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艾丽丝

印刻我的痕迹,揭露我的恶意。

【龙言】Aphrodite(1)

理由:这边忘记发了,所以发一下。

       教堂里的钟敲响了三下,一切都结束了。
        国王的葬礼结束了,皇宫的主人就快要回来,很快,他就不用穿着这身压抑的黑色了。
        自国王去世以来,整个城镇的气氛就不大对,尤其这还是在首都,比起外地,这里的居民似乎更加信赖那个国王,连集市也暂停下来。
        龙牙没有见过皇室的人,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样,也不清楚居民对国王的感情,他只想快点从这种气氛中脱离出来。
        不远处传来哭声和脚步声,他赶忙躲到树后,走廊上有人走了过来,那是黑色的皇后。
        说她是黑色,只是因为她也穿着一身黑。乐正龙牙从没见过皇后,就算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他也忍不住偷偷看她。
        一眼,一眼就好,然后赶紧离开这里。
        黑色的礼服,戴着面纱,看不清脸的样子。她的胸口被层层叠叠的灰色蕾丝掩埋,上面是露出一半的雪白胸脯,和修长的脖子。她戴着金项链,底端缀着镶金边的蓝宝石,它停留在乳沟上方,叫人忍不住往那里看。再往上就是蒙着面纱的脸蛋了,虽然被遮住了一大半,但还能看到小巧的唇。涂了鲜艳的红色,被雪白的皮肤衬托地更加耀眼。
        皇后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和年迈的国王一点儿也不相配,那是因为她是国王的第二任妻子,在前任皇后过世后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新掌权者。
        去世的是位痴情的国王,前皇后先他而去,就算没有留下子嗣,他也没有再娶的打算,直到遇见了他现在的妻子。皇后是国王一次外出带回来的女子,那时她才十四五岁,却已经出落地迷人。有人说她是妖怪美杜莎,只是靠着美丽的外表欺骗男人,但国王却毅然决然地娶她做妻子,再加上宰相的认可,大臣们再也没有反对。这样一个女人,真的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龙牙还在纠结,眼睛却没法从她身上离开。皇后一直在哭,一边哭着一边走下走廊的台阶,没有人为她提起裙子,蓬松的裙摆扫上台阶,然后落到花园的石路上。
        似乎是因为哭的太久,她不堪重负地咳嗽了几声,她用手帕捂着嘴的样子也是那样美丽优雅。
        啊,她朝这边看了。龙牙赶忙躲到树后,哭声和脚步声都停止了,不知道她停在那里做什么。
        真想知道。
        又看了一眼,她在摆弄胸口的蓝宝石,大概是国王送给她的礼物吧,所以要当做宝贝随身戴着。她戴着黑色的蕾丝手套,却还能看出那是一双拥有纤细手指的手。她放下宝石,手指抚摸着锁骨和胸口。龙牙看着,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他想她现在的心跳一定非常快。
        “谁在那里?”
        被发现了。龙牙赶紧缩回脑袋,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他清楚地听见鞋踏在草地上沙拉沙拉的声音,皇后在慢慢向他靠近,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要逃跑吗?不行吧,那样被抓住就更说不清了。正当他还犹豫着,皇后又发言了。
        “你出来,我不会责备你的。”
        他沉默数秒,最终还是现了身。但是龙牙没有接受过宫廷礼仪,他的战战兢兢地行礼,也不知究竟对不对。
        皇后笑了,她让他放松一点。看样子她不仅是美丽,还是个好说话的皇后。
        这么近的距离,他终于能看见她的脸,面纱下的蓝色眼睛温柔地望着他,好像拥有让他动弹不得的魔力。皇后叹了一口气,她放松下来,拨开了面纱看他。
        那的确是一张美丽的脸,把他的魂儿都要勾去。水灵的眸子比她胸口的蓝宝石还要漂亮,长长的睫毛和天鹅绒雪花一样纯净,小巧的鼻子发红,那是她流过泪的证据。她的脸很瘦小,但是却是好看的那种类型。皇后见他许久不说话,噗嗤一声笑了。
        “看呆了?”
        “嗯……嗯?”
        她咧着嘴,露出尖尖的、白白的虎牙,弯弯的眼睛就像小恶魔。皇后伏在面前这个男人怀里,双手很自然地抚上他的胸膛,然后穿过腋下环抱住他。
         我需要你。
        吐息和热死在他耳畔环绕,刷地一下,那里就红透了。他知道本不该这样的,可就像人们说的,她是美杜莎,看到她眼睛的人都动弹不得。
        她轻轻附上他的唇,虽然没有更进一步交流,但这个吻就像是解毒药。龙牙动了动手臂,按住她的后脑吻她,然后一起倒在了花园的灌木丛里。

        小雀在树梢上叫,一下一下,啄着他的心扉,就像昨天的那个女人一样。
        他醒了,在自己床上,棉的布料温和地亲吻他的皮肤。他坐起身来,满脑子却还想着昨天的事:那个女人趴在他身上,解开他的腰带和衬衣扣,冰凉的手掌像蛇一样在他身上游走。她很懂男人,手指灵巧地在他身上跳跃,不一会儿就把他弄地口干舌燥。从小的教育告诉他这是不被允许的,但不知为何就是拒绝不了。不,与其这样说,不如说那女人就像磁石一样,吸引他这样做。
        虽然快乐,但完事后他感觉很累,他一回家就睡得死死地,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
        明知是错事,但他却做了,在那时兴奋地扭动着身体,还提心吊胆怕被人发现。相比之下她却显得很从容,是真的吧,她就是个拥有美色、勾引男人的妖怪。
        他们穿好衣服就分开了,连留下的痕迹都不用清理。皇后的宝石被重新挂上脖子,刚好遮住会令人生疑的红色吻痕。她有着不满地抱怨,却还是没有惩罚他,反而在他手里放了一枚信封。
        如果想我的话,就看看这封信吧。
        那时的她一边轻轻喘气一边说,还重新打理了头发,很快她就看起来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回忆结束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想她,想念那具身体给自己带来的感觉。
        虽然已为人妻,但却像少女一般青涩,细细的腰肢,纤细的胳膊和修长的腿。她的叫声和小鸟的歌声附和着,绯红的脸颊,还有流下汗珠的胸脯,他听着,看着,用舌头收集她的液体。
        受不了。
        自出生以来头一回感觉到自己想法的罪恶,龙牙从枕头底下拿出那封信,没有被火漆封着,里面只有一张纸。
        一张写着像介绍信一样的,“献给皇后”,署名却是空白的信。正当他打算研读一番时,他听见了脚步声。
        急促而且有规律,是来自他熟悉的姨母。龙牙心底里还是怕她,赶忙把信藏起来,然后房门就被推开了。他倒是不在意被骂,只是怕和皇后的事被她发现了。
        龙牙的姨母叫做琳,是老国王十分信任的宰相。虽然身为女性,却十分强势,直到现在还坚守着自己的职业。
        她正是皇后的扶持者。龙牙还是听说过的,同意那女人做皇后的就是自己姨母,用自己的权势堵住其他人的嘴巴。
        “说吧,你都做了些什么?”
        听她这么问龙牙心头一紧,姨母连这样的事都知道了?
        不,应该不是。他看她的表情很淡然,她说的大概是别的事吧。琳抽出一把椅子坐到他对面,看样子敷衍过去是行不通的。
        “皇后殿下说她病了,这不是重点。她说她知道只有你有治疗她的方法。”
        病?
       他猛然想起匆匆扫过的那封信,内容确实写着“治疗”之类的字眼。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她的,我记得我没带你见过皇族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语气有些凶恶,压的龙牙一时竟说不出话,她看他呆在那里不知所措,最终表情还是温和下来。
        “好吧,可能皇后殿下不让你说。”琳站起身来,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尖锐的目光看得龙牙发麻。“但是我还是要提醒,虽然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和她走得太近,有些事不是你能懂的。”
        “明天我会教你的,三天后你就要进宫了,这段时间你就好好想想往后自己一个人该怎么过。”
        她摔门而去,嗒嗒嗒的脚步声又走远了。龙牙立马躲进被窝里,又拿出那封信,上面写着对皇后的问安以及病情的分析,信的末尾说明了自己想进宫为皇后治病,只要他写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了。
        这意味着什么,他马上就能到达她身边了?只要明天一进宫,他就有无人能反驳的理由去见她。年轻的,宰相的外甥,和失去了丈夫的皇后,他们在一起享受偷情带来的欢愉。龙牙当然知道这很危险,但他就是想那么做。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像只贪婪的恶犬,对美色和肉体垂涎三尺,真的只是这样而已吗?他一旦闭眼就会想到她的模样,像受伤的小鸟一样倚靠在他怀里,温暖的回忆。
        像人们说的,皇后是个妖怪,见过她的男人都爱上了她,心甘情愿地为她付出一切。

       
        时间过得很快,第四天时候龙牙出发了。他坐着马车,和姨母一起,好像城堡迎来了尊贵的客人一般,所有人都给他们让路。他不躲也不藏,好像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来给皇后治病的。这让他有些心虚,他的直觉告诉他皇后叫他来这里绝不是看病那么简单。
        龙牙在姨母的带领下走过一段路,然后在花园里停下脚步,琳告诉他接下来就只有他一个人了,穿过花园就能到皇后的宫殿了。他应下,摸了摸荷包,那封信还在里面,好像一直在给他勇气。
        很奇怪,他一直在走,却没有看到仆人侍从,皇宫里安静地过分。他终于来到了她的宫殿,依照迎接他宫人的指示找到她的卧室,还没靠近就先听见里面传来的尖叫声。
        是皇后的声音。他心头一紧,直接撞门进去,门没有锁,他撞开门后一下子摔倒在地毯上。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砸中他的脑袋,然后落在地上摔成碎片,但他还想着那声尖叫,想着心心念念的皇后。他努力抬起头,看到朦朦胧胧的两个人的影子,被砸过的脑袋晕头转向,数秒后才清醒过来。
        有个男子在皇后床边,正摆弄着自己的衣服和头发,龙牙认识这个人,他是威尔公爵,同时也是死去国王的弟弟。而皇后正躲在床上,紧紧裹着被子,她在发抖,龙牙看一眼就猜到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喂,言和,这个人是谁。”
        “公爵大人……请您快点离开吧,这是我的医生,耽误了治疗可不好。”
        她的声音在颤抖,是个男人都无法拒绝。公爵冷哼了一声,视线从皇后身上转移到他身上,龙牙赶忙低下头,他感到了自己的软弱,明明她这样被欺负,自己却无动于衷。
        公爵离开了,虽然他没对自己说什么,但龙牙心里明白,今天的事说出去他就死定了。皇后见他走后起身飞快锁上了门,然后转头看着龙牙,忍不住一下子扑进他怀里。
        “皇后殿下……?”
        她哭了,眼泪浸湿他的领口。他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是下意识地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然后坐在床边。她还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但样子却比刚睡醒的人狼狈地多。她的衣服被撕裂,胸口和手腕留下一道道红印。他太弱小了,以后他不敢保证还能像今天这样从公爵手里保护她。龙牙松开怀抱,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她还想和他说话,于是拉住了他的袖口。
        事实和他想的别无二致,公爵的确是想要得到她。以前碍于国王的存在一直不敢暴露自己的野心,而今天那人以商量王位继承问题为由进入皇宫,并遣走了所有仆人,想要强迫她屈服于自己。
        还好你来了。
        她抬起头,把他往下拉直到能碰到对方的脸,她的泪珠扑在脸上是冰凉的,但脸蛋却越来越热。
        身下不安分行动的,是她的肢体,龙牙还没反应过来衣服就已经被褪到肩膀,她的小腿灵活地钻进他的胯下,轻轻地向里面挤。他发觉事情不妙,下意识擒住她的双手按在床上,她的身体不动了,泪珠却又滚了下来。
        “你在拒绝我,是不喜欢吗……”
        “不是的,我——”
        他中招了。
        一双洁白的手臂挽住他的脖子,龙牙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看着她露出的胸口,撕裂她剩下的衣物。

        这一次又是皇后赢了。
        “龙牙……琳告诉我的,这是你的名字。”
        她躺在他怀里,用拇指指腹紧贴他的唇,然后又移开,示意他可以说话了。
        “为什么给我那封信。”
        他轻轻喘着气,凑到她耳边低声询问。他看到她原本明亮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眉头也一同耷拉下去,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你也看到了,刚才公爵他……”她把头埋进他的胸口,声音也越来越小。“龙牙,能不能待在我身边。”
        “皇后殿下……”
        胸口湿漉漉的,是她流泪了。龙牙环住她的后背,像保护幼崽的动物,将小小的身躯揉进怀里。她似乎还有什么要说的,抬头正对着他的眼睛。
        “而且,最重要的是……”
        “我怀孕了。”
        龙牙心头一紧,脑海中闪过两人第一次见面发生的种种事,浑身一震,抱着她的手臂也失去了力气。
        “这可是我和国王陛下唯一的孩子,我一定要保护他。”
        悬着的心又放下。龙牙觉得自己是傻,才几天时间,她怎么可能怀上自己的孩子?
        她牵着他的手,抚上小腹,那里还很平滑,但是热乎乎地。
        “公爵来是想要商量继任皇位的事,你知道的。大家都认为我和陛下没有孩子,所以应该由公爵继任……”
        “但是,但是不是那样的,那孩子还没出生,还在我肚子里,他是王子,未来就是国王。”
        她这么一说,龙牙仿佛感觉到她的皮肉之下有什么东西在雀跃,是那个生命强大的力量吧。她的心脏在加速跳动,一下一下撞击着他的手掌。
        不要哭泣,不要难过。
        龙牙在她耳边轻轻地歌唱,好似婴儿的摇篮曲。她听着,合上眼睛,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
        皇后需要他,非常需要。
        公爵已经开始行动了,他的势力正蠢蠢欲动,随时都会将掌权者吞噬。今天若不是他及时赶来,皇后和那个孩子恐怕都会有危险。这么一来他也能想通了,皇后如今无依无靠,还怀了孩子,自然需要一个能在她身边保护她的人。但又不能被公爵发觉,所以才给了他那封信。
        “你,你不会怪我吧,因为我很自私,想保护自己和小王子。”
        不,怎么会怪罪。
        龙牙觉得自己的精神又陷入了漩涡。仅仅是能触碰到她的肉体,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呢?

评论
热度(15)

© 吟游诗人艾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