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龙】乐正龙牙的小宇宙!biubiubiubiubiu!

※封面感谢直立行走。(图片链接在评论)
※《爱之初体验》后续,前文在我的lofter里,如果要完整了解故事,可以先读一读前文。
※标题江郎才尽,所以一定要不一样,假装自己又写了新文。
※言和年龄>龙牙设定。
※微性描写注意。
没问题请走

 ↓

 ↓

 ↓










    “你要出门吗?”
    乐正龙牙问。
    “嗯,等下有个商业聚会。”
    言和一边对着小镜子化妆,一边回答道。
    不知为何乐正龙牙觉着有些委屈,大概因为这是她这几天第一次回家,却连饭都没吃就要匆匆忙忙地走了。
    “忘记和你说了,抱歉。”
    她虽然说了“抱歉”,却连头也没有回。他很沮丧,但没有忘记把厨房的火关掉,那条鱼因为有汤汁的缘故,并没有被烧焦,香味反而比之前更加浓郁。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是没有办法阻挡言和的。于是他只好把做好的饭菜一叠叠放进冰箱,明明想着她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晚饭要做的比平时更加丰盛,现在看来只是他的无用功。
    乐正龙牙回过头来时,发现她正盯着他看。
    “龙牙,和我一起去吧。”
    就、就算是她发出了邀请也……
    “我知道你生气了,咱们可以明天再吃,怎么样?”
    “明天你……”
    “在家。”
    他鼓了鼓腮帮子,看上去还是心有不甘。言和放下手机走上前,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另一只手穿过腋下抚摸着他的背,在安抚小孩子一样。乐正龙牙掰起她的下巴,这么近的距离都能看见她脸上扑的粉渣,他很不喜欢这些,不过她最近气色不太好,为了出门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嘴唇——特别是她的嘴唇,涂抹了靓丽颜色的唇彩,让他没办法一口亲下去。
    “明天在家一整天,我也超想龙牙的——”
    这简直就是犯规。他心里很清楚,这女人只有要达到自己目的的时候才会撒娇,可偏偏乐正龙牙就吃这一套。毕竟,她可是自己最爱的妻子,有些事情只有他能帮助她。
    紧接着场面就由她主导了,言和帮他挑选衣服,翻出他许久不穿的西装,又给他搭配了一条墨绿色的领带。还有乐正龙牙的长发,由于长期待在家里,他只用皮筋随意地扎成马尾,看上去有些颓废。
    不不不,在乐正龙牙眼里,这可不是颓废,而是居家好男人的形象。在家里就是要让人感到放松,何必那么拘谨——他是这么说的。

    言和是个很优秀的女人,作为整个公司的领导人,她做事滴水不漏,没有人能找出错误。作为家庭的领导人,她……她又温柔又美丽。原本乐正龙牙还担心妻子太过强势会让自己没有存在感,但和言和相处并不会那样。言和很爱他,他也像言和爱他那样爱着她。让乐正龙牙觉得美中不足的就是两人还没有小孩,这是言和意志主导的结果。她说“小孩子现在真的很麻烦”就轻而易举打消了乐正龙牙的念头。毕竟,言和可是自己可爱的妻子,怎么忍心让自己最爱的人烦恼呢?
    与优秀的言和相配的,只有优秀的男人。妻子在外拼搏,那么家务事由身为丈夫的自己来承担就好。乐正龙牙曾经不会做饭的,现在也不知不觉进入“厨艺精炼”的阶段。
    能和优秀的言和相配的男人,不仅是对内,对外也应该是优秀的。虽然这么想,但他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安。乐正龙牙的交际圈一直很小,他不太会与陌生人打交道,正因为这样,他一直在脑内建议与人交往的场景,直到他见到无数陌生的面孔,一瞬间就呆住了。
    那时候他想了什么,自己过去的人生?乐正龙牙记不清了,他只记得看不清的面孔拥了过来,虽然他们的目标是言和,但也少不了注意到他的人。以后言和向其他人介绍,说“这是我的丈夫乐正龙牙”,他还是害怕,害怕到不自觉间就拉紧了她的衣袖,简直就像个小孩子。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乐正龙牙,本来就是二十出头的小孩子呀!聚会上的食物和饮料他一点也没动,言和很细心地发觉到这一点,拉住他的手慢慢坐下。
    “你脸色不太好,要吃些东西吗?”
    乐正龙牙晓得,妻子已经知道了丈夫的懦弱,但她没有直接拆穿,这也是他喜欢的言和爱他的表现。
    “别紧张,别紧张……”
    言和一边安慰着,一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右手就停在了那里,像抚摸小猫那样磨蹭着他的肩膀。此时此刻乐正龙牙是多么想扑进她的怀里,被她拥抱,但是他不能,他的身后有无数双眼睛正看向这边。
    “言小姐……”
    “言小姐。”
    “言小姐!”
    “言……”
    每一声“言小姐”,都让乐正龙牙觉得她离自己又远了一点,等他反应过来,能给自己温柔怀抱的妻子已经被叫走了。
    咣当——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当机了。
    妻子不在身边,她不再能帮自己抵挡潮水般涌来的敌人,男人、女人的声音在他耳边爆炸开来,炸坏了他的脑袋。
    “先生……”
    “先生。”
    “这位先生!”
    “您是……?”
    他被人包围着,盘问着,而他的脑袋里根本没有对策,之前模拟的对话早就忘地干干净净。我不是,我不是,乐正龙牙这样想着,他的目光飘向人群后,在那里他模模糊糊看到了言和标志性的银发,然而她是背对着自己的。
    言和……
    这一声呼唤卡在他的喉咙里,他发觉自己竟然已经发不出声音。大概是旁人见他不说话,很快就讪讪告别离去,像拉开帷幕一样,往左或往右离开了,留下最后也是最中间的言和,像救世主一样登场。
    到最后,他像小狗一样被她牵了回去,坐上车的时候,她握着方向盘,他坐在后座琢磨着她的心情。

    “龙牙——”
    刚洗完澡,她已经在床上等着他,一边轻声唤着他的名字,一边解开束缚在胸口宽大浴巾。还没等他坐下,那双手就攀上他的后背,借着轻微向下的拉力两人一起滚落在床铺上。他赤裸着的胸膛紧紧贴住她,像是守护,又像是在寻求温暖。言和的嘴唇浅浅地划过他的肩膀、脖子,然后抬起头亲吻他的嘴唇,他努力回应着,不知不觉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
    “想要。”
    她说的话都是对的,她说的,他都听。
    她想要的,也是乐正龙牙想要的。
    翻云覆雨后两人面对面躺在床头,他的手还扶着她的腰肢,然后仔细地用湿纸巾帮她擦去残留的黏液。这一切看起来都和平常一样,她看上去很满足,连放松时浅浅的微笑都比平时更加温柔。
    “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他心里一惊,自己明明努力冷静了下来,为什么还是会被她发现。
    “满脸都写着委屈,谁都看得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自己又不小心就把感情暴露在脸上了。他想着,沉默着,言和也没有继续追问他,而是收紧搭在他肩上的手臂,拉进两人的距离。乐正龙牙低下头,用脸颊贴住她软绵绵的胸口,好像真的是只撒娇的小猫。
    “我……是不是很没用?”
    “是不是,除了做爱,我就没什么用……”
    稍微有所起色的厨艺,稍微勤劳一点的做家务,稍微帅气一点的外表,还有等级零的交涉能力,甚至,言和不想要他这个床伴,这个丈夫,那也是轻而易举的。
    言和没有答话,她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穿过发丝抚摸着后背,一直到臀部,然后……
    乐正龙牙倒吸了一口凉气,平时由他主导的场面似乎易了主, 她是想……
    “龙牙哪里都好,最喜欢龙牙了。”
   

评论(2)
热度(26)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