穿戴的还算整齐,只是头发还没好好梳理,脸上还带着倦意,看样子她是醒来发现客厅里有其他人,所以做了点小准备,让自己看上去不至于失礼到极点。
  “阿和……”
  面对房屋的女主人,客人露出了异常惊讶的眼光,她似乎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呆呆望着,一步一步向她靠近。
  “天依?”
  迷迷糊糊之中,她似乎清醒了一些,但皱起的眉头预示着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她真的,宁愿自己再迷糊一些,一觉睡到客人走了,家里只剩下她和乐正龙牙。
  身为好丈夫的乐正龙牙一眼就看出自己妻子的异常,他上山扶着她,两人一起坐到了远离客人的沙发的另一边,然后为她翻了一杯温热的水。
  “阿和,我、那个,那个……”
  虽然这位被叫做天依的姑娘看起来有很多话想说,但不知为何一直吞吞吐吐,她朝她所在的方向凑了过去,眼神却一直飘忽不定。半晌,乐正龙牙想要做点什么打破这尴尬,客人却又开口了,脸上还带着一抹红晕。
  “我、我没想到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什、什么跟什么啊!
  乐正龙牙的内心都在吐槽,他和言和的孩子还没出生呢,还好好呆在妈妈肚子里不是么?不止是他,连言和都露出了难堪的表情,这说不定是个连言和都难以搞定的奇怪家伙。
  客人的手想伸过来摸摸肚子,却被乐正龙牙无意识伸出的手臂放在了外表,她抬头露出不满的表情看着他,一时间竟手足无措。
  “好久没见了,你的事业发展的怎么样了。”
  言和喝完水后身体放松了些,她又往身后人身上靠了靠,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把重力全部压在他身上,整个人都流露着究极Boss登场前兆的气势。而这位神秘客人的真实身份,也即将随着两人的对话而解开。
  “当然好咯,那个混账上司很看好我啊,只是我没能好好把握住机会。什么乱七八糟的演出,说是现场即兴Show也都是安排好的剧本,一点意思也没有。啊,应该说我根本不想干了,可是干了这么久还是有点舍不得舞台……”
  “那太可惜了,你等到有了一定基础后再自己独立出来也不是不行,毕竟开播的时候那么受欢迎。”
  舞台?开播?天依?
  乐正龙牙从不看综艺节目,当他得知这个天依是个公众人物的时候,他废了好大劲从脑子里回想起和这些关键词相关的片段。啊,那好像是某个夏天的事了,浙×卫视热播的《单身狗们向前冲》,好像有一期的特约嘉宾就是这个天依,他看了看面前这个女孩的脸,又回想起电视机看到近乎素颜妆容的清纯少女形象,脑子里有一点懵。他有印象的,印象很深的,那是个夏天的晚上,他跟现在一样这么抱着言和,两人一起看电视里的节目。《单身狗们向前冲》是个水上闯关的节目,平时都是观众报名参加,闯关成功便可获得奖励,近期好像也陆陆续续邀请一些明星来和大家互动。也许言和是不小心按到这个台的吧,以前也没见她看过,不知怎么的她就来了兴趣,看完了这一整期节目,现在想想,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天依。看到自己的熟人作为特约嘉宾上了电视,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而现在这个坐在沙发上补妆的小太妹,就是他方面在节目里看到的特约嘉宾?他该说些什么好的呢,岁月不饶人?不不,物是人非。
  “我觉得还是以前那个形象更适合你。”
  言和这话也说出了乐正龙牙的心声,找不到自己定位的明星可火不久啊。
  “其实呢,我最近正在考虑转型,你知道的有人觉得我以前那样子太甜腻了。不过我自己不大满意这样子,从穿衣打扮到妆容都要变,一点都不像我自己了。”
  “阿和,我还记得你以前说了让我做我自己。阿和……”
  客人欲言又止,这是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了女主人不满的表情,她才不是搞不清状况的疯兔子呢。
  “那好吧,说些关于你现在的事怎么样,比如……小孩什么时候生呀。”
  他怀里的人颤了一下,但又很快恢复了平静,看样子她还没能完全接受自己的新身份,这也情有可原,毕竟言和之前是那么不想要小孩的人。她回过头来看他,乐正龙牙看到她的脸有些发红,言和竟然在这个问题上脸红了。但同时她又是那么紧张,紧张到想要立刻从这个空间里逃跑,她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袖口,心里大概想着随便找个借口,逃吧。
  “大概还有三个多月吧。”
  乐正龙牙代替妻子回答了这个问题,他的手抚上她的肚子,这样似乎能让她放松一些。
  “不好意思,阿和她今天不太舒服,可能没办法再接待你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否完全正确,但妻子也没有阻止他。乐正龙牙心里的石头落下地来,他察觉到言和也并不怎么欢迎这位熟悉而又陌生的客人。而言和也正是等着他替自己开口,是因为与对方的往事吧,总感觉她是不忍心那么快下逐客令。
  这话说出口客人自然不开心,但她似乎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只是那幅可怜巴巴的表情看着让人有些于心不忍,但是没办法,他只听妻子的话。
  “那好吧,我这次来是有点事找你,说完了我还得回去录节目。”
  “阿和,你看看这个。”
  可怜的客人一边说着,一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本册子,看起来像是很久以前流行的相册款式。
  啊。
  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上周我回学校了一趟,竟然在墨教授那里找到了以前我们社团活动的照片和录像。于是我把照片都打印下来了,录像也重新录了光盘。”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言和青涩的学生时代吗,他好像从未听她说起过,这让他一下子就提起了兴趣。不过他也注意到,那种不祥的预感加重了。
  言和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她的目光盯着她翻动相册的手,目光中划过她不想看见的,艳丽的身影。
  “请……”
  “请你出去!”
  “阿和,我、我,对不起!”
  两人都不知道是哪里惹到她了,愤怒的声音让他们猝不及防。客人像被茶水烫伤的小动物一样从沙发上蹦起来,她的脸躲在相册后面,然后又举低了一点,露出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偷偷看她。而乐正龙牙则是担心的不得了,细声软语地问她是什么情况,连拥抱的力度都下意识减轻了。
  “抱歉……我的头真的很痛,可以请你先离开么。”
  是陈述的语句,看样子这回她是真没法在呆下去了。客人拿着相册,收好自己的东西,受了委屈似的往门口挪,乐正龙牙上前送客,看到这幅景象也有些于心不忍。毕竟,这位客人知道言和过去的故事。学生时代的社团活动,听起来不是挺美好的一段回忆吗?但言和不愿意回想起来,其中必定有原因。
  “那我先走了,东西就先放这,你不想要的话,扔掉也可以。”
  女主人没有拒绝。
  天依小心翼翼的把相册和光盘放到了门口的鞋柜上,然后背着包,回头冲着乐正龙牙露出“你赢了”的表情,门也不关就噌噌跑远了。
  等他再回到客厅的时候,言和已经站了起来,他上山想要搀扶,却被推开了手。
   “亲爱的,我想再睡一会回笼觉可以吗,就一会儿。”
  虽然身体上抗拒了他的接触,但这话明显是在撒娇。乐正龙牙也心疼妻子,捏了捏她的脸同意了。
  “等会我叫你,早餐可不能不吃啊。”
  “啊对了,你可别偷偷看相册了。”
  他刚想说“知道了”,对方却已经关上了房门。
  客厅里又只剩下乐正龙牙一个人,只有油烟机还在运作着发出声音,他想起之前煲的汤了。
  还有十多分钟它们就能煮好了到那时候就喊她起来吃饭吧。但实际上言和有一点起床气,所以叫醒她还是要用一些特别的方式。
  锅里还在煮着,言和又睡去了。空荡荡的房间和空荡荡的男人不知道干什么好,他的目光又落到了门口那本相册和光盘上。
  你可别偷偷看。
  话是这么说,但谁有能克制自己的好奇心呢?
  就看看相册,她应该不会发现的吧,可能被拍下了丢人的瞬间,但那也是青涩的学生时代的证据不是么。
  就、看看?
  乐正龙牙的魔爪伸张了那本相册,他感觉自己在发抖。从来不知道的,可爱妻子的过去马上就要被他窥见了。
  他翻开了相册,然后看到了和平时与众不同的言和。
  第一页是一张很大的横向照片,言和和另一个女孩现在舞台上。那时的言和还是长发,盘到脑后扎成一个可爱的丸子头,她穿着一件古装演出服,但却是男装。她的双手握着跟前的话筒,微微闭合的双眼暗示了这是首抒情的曲子。而言和身边的女孩,龙牙估摸着这就是那个天依。小姑娘还盘着灵蛇髻,也穿着古装,两人应该是在节目中对唱,扮演一男一女的角色。因为是远景,所以照片还拍到了舞台下的观众,这因该是在学校吧,还有不少学生穿着校服。
  这不是挺好么?
  他又往后翻,后面还有其他角度、其他演出,以及在后台的照片。有一张是言和嘴里叼着棒棒糖给其他人化妆,长长的头发就披散在肩背上,微微遮住她的脸颊。她的指甲涂了靓丽的绿色指甲油,上面还有闪闪发光的小星星图案。乐正龙牙想起言和说自己从不用指甲油,那玩意儿和她的风格一点也不搭。
  小骗子。
  不知不觉他被这些画面感染,嘴角扬起微小的弧度。
  这本相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丑照”,反而是言和魅力的证明。至于为什么她不想看到当初的搭档,不想再提这段事,只有问她本人才会了解了。
  汤煲好了,提示音把他从幻想世界里拉了出来。他不能再看下去了,同时也到了该叫妻子起床的时间。
  和往常一样,光是叫并没有什么太大作用。乐正龙牙轻轻坐到了床边,一点一点掰开她紧握着被子边缘的手指,然后再把被子从她脸上拿下来。他俯下身去,堵住她可爱的唇。
  “唔——”
  她发出一声呜咽,但这个无理者已经闯入了她的城堡,略微冰凉的手伸进了被窝,在她敏感的地方挠着痒痒。
  “别闹了!”
  她想一把推开他,却不料被他趁虚而入。小舌很快就被勾住,被磨蹭着的口腔痒痒的。她已经彻底醒了,但是身上的人似乎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无奈之下她只好配合他的动作,让他摸了个尽兴。
  “我饿了,要吃饭。”
  听到这话他开心了,吻了吻言和的额头跑回去布菜。
  今天的早餐的主角是土豆炖鸡,还有菜粥、蛋花汤,煮鸡蛋和少许面包。她怀孕后乐正龙牙用担心她胃口不好不好好吃饭,但这都是多余的,面对更加美味的食物,没有人会拒绝,她反而吃的比以前更多。这让乐正龙牙有点得意,自己辛苦学来的厨艺有了用处,俗话说的好嘛,想要抓住女人的心,必须先抓住她的胃。
  于是乐正龙牙承包了做饭的工作,就算家里的家政妇会老家给老母亲看病,言和也能吃到令自己满足的食物。
  “龙牙。”
  她在叫自己,是又要夸奖自己的吗。
  “你看了那个相册吧。”
  “……”
  不知道是真的被她发现,还是被试探了,乐正龙牙的心里七上八下,七嘴八舌,吵的他心慌慌。
  “看了也没关系,我也想和你说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不会轻易想起来,但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不舒服。你会听的吧?”
  他点了点头,伸手用纸巾帮她擦去嘴角的汤汁。
  “我以前确实很喜欢唱歌,在学校里也有自己的乐队……但这和我现在的工作一点关系也没有。啊,那时候我是想以后也成为歌手的,就像天依一样。”
  “但是你也知道,我家里一直希望我能继承家业,所以我只能不停地学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我有个亲生哥哥,只是在很多年前他失踪了,不对,因该说他从我们家逃走了,因为从那以后一直没有联系,所以我也没对别人说过。如果他还在的话,应该是他继承家业才对。”
  “但他已经不见了,所以家里人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从什么都不懂开始到学金融,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以前还会哭,但是被告知家里的继承人不能轻易掉眼泪……”
  她说着,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汤匙,这表明她已经吃好了。乐正龙牙挪到了她身边坐,小心翼翼的把她揽进怀里。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7)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