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言】从前有个学医的…

※毒奶粉(DNF)paro,用了很多游戏玩家才会懂得梗
※其实单独写毒奶粉同人都可以了×


        沐浴着清晨太阳的西海岸,人多口杂,摩肩接踵,忙碌的港口示意着它作为商贸区这一重要身份。已经能听到魔法师公会里传来的,魔之贤者-玛丽蕾特优雅的奏鸣,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打盹了。
        言和握紧了手里的东西——那玩意儿用粗布包的紧紧的,像是下次武器。然后,她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它拖下船,然后、然后——
        如果龙牙在这里,他肯定能很轻松地就把这个庞然大物搬走,但是崇尚敏捷精准作战的她,该怎么把这东西一直拿到赫顿玛尔呢?
        她正想着雇佣船夫们帮忙,身子却被慢慢笼罩在阴影之中。
        啊,来的是个大家伙,圣职者教会的驱魔师。因为龙牙的缘故,言和以前见过他几次,是个十分精壮的小伙子,当然,拿起这种程度重量的武器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他走在前面,言和紧紧跟着,眼睛又检查着自己身体那里有露出的伤口,要是被龙牙发现,肯定又要被絮叨一阵子了。可是,为了那个武器……那把闪耀的,拥有使徒力量的枪,只受了这么点小伤,她觉得自己赚大了。
        武器强大并不是真正的强大,重要的是它的主人如何使用。言和能给这把枪注入“魔力”,其实她也不清楚,但身体里的那股力量,能够通过武器展现出来。
        也许真的是魔力吧。
        莎兰大人也说过,她的魔法天赋非常好,就算不借助枪支弹药也可以具现化。但是这样就够了。
        她从根特到了赫顿玛尔,跨越了国度,连身体里的魔力也悄然萌动。她都不知道,自己从小就接受的体术训练,魔力这种东西,在这个国家居然被那么多人掌控着。后来她遇到了一个人,叫龙牙的,跟她讲述了更详细的事,只是,他自己却用的很烂,魔力这种东西呀,控制不好就是野兽。你们见过会爆炸的守护徽章吗?从那家伙炸伤了她开始,他就格外注意她,不知不觉就注意过头了,然后、然后……他们在大祭司和朋友们的见证下结为夫妻,住进了赫顿玛尔的一所小房子里。
        现在才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她手臂上的伤太明显了,就算能暂时骗过他,到晚上也会被发现的。
        唉,算了。她干脆把袖子挽了上去,大大方方的露出来,那道从手腕到手肘的伤口,还狰狞着,还凝固着血液。
        龙牙在家里,他老远就望见了归来的妻子,果然,连拥抱都没有就先斥责了她。
        但他注视着她伤口的时候,眼神又柔和了起来,他握着她的手,心脏扑通扑通地加速跳动,她听见了,龙牙特殊的治愈魔力从被握住的手中传来,一点一点向全身蔓延。虽然他已经脱离了教会,但是教会圣骑士基础的治愈术,他还是会的。
        脱离了教会的龙牙,在赫顿玛尔的诊所打工,他只工作完会说“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
        和其他优秀的圣骑士比起来,他的力量的确是太小了,可就算这样,她的伤口也已经开始缓慢愈合了,她想去挠,被他握住了手。
        “累了吗?肚子饿了没有,我刚好煮了点粥。”
        然后他主动提起了她的行李,还有那个被包裹着的大家伙。
        “那是给你的。”
         言和指着那个看不出样的东西,眼睛盯着他。
        “给我的礼物吗?”
        她点了点头,看着他把那玩意上的布一层层绕开,然后饶有兴趣地让他猜猜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裹的这么厚,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是你太迟钝了好不好……”
        那个东西无时不刻不在散发着强大的魔力,她也是没办法才裹地滴水不漏。龙牙,原来感觉不到啊。
        “不好意思……”
        他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你知道我就是这样的——要不我们先吃顿饭吧,我肚子也饿了。”
        大概他已经猜到是什么东西了,不过也罢,她的肚子也已经开始咕咕叫了。
        也许是饭桌的魔力,空气一下子就融洽了许多,不仅仅是粥,还有烤的金黄的面包,煮好的虾蟹,柔软的贝,这家伙,根本就是准备了两人份的食物。
        “我没有说过,你知道我今天要回来吗?”
        她最近还塞着面包,被龙牙的目光盯得死死地,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能感觉到你快要回来了。很奇怪吧,明明对魔力都很迟钝。”
        “那还真是神奇,我还以为你从哪里听说了我呢。”
        我们的小言和,手撕罗斯特,脚踏安徒恩,探索魔界奥秘,周游地轨中心,勇闯寂静城,破诞生、阻蔓延、过湮灭,突破圣殿入口,踏平机械王座,取制造者首级,最终抱的财宝而归。小孩们憧憬着他,强盗听了她的名字屁滚尿流。她不想只局限在阿拉德或者留在天界,只有去更多的地方才能让自己更强大。她又想起那把枪了,在寂静城拜托工匠用魔岩石打造的。那是一把多么珍贵的枪啊!作为材料的,拥有这般强大力量的石头,其他地方可找不出来。
        与之相反的是留在贝尔玛尔公国的龙牙,不,与其说国家,不如说他连首都赫顿玛尔都很少出,言和说不动他,同样的,他也没办法挽留言和。
        “不行的不行的,像我这样的人只会给你帮倒忙吧。”
        也许真的是第一次治愈术的失败,让他害怕了,可是人总会成长的,龙牙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那么一点点。
        像言和这样四处奔波寻找宝物和力量的人,人们都管他们叫“冒险家”,然而对于言和来说,她最想要得到的是“真相”。
        “我想要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天界的动乱,诺伊佩拉的瘟疫,雪山苏醒的冰龙,支离破碎的魔界,她走的越远,就有越多的人知道她的名字,一旦提起,人们只会想“是那个人的话,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这太可怕了,龙牙觉得可怕。她离自己越远,就越靠近危险。
        “那是因为龙牙你,从来不和我一起。”
        “我可以把这当做是撒娇吗?”
        他笑了,把剥好的虾塞进她嘴里。
        “好好吃饭。”

        龙牙原本是圣职者教会的一员,只是,他天资不足。失败了很多次后,他做什么事都变得小心翼翼,甚至让他变成了一个细腻的人。和言和定居后,他就离开了教会,至少在赫顿玛尔的诊所,他还有些用武之地。
       赫顿玛尔不缺拥有魔力的人,但是,愿意留在诊所工作的人极少,就算他的能力不够强大,在医生看来也是难能可贵。
        也许是因为有医生这么温柔的人,又或者是为了病人……或者恋人。龙牙也想过需要一些更好的装备来提升自己的能力,可惜他没有言和那么幸运,他去了言和的老家,去了天界,在修整中的伊顿工业区什么也没找到,只有一些红色的石头,魔刹石,每次捡起它们都能让自己的内心温暖起来。这种有魔力的石头很值钱,因为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所以一下就卖光了。再后来,他听人说克诺洛斯岛有好东西,于是给了他们一百五十个魔刹石拜托他们带自己去,确实,他拿到了一些珍贵的蓝色石头,在言和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擅自升级了她的装备。
        只可惜,言和已经找到更好的装备了。
        “我跟你说,我在魔界发现了比伊顿工业区更奇怪的柱子。我随手把它们打破了,就发现了这些。”
        龙牙,望着言和满身的金光,发愣。
      “也也也也就是说,我给你准备的这些东西没用了?”
        她沉重地点了点头,不过又很快绽放出笑容:“没关系的龙牙,你也可以自己用啊!”
        接下来,在他石化的时间里,言和嚷嚷着太累太脏要洗澡,然后在他面前脱了个精光。

        很快她换了新的衣服,看着龙牙把换下的装进桶里,又想有出门去。
        “你,不看看我送你的是什么吗?”
        言和觉得他已经感觉到了,拆掉了最外面的封印布,就算是龙牙也会知道。
        “我该怎么说……给我这么好的东西我也没办法用……”
        “谁说的。”
        言和走过去环住他的腰,低声在他耳边,像是诱惑一般引导着。
        “我的男人,不用最好的武器怎么能行。”
        “但是,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爆炸,或者是变异魔法。
        “没有让你现在就会用,至少,很久以后你能拿起它。”
        “我想要你在我身边,龙牙。”
        “想要你……”
        心软的男人动容了,他叹了口气,自己根本无法抵抗这样的她。
        于是他又重新给那家伙松绑,随着封印的解除,它散发出的魔力越来越放肆,好像就要把他吞没。言和握着枪的时候,也会有这种感觉吧,只是她那么强大,轻而易举地就能掌控武器。
        透过碎布片,他看见它散发出微弱的光,看见它们,龙牙想起自己第一次学着使用天启之珠的时光。
        他的手抚摸上柄,使徒魔力对他的排斥让他的手掌滚烫起来。
        他看见了,从来没见过的昂贵武器,能使用这样武器的人,一定能站在言和身边吧。
        解除了封印的,圣耀救赎十字架。

评论
热度(16)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