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黑白公爵

      来到这里已经快一个月了。
      这么说好像太过于鲁莽,但她就是没那种感觉——嫁到这里已经快一个月了,她一点没有成为妻子的感觉。
      她的丈夫是当地著名的富翁,按道理来说她应该高兴,后半生高高在上、衣食无忧的生活,是无数人所向往的。
      但是她不开心。
      是自己当前的丈夫,那个家伙强行把自己带回家的。虽然也举办了婚礼,但这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至少她是这么认为。那个家伙看到了在草垛下小憩的女孩,便强行要娶她做妻子,这样的爱情怎么会是真?她的父母也犹豫过,但也终究抵不过“热情”,最后是她自己同意的,她知道,就算父母和自己都不同意,他们也无法与权贵抗衡。
      她只做了半天的新娘,那天晚上,她就被关在这个房间里,房间的后门连接着富翁的花园,花园的边缘高高耸立着铁栅栏,她明白她被囚禁了。
      该死的,那个叫龙牙的家伙。
      把她娶回家,却不给她女主人的待遇。每日都会有仆人来送餐,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但他却很少来。
      干脆就让那个人死在外面吧。 她这么想,但也不会成真。
      虽然没见过几面,但她对那家伙的印象很深刻:年轻的面庞,帅气的脸,如果不是那副没有表情冰冷的脸,臭屁的性格以及崩塌的三观,她也许会爱上他吧。
      她累了,待着这里累了,她想出门。她靠在门上,然后倒在了地上。
      门没有锁。
      闻声而来的佣人让她回过神来,她跌跌撞撞地站起身,凭借着唯一的记忆在这迷宫里摸索,但为何找不到出口呢?
      也许没有出口吧。
      “太太,请不要再往前走了!”
       佣人们追了上来,听得出来她们比方才焦急的多。
      是因为这个吧!
      她面前雕花的门,它与众不同,在无止境的迷宫中跃然而出。
      她兴奋起来,就是这里,穿过这扇门,她就能获得自由。
      咔嚓。
      门锁碰撞,发出古老低沉的声音。她走了进去,脚底是棉绒的触感,而佣人们的脚步也停在了门口。
      “太太……这里是老爷的房间……”
      看样子她们焦急劝说的模样,她猜想是那家伙命令过:谁都不能进来。
      这个房间的东西很多,桌子被书架包围着,桌上放着墨水瓶,乱七八糟的、书写过的纸。地球仪、一些画,雕刻家诡异的作品,木头做的女人冲着她笑。堆成山的书,塞满书的书架紧贴着墙壁,一个接着一个,她顺着书架摆放的轨迹走过去,越往里越暗,她这才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扇门。
      一扇铁门。
      对了,钥匙。
      如果这里是龙牙的房间,那么这里很可能会有这扇门的钥匙。她快速返回去,无视佣人们唯唯诺诺的呼喊翻找他的书桌。很快,她找到了。
      是信封,但用手摸上去就知道,几面装着一把钥匙。
      她拆开信封,钥匙掉落在桌面上,她这才发现,里面还有一片小小的纸。
      “我爱的人,言和。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
      因为,你已经离不开我。
      如果你不爱我,就无法打开这扇门。”
      喀啦,喀啦。
      言和把手里的纸片揉成团,拿着钥匙,一步步朝那扇门走去。
      她把钥匙插进锁孔里,然后转动起来。

评论(3)
热度(7)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